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六百十四章 绝处逢生
 
  晟国,宁同谷。

  “咳咳……咳咳……”

  一个洞穴中,殷江红不停的咳着黑血。

  看着大爹面色越来越差,焦急的沐瑶一边给他擦去嘴边的血渍一边说道:“大爹!您再吃点玉灵散吧,您都吐了好多血了。”

  “是啊,老爷,您这样,我们……我没该怎么办啊呀,呜呜呜……”

  “老爷,您就听瑶瑶的话,吃些吧。”

  “呜呜呜……要不我再去帮您传……”

  “好了好了!哭哭啼啼的干嘛!”被身边一群莺莺燕燕哭到有些心烦的殷江红摆了摆手,说道:“我的身体我清楚,药物对抑制这些瘴毒没有任何作用,咳咳!咳咳咳!!”

  眼看着殷江红又咳出一大口黑血,沐瑶急人都抖起来了。

  “您就再吃一些,说不定这次就有用了呢!?”

  听着沐瑶的话,殷江红笑道:“傻丫头,这时候病急乱投医也没用。”说完他扭头看向沐九日道:“阿九,带她们出去吧。。”

  “我不!”沐瑶大叫一声,死死的抱住了殷江红,“我就要在这陪着大爹!”

  “对,我们也要陪着老爷!”

  就在殷江红打算让沐九日将他们强行带出去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传来。

  “进!”

  殷江红开口时坐直了身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难堪。

  “教主!那些怪物……那些怪物又回来了!”

  虽然心中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但在真听到时殷江红还是心中一颤。

  强提一口气,殷江红起身道:“回来就回来了,慌什么。”

  “大爹!你……”

  “嘘……”对沐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殷江红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更何况能做到的人只有我,听话,待在这等我。”

  说完便朝着洞外走去。

  来到外边,殷江红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了同样在朝着谷口处走的关十安。

  在殷江红看到关十安的同时, 关十安自然也看见到了他。

  “殷教主,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然我怕……咳咳咳!”

  关十安话刚到一半, 一大口根本抑制不住的黑血就咳了出来。

  殷江红见状大笑:“哈哈哈, 本尊看该回去的是你吧,这场就……咳咳咳!”

  刚嘲笑了关十安两句, 殷江红也一下没憋住,跟着一起咳起血来。

  咳完血,两人对看了一眼, 然后便是一起大笑了起来。

  '两个不中用的老家伙,这里还是交给我这种年轻人吧,你们回去修养就好。'

  在两人大笑时,季青临从另外一个通道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嘲讽味相当足。

  擦掉嘴边的血渍, 殷江红开口道:“别说废话了, 对现在的情况, 你们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 说明他们并不是真的撤了。”

  因为经历过一次瘴气的关系,所以晟国对瘴气的防御要比其他地方都要强一些,尤其是这宁同谷,是江北然规划时重点建造的地方。

  所以在瘴气爆发后,晟国所有幸存者都集中到了这里。

  凭借着阵法和机关术,进入谷内的瘴气要比外面少上许多, 这才给了晟国修炼者喘息的机会。

  只是瘴气少归瘴气少,那些蛊修的进攻可是隔三差五就要来一次。

  虽然拥有一定的地利优势,但奈何蛊修都是打不死的怪物,所以在三番四次的战斗后晟国的几位顶尖战力也都开始力不从心了。

  他们就算第一时间就避免了吸入更多瘴气, 但吸入了就是吸入了, 蛊毒已经进入了他们的体内。

  在坚守了大半个月后,昨天他们惊奇的发现那些蛊修竟然没按照平日里那样来进攻, 这让他们心中不免升起了一丝希望。

  然而好景不长, 仅仅一天不到的时间,那些蛊修就再次袭来了。

  听完关十安的话, 殷江红摇头道:“跟你说了也是白说。”说完便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弟子。

  见师父一本正经的望向自己,季青临也收起了那副嘲讽的嘴脸,回答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只是这变故究竟是好是坏, 就得出去看了才知道了。”

  “你觉得是好还是坏?”

  “希望是好的吧,说实话, 我再抗两次师父你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到时候记得帮我身后事办的隆重点。”

  “哈哈哈,哪有徒弟死在师父前面的事,你这逆徒临死了还想气为师一回?”说着殷江红来到季青临旁边小声道:“虽然你叛逆、狂妄、幼稚、自命不凡、急躁、目光短浅,但师父其实还是很以你为傲的,如今眼看着晟国有了希望,为师希望你能看着它成长下去。”

  季青临听完笑了,回道:‘虽然您顽固,古板,观念老旧,做人……’

  就在一对师徒斗嘴时,关十安已经飞出了谷口,准备放手一搏!

  殷江红和季青临见状果断也不扯皮了,立马也跟着一起飞出了山谷。

  如今的瘴气已经彻底做到了遮天蔽日四个字,殷江红他们被说用肉眼,就算是用神识都只能感受到一片漆黑。

  “师父,您眼神不好,还是让我去吧。”

  “少废话,等会儿见机不妙,你就先撤回去,听到了吗?”

  “还撤什么呀,若是你们都倒下了,这山谷肯定也守不住了。”

  “说的也是,那最少你也得死在为师后面。”

  “我可不背这大逆不道的罪名,还是让徒儿最后孝敬您一回吧。”季青临说完便闯入了瘴气之中。

  莫名有些感动的殷江红摇了摇头,也跟着一起闯入了瘴气中。

  山谷里,看着三人消失在瘴气中的沐瑶瞬间失声痛哭起来,虽然从一周前起,大爹每一次出去她都会觉得大爹再也回不来了,但没有一次要比今天更强烈。

  在这无比绝望的时刻,沐瑶脑中一个身影变的无比清晰,他身穿帝袍,谈笑间便能解决掉所有她原本束手无策的问题。

  “皇上……回来救救您的国家吧……救救大爹……救救我吧,呜呜呜……求您了,求您回来救救我们吧……”

  “轰!”

  就在沐瑶声泪俱下的祈祷时,一道刺眼的光芒突然中瘴气中透了出来。

  要知道这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情况,因为这瘴气就如同一张择人而噬的大嘴一般,任何东西进去后都会彻底消失不见,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它产生了变化。

  在光芒闪烁过后,就看到数个散发着强大玄气的中年人飞出了黑雾,同时他们身后还背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殷江红他们。

  “大爹!!”

  沐瑶惊喜的喊了一声,刚要迎上去就摔了个踉跄,但她顾不得这么多,依旧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那行人身边。

  将殷江红他们放到一边,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打量了一遍沐瑶道:“晟国的人都在这里了吗?”

  沐瑶先是走上去用玄识检视了一遍大爹的身体,在发现他只是晕过去后便松了一大口气。

  “谢谢……谢谢你们,没错,晟国的幸存者都在这了。”

  那位中年男子听完点了点头,又问道:“请问归心宗宗主陆胤龙可在这里?”

  ‘陆宗主……?’

  沐瑶愣了一下,倒不是她不认识,毕竟归心宗作为江北然所在的宗门,沐瑶还是了解过的。

  她奇怪的是这几位散发着玄尊境玄气的绝顶强者怎么会一来就急着找他。

  ‘难道……’

  就在沐瑶猜测时,另外一位玄尊突然开口道:“哎!姓施的,你怎么偷跑啊。”

  “何为偷跑,本座只是……”

  不等施临说完,另一位玄尊便凑上去对沐瑶说:“我救回来这人应该对你很重要吧,于情于理,你也该帮我个忙,那位陆宗主在哪,带我去见他。”

  “喂!你们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只救人,不聊别的,这一个个的干嘛呢,姑娘,咱不理他们,咱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聊聊这里的情况。

  “你给我回来吧你!”*5

  ……

  眼看着五位玄尊完全不顾形象的在为见那个陆宗主而争吵,沐瑶心中几乎瞬间就确定了。

  ‘一定是他的关系……’

  除了江北然这个屡创奇迹的人外,沐瑶完全想不到还有谁能造成这样的局面,这些玄尊这么急着找那位陆宗主,原因绝对是他!

  不过惊讶过后,更多的疑问从沐瑶心中涌出。

  ‘这些玄尊是哪里来的?’

  ‘他们似乎完全不在乎那些瘴气。’

  “他们刚才说是来救我们的……也就是说其他地方并没有被瘴气覆盖?还是说他们已经解决了瘴气的问题?”

  ……

  不过沐瑶并没有深入去思考这些问题,因为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各位前辈,能不能请您先救救我爹,他……”

  “放心吧。”为首的施临停止了争吵回答道,“已经给你爹服用过灵丹了,虽然不能彻底解除他体内的瘴毒,但足以压制住那些瘴毒不再爆发。”

  听到这个回答,沐瑶瞬间感觉紧绷的身体瞬间就轻松了,整个人一下瘫坐在了地上,眼泪又情不自禁的开始往下流。

  几个玄尊也没有去扶起沐瑶,因为他们都亲身体会过这种感觉,所以让她发泄一会儿也挺好的。

  ……

  另一边,飞府在载上所有人后很快便来到了祭坛之上。

  按理说作为安置玄圣遗体的地方,肯定是重点看守,不过江北然作为复活他们的主要人物,要让撤掉守卫还是比较容易的。

  甚至他还能让这些护卫守住这里别让外人进来。

  等飞府来到祭坛之上,江北然带着几位鬼修走了下来。

  “嘶……”

  面对一地的玄圣尸体,任是几位詹黟道人见多识广,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这次瘴气事件之前,他一度认为玄圣已经是这大陆上不死不灭的存在,就算他们互相之间角力也很少会闹出性命。

  但今天竟然有整整一排的玄圣尸体躺在他面前,实在是有些颠覆他的三观。

  平复了一下心情,詹黟道人回头对江北然说道:“丑话先说在牵头,我从没有抓过玄圣的三魂七魄,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

  胥梅英听完顿时“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刚才拍胸脯保证的人是谁。”

  詹黟道人听罢也没去反驳什么,只是笑道:“可别等会儿我把魂抓回来了你却没法把它们哄回去。”

  胥梅英这回听完倒是没再“呵呵呵”的笑,因为她也意识到詹黟道人说的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发生,毕竟她也从来没有“哄”过玄圣境的魂。

  见胥梅英僵住的表情,詹黟道人呵呵一笑,接着从乾坤戒中拿出那坛中山松醪酒再次看向江北然道:“江大师,若是我真成功了,这酒可得管够啊。”

  “放心,一定管够。”江北然点头道。

  “哈哈哈,快活,快活啊……”说话间詹黟道人慢慢向前走去,且身形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最后彻底消失在了江北然的视线中。

  ‘强啊……’

  若是说刚才这詹黟道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进入帐篷时自己没察觉到是吃了大意的亏,那么现在他当着自己的面消失就是真本事了。

  这份隐匿的能力,着实惊了江北然一把。

  ‘不对……这真的是隐匿吗?’

  疑惑间,江北然展开精神力检视了一遍詹黟道人消失的地方,但却一无所获。

  这就让江北然更加怀疑詹黟道人绝不仅仅只是隐匿了。

  ‘莫非……他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中?’

  再加上詹黟道人要去抓魂的目的,江北然有理由相信他很有可能是去了某种类似于三途川的地方,刚死去的灵魂很有可能都游荡在那里。

  ‘鬼修……还真是神奇。’

  内心感慨一句后江北然看向谷良人说道:“你说詹黟道长能成功吗?”

  谷良人听完拿出五个铜板丢在了地上,然后回答道:“无咎。”

  ‘好一句废话……’

  无咎的意思很简单,没啥过错,也没啥优秀,就像输了一把游戏后你既不是尽力局,也不是背锅局,普普通通的发挥。

  何种情况下游戏的输赢基本也就和你无关了,全看匹配系统想不想让你赢。

  而换到这里,则是天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