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一顾暮颜欢佟慕妍容清晖 > 第308章 大结局,岁月静好
 
班娜几乎没有迟疑,对准季少一就开了一枪,没想到“咔”一声,子弹却没有如期射出。

卡壳了!

班娜愣了下,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做,季少一抓准时机,一个翻滚过去,飞快出手扼住班娜的手腕往下用力一压,她痛叫着松了手。

手枪落下的瞬间,季少一已经出手稳稳接住!

他顺手推开班娜,迅速跃至一侧的隐蔽物后,低头在最短的时间重新上膛,起身瞄准那边的男人直接开了一枪。

却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骤然挡在了那人面前。

季少一只听见班娜用她的母语叫了一个名字:“穆斯塔法!”

声音凄厉又带着一分义无反顾。

子弹瞬间击中班娜的胸膛,鲜血迸出——

“班娜!”男人怒吼着爬过去扶住了轻飘飘倒下去的身体。

季少一再次瞄准了那个人想要开枪,却听得“砰”的一声从身后传来,他下意识回头,见沈猫腰冲过来,而那个在季少一身后不远处的恐怖分子咽下最后一口气。

沈易过来时,远远看见季少一背对着他,身上的防弹衣都脱了,吓了一跳,他冲上前:“季队,没事吧?”

季少一蹙眉没有说话,再次看向前面时,发现那叫穆斯塔法的男人抱着班娜进了后面的房子里。

季少一的脸色微变,咬牙说:“追!”

沈易见他站起来时身前沾染了大片血渍,他大吃一惊,下意识拦住他:“季队您受伤了!”

季少一按着伤口没有说话,他二人正打算追过去,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班娜和穆斯塔法躲进去的那栋楼直接爆炸了!

沈易和季少一离得最近,两个人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推开。

火光继续照亮了半边天……

…………

“发生了什么事?”容也听到声音回头,看见远处的火光后脸色大变。

顾若站了起来,他回头看向李修南:“去看看。”

“老大有命令,我的任务就是在这里!”李修南坚定地没有走开,但说话的口气不难听出夹杂着担忧。

容也紧张拉住顾若的手:“快扶我起来。”

顾若回身扶了他起来,二人往前走了两步就被李修南拦住了。

他严肃说:“不能再进去了!”

“如果里面有人受伤了呢?”容也有些害怕,很是自责,今天的人都是为了他来的,任何人出了事他都难辞其咎!

他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他绝不希望任何人直接活着间接因为他丢了性命!

“那也不行,一切等老大回来再说!”李修南脸色沉重,却依然坚定不放行。

顾若明白容也心中所想,悄然扶住他的肩膀揉了揉,试图安慰他。

半小时后,钱凡和孙瑞终于撤了出来。

“老大!”容也在看见钱凡的那一刻,悬起的心终于放下了些许,他拉住他就问,“没受伤吧?其他人呢?”

钱凡皱眉说:“季队长受了伤,孙瑞,带韩医生过去!”

钱凡还是顺口叫韩医生,说完大约也意识到了不对,但顾若没有计较,直接跟着孙瑞就走了。

钱凡顺势扶住容也,容也已经急着问:“伤得怎么样?严重吗?”

“不知道。”钱凡沉着脸说,他这也算实话,“顾若看过才知道,当心,别走太急!”

容也一脸愧疚低下头:“对不起老大。”

钱凡抿了抿唇,突然一笑:“你也有今天!”

容也还是低着头,却开口说:“我是为了给你们添麻烦道歉,但我不认为当初救班娜是个错误。我是个医生,救人是我的天职。”

“行了,这些大道理听腻了,先回去再说。”

…………

钱凡他们是直接开了车来的,容也去时,顾若已经暂时给季少一止血,他正蹙眉躺在后座上。

沈易担忧蹲在一边,爆炸时,他和季队是离开爆炸点最近的,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季队挡灾了他身前。

所以当那阵冲击波过来时,沈易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

钱凡上来,直接摸出了身上的一个信封丢在季少一身上,他松了口气说:“放心,里面的照片我没看。堂堂季公子的遗物就这么点,是不是也太寒碜了些?我都懒得替你保管!”

他转而去了副驾驶座,李修南扶容也上车,车子很快发动走了。

季少一始终闭着眼睛,似乎并未听见钱凡的话,只是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徐爬上来,指尖悄然夹住了钱凡丢在他身上的信封。

车内其余的人在听完钱凡的话后都变了脸色。

容也压下胸口的难受俯身想要给季少一把脉,他却还有力气弹开他的手。容也想要说话,却被顾若拦住了,他冲他微微摇头。

沈易一言不发蹲着,看着,眼眶不自觉红了。

季队是因为自己受了伤,所以觉得要死就死他一个,这才要替他挡吗?

他才是做下属的,这种事不是应该他去做吗?

沈易握紧了拳头,自责不已。

顾若转身看向钱凡,压低声音说:“单是身上的刀伤还好,但因为受到爆炸的冲击,我怕有内伤,还是直接送医院的好。”

钱凡点头。

季少一可是季老将军唯一的孙子,如果在这里出了事那就麻烦了。

车子快到营地时停下了,容也和顾若都下了车,他们需要回营地照看其他伤员。

就在他们下车时,季少一突然睁开眼睛,悄然看了顾若一眼。

去营救容也的一路上,顾若说了很多话,季少一原本很是不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话就这么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这次他真的抱了必死的决心去的,没想到上天居然让他活着回来了。

如果真能活下去……

他缓缓攥紧手中的照片,那就像顾若说的,活着回去见她吧。

这样一想,他的唇角不自觉绽出了一枚笑容。

沈易回眸看见了,吓一条,忙伸手在季少一眼前晃了晃:“季队您……您没事吧?”

“没事。”季少一的话语骤冷。

沈易却松了口气,这样的季队才是他认识的季队,刚才那一笑简直瘆得慌……

…………

虽然其余的人都是轻伤,但顾若处理完也已经是凌晨了。

回到帐内,容也就侧脸看着他。

他皱眉:“还没睡?”

“睡不着。”容也叹了口气,“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班娜真的可以对季少一开枪。”

顾若过去坐下,无奈道:“就像你也不会明白金三角毒贩们手中的娃娃兵为什么也能那么心狠手辣一样,别多想了,季队会没事的。”他抬手替容也抚平额角的皱纹。

容也伸手抱住了他,他的呼吸声轻微,却再是无话。

…………

三天后,接替容也的医生来报道,钱凡派人送顾若和容也去医院。

他们也是去了那里才知道,季少一的伤势没有生命危险,但他在去的第二天已经转院了。

一个月后,容也和顾若打算回国去江城,容也的家里。

他们抵达香港转机,趁着顾若去办理手续,容也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顾若取了登机牌回来,见容也正好挂了电话,他回头看见顾若就拖着他去柜台直接要退票。

顾若皱眉问:“怎么了?不是去江城吗?”

容也一脸纠结,只好压低声音说:“我们家那两个老顽固说,‘你找男朋友也就算了,竟然还找学西医的男朋友,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敢带回来,我和你爸连你也扫地出门!’”容也学着他爷爷的口气说。

顾若看了看手中的票:“可退掉还得出手续费啊。”

容也哧的笑:“那要不去你家吧,改签去桐城得了!”

这下,轮到顾若的脸绿了。

容也又笑了,把登机牌往柜台上一丢,说了句退票,然后回眸看着顾若,笑着说:“我看还是先带你找到组织吧!”

二人对视一眼,蓦地一起笑了。

从机场大厅出来,两个人的步子异常轻快。

外面阳光满满,在这样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顾若略微加快了脚步,走过容也身侧的时候,顺势握住了他的手。

容也愣了半秒,很快反握住顾若的手。

经历过生死的他们,还会惧怕世俗的眼光吗?

机场外,有人话别,有人哭有人笑,比起战争的残酷,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其实这世上哪有所谓的岁月静好,有的不过是那些如钱凡、如季少一一样的英雄战士给他们铸就的和平港湾罢了。

顾若突然明白了容也的信仰,他下意识收紧了握着容也的手,从今往后,刀山火海,他都会以自己的方式陪伴他,支持他。

他们要一起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容也感觉到了季少一收紧的手,他忍不住皱眉回头:“怎么了?”

“没什么。”顾若深情凝视着他笑,“就是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嗯。”容也有些得意,笑着说,“我也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还不赖。”

容也就是这样,一张嘴从不饶人。

不过,这样的他,顾若很喜欢。

容也望着他,蓦地又一笑。

这一笑,温暖得令顾若不自觉愣住了。

容也略微蹙了蹙眉,晃了晃拉住顾若的手,含笑说:“别愣了,走吧,韩医生!”

顾若回过神,又是一笑:“好啊,那带路吧,容医生。”

容也笑得眉眼弯弯,顾若说他们家在国内业务极广,所以还是习惯用“韩向非”的名字,其实对容也来说什么名字一点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身边的这个人。

一辆出租车停下了,容也和顾若一前一后上了车。

车子很快驶了出去。

出租车已经渐行渐远,周围依旧是一片嘈杂说话声,而远处蔚蓝的天际,一片祥和宁静……

(全文完)

新文《假如爱情刚刚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