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刻不容缓
 
  “族圣不必如此担心,只要我师父出手,这些蛊修不足为虑。”

  选择了三后,江北然微笑着对施鸿云说道。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师父?’

  听到江北然这个问题,施鸿云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他刚才那番欲言又止,目的确实是想再问一次江北然的身份。

  只是觉得江北然现在更加没有告诉他的理由了,所以思索片刻,还是没问出口。

  但没想到江北然竟又将他这位师父给抬了出来。

  从第一次见到江北然时,施鸿云就得知了他有一位师父,一位强大到让他果断拒绝无象尊者收徒意愿的师父。

  之后当江北然来到施家后,在两人初次聊天时,江北然又隐晦表示过他那位师父是一位不露相的世外高人。

  虽然从江北然身上那些堪称亘古奇闻的高超玄艺来看,他的师父肯定非常厉害这点完全不用怀疑。

  但施鸿云本能的还是觉得江北然没讲实话,所以多次想要让施巍奕从他嘴里问些真话出来,只是就算面对施巍奕这样的老江湖,江北然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依旧游刃有余,可谓是滴水不漏。

  只是因为江北然的确一心在帮施家做事,所以施鸿云也开始逐渐对真相到底是什么失去了兴趣。

  所以在听到江北然今天又重新提起他这位神秘的师父,还吹捧的如此之高时,施鸿云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施鸿云愣神时,江北然也在思考系统这个选项的用意。

  毕竟系统不会无缘无故的要他扯虎皮,肯定是为了后续的事件做铺垫。

  ‘帮我背锅?还是帮我挡灾?’

  江北然觉得这两者都有可能,当然,按照系统的尿性,其他可能也不是没有。

  只是具体为了什么,江北然就实在是猜不到了,毕竟系统一直在第九十九层,想要硬猜是不可能硬猜的,他思考这个也只是想要更好的扯虎皮。

  到底是继续丰富他口中这位师父的形象,还是让他更加缥缈一些,这都是很讲究的。

  “希望如此吧。”

  施鸿云这时也没有太多猜谜语的心思,微微一笑后,就离开了飞府。

  至于他心中只是把这话当做了一个玩笑,或是安慰的话语,还是别的什么对于江北然来说都不重要了。

  反正江北然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要把自己有一位强大师父的人设做的深入人心。

  走下飞府,江北然正准备回施凤兰那去,就听到施巍奕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北然,若是这次商议出要去神梦宗支援的结果,你还会同行吗?”

  “若是各位前辈需要我,晚辈自然是义不容辞。”

  施巍奕听完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张口道:“按照老祖宗现在的身体情况,若是瘴毒再在他体内爆发一次,你还能治吗?”

  江北然先是一愣,但随即就理解了,施巍奕应该是听到了之前自己对成严清的嘱咐。体内蛊毒已经爆发过一次的修炼者如果再次过度使用玄气导致毒素爆发的话,确实会更加危险。

  “这点我也不清楚,我能确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肯定会比上一次更危险。”

  施巍奕听完脸色不禁有些沉重。

  “需要我去劝说族圣几句吗?”看出施巍奕心思的江北然尝试着问道。

  “不必了。”施巍奕摇摇头,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乾坤戒递向江北然道:“这里面有一些为你准备的谢礼,原本是想着事情结束再送给你的,但现在看来谁也不能猜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为了以防不测,你就先收下吧。”

  看了眼施巍奕手中的乾坤戒,江北然问道:“不知圣贤这是为了何事谢我?”

  “自然是刚才北然你为了施家出战,技压群雄之事,靠着你的本事,我们这次可是赚大发了。”

  ‘嗯?’

  江北然本以为施巍奕会等事情彻底结束后,再来跟他谈报酬之事,只是现在的情况的确如同施巍奕所说,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而且施巍奕应该是有求于自己,所以才会这样急切。

  “既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江北然说着从施巍奕手中将乾坤戒接了过来。

  “看看可否满意。”施巍奕微笑道。

  点点头,江北然朝着乾坤戒中看去。

  ‘嚯……’

  乾坤戒中的东西着实不少,而且都是一等一的上好宝材,有灵药,也有璞玉,都是奇珍谱上可以排进前百的存在,甚至有不少连江北然都叫不出名字,但却能清楚感觉到它的品质之高。

  很明显是没被记载在奇珍谱上的好东西。

  除了宝材外,乾坤戒中还有着许多用来布阵的符宝和符篆,品质都是上品,不,应该说是上上品。

  符篆和符宝的本质是用灵植叶片,木片,纤维或者异兽皮,异兽骨片,晶石片这类宝材所制作的辅助工具。

  那自然是用来制作的材料品质越高越好。

  灵植做的符篆倒还好说,江北然手里也有不少好货,但用异兽身上材料制作的符篆他就比较稀缺了。

  原因是现在异兽的数量越来越少,尤其是最为强大的那些异兽,基本都抱团待在古墟之中,就算是玄圣出手都不一定能狩猎到。

  所以这类用异兽身上材料制作的符篆,符宝只有施家这样的古老家族才有,因为数百年前,异兽的数量要远超现在,最强大的那些也没有龟缩在古墟中不出来。

  修炼者与异兽之间时常爆发激烈冲突,经常一场大战后就能收获大量异兽身上的极品宝材。

  这就是为什么古老大家族中能有异兽材料储备的原因。

  异兽符篆,符宝的特点是用来布置攻击型阵法时有着极大的加成,材料品质越高,阵法的伤害越强,之前是因为江北然不怎么需要布置攻击类阵法,所以并不觉得手头缺符篆。

  但随着他现在遇到的事情越来越麻烦,攻击型阵法迟早会成为他最好的帮手。

  而且施巍奕给的这批符篆和符宝品质非常高,极有可能是用七阶,甚至八阶异兽身上的材料所制作,就算是在闫光庆那座影月塔中,江北然都不曾见过如此高品的异兽符宝。

谷</span>  ‘总算是我也有可以让闫宗主眼馋的好宝贝了。’

  就拿这乾坤戒中的异兽符宝来说,随便拿出一件都足够闫光庆流口水,一时间,江北然都开始在心里盘算要不要从他那换点自己早就看中的好东西了。

  收回目光,江北然朝着施巍奕拱手道:“圣贤有心了,晚辈确实很缺这些材料。”

  “哈哈哈,北然满意我就放心了。”施巍奕高兴的点点头,“这次拿的仓促,所以还有些更好的宝材并没拿来,等到下次再回施府时,我带你亲自去宝库中挑,看上什么开口就是。”

  “圣贤太客气了,这些酬劳已经足以匹配我为施家做的贡献,晚辈已经很满足了。”

  “若是北然觉得受之有愧,那就再为施家多做些贡献,可否?”

  “圣贤说的可是要我照顾好族圣?”

  “然也。”

  “这点自然请圣贤放心,我作为施家客卿,自然会优先照顾族圣。”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若是有什么缺……”

  就在施巍奕还要说些什么时,数道身影落到了江北然面前,正是施鸿云等一众玄圣。

  “北然,我们一致决定去支援神梦宗,目前来说,能祛除这蛊毒的药师还是只有你一人,所以再跟我们跑一趟吧。”

  “事关重大,晚辈义不容辞。”

  “好,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几个人。”

  江北然点点头,朝着施巍奕点点头后,跟着施鸿云朝前走去。

  路上江北然问道:“如此大事,诸位竟这么快就讨论出结果了吗?”

  “嗯,正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所以也更显得刻不容缓,我们没有时间去担心其中风险了,神梦宗必须救,就算不能阻止蛊修的计划,也必须将那里的各位族长救回,而且我们也需要深入调查一下蛊修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听到施鸿云未战先言败,就知道刚才那一战是真把他打怕了,毕竟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到过蛊修一次。

  可以说相当的绝望。

  谈话间,两人已来到了一艘飞府前,接着江北然只觉两眼一黑,就进入了飞府之中。

  “谷天尊,这便是我族中客卿,江北然。”

  在江北然视线恢复时,施鸿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顺势朝前看去,只见一位身材伟岸的老者站于他身前,正用着那双仿佛看破红尘的双眼打量自己。

  ‘啧,这高人范,明显要比其他玄圣高出一层啊。’

  仅仅是被这老者看一眼,江北然的感知和意志就被全方位调动了起来,就好像是在惊涛骇浪中疯狂划桨的一艘小舟般。

  这种压迫感江北然还是第一次体验,如果不是这位在神识上有什么特殊的功法,那么他的修为应该要比施鸿云他们还高上许多。

  对于玄圣这个境界,江北然了解的并不多,或者说大多数修炼者都不怎么了解。

  比如每一阶的提升有多难,提升幅度有多大什么的其实都没什么具体参照,毕竟玄圣的数量就这么点,各自又都有各自完全不同的修炼方式,所以很难同一类比。

  但眼前这位玄圣还是让江北然感觉到了他与其他玄圣的不同,要说具体什么感觉……江北然也想不出什么花里胡哨的词来表达,简单来说就一个字。

  ‘强!’

  “虽说惊骅已与我说过这位药师很年轻,但还是年轻到出乎我的意料,也是很久没有这样惊喜过了啊。”轻笑两声,谷梁谦继续道:“情况紧急,鼓励后辈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既然人到齐了,就先出发吧。”

  因为江北然之前已经交代过让施凤兰跟着族圣的飞府,所以也没有急着回去。

  等到飞府启动后,谷梁谦朝身后招了招手。

  江北然顺着他招手的方向看去,只见四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五位都是九品境的药师,他们听闻你能祛除这瘴毒后都非常想见见你,相信你们如果能通力合作的话,瘴毒也可以早日解决。”

  ‘五个九品!?’

  江北然不禁心中一惊,要知道之前他见过的八品数量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这一下就出来五个九品,冲击力属实有点大。

  不过转念一想也没毛病,如今这飞府中玄尊都只能站墙角,玄圣多的像大白菜一样不值钱。

  甚至这样对比的话,潼国倾全国之力,竟然就找来五个九品药师,足以见得这九品药师的数量比玄圣还稀有,也难怪八品的药师就能在顶级宗门里有如此尊崇的地位,实在是“物以稀为贵”啊。

  惊叹过后,江北然朝着五人拱手道:“见过五位前辈。”

  当然,态度还是那样的随意,倨傲,让五位九品药师多少都有点蹙眉。

  不过想到这个少年解决了他们五人联手都解决不了的蛊毒,心中也就没了要开口训诫的意思。

  虽说谦逊是一种美德,但对于有真本事的人来说,狂一些也无可厚非。

  只要真的能起到作用就行。

  “江大师年少有为,客套话我们就不多说了,还请随我们移步丹房,我们有许多问题想要请教一二。”

  “请。”另外几人同时做出请的手势说道。

  “请。”江北然回了一礼后,跟着五位九品药师朝着丹房走去。

  等到江北然进到丹房,谷梁谦看向另外几个玄圣说道:“的确是个小怪物,如假包换。”

  听到谷梁谦这话,其他玄圣顿时都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

  其中大多为惊愕。

  在谷梁谦开口认证之前,其实大多数人都不太相信江北然真的这么年轻,怀疑他是用什么玄术改变了容貌和身体状态。

  但随着谷梁谦这最为权威的“鉴别”人士开口,所有人就都打消了心中的猜疑。

  相信潼国真的出现了一位违背他们常识的年轻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