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八十八章 酋长
 
  顶着一众异兽奇怪的眼神,江北然将救出暗冥穷奇以及想要将它送来这避避风头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夔牛听完后明显还是对江北然会说话这件事更感兴趣,它并没有细问江北然怎么救出暗冥穷奇这件事,而是往前跳了一步,低下头俯视着江北然问道:“你应该知道人类到这个地方来是什么下场。”

  江北然耸耸肩,回答道:“我这是来做好人好事的啊,通融一下?”

  “只是做好事的话,你根本不用进到这里来,只要将它们送入森林就可以。”

  ‘哟,有点脑子的嘛。’

  江北然有些意外这个看上去硕大的牛脑壳里竟然真的有脑浆,一下就对这个地方的异兽改观了。

  “确实如此,不过我自己也想进来看看,要是你们不欢迎我的话,我现在就走。”

  夔牛听完“哞”的一声笑了起来,并大声呵斥道:“你以为这里是你们人类想进来就进来,想出去就出去的吗?”

  【选项一:继续用言语说服夔牛。完成奖励:元始幽谱(地级上品)】

  【选项二:将施凤兰从飞府中喊出来。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还有这种操作?’

  江北然本以为自己进古墟系统不跳选项的原因是因为他能跟这些异兽沟通,却没想到是因为施凤兰这块“护身符”。

  选择了二,江北然朝着飞府里喊了一声,很快施凤兰便跳了出来。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幻音+1】

  看着突然出现的施凤兰,夔牛明显一愣,想着今天真是不对劲了,竟然一下出现了两个人类。

  ‘这些人类……又在盘算什么阴谋了。’

  “哇!好大的牛牛!”一出来就看到夔牛的施凤兰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小星星。

  感受到施凤兰的视线,夔牛本想怒吼一声,教训一下她,当嘴巴张开后却是半天没发出声音,因为它发现这个人类身上并没有它讨厌的味道。

  这还是它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有些不信邪的低下头凑近施凤兰闻了闻,夔牛却发现这个人类身上的味道更好闻了,甚至比它最爱吃的金金草还好闻。

  夔牛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类是狐狸变的,但它又没在施凤兰身上闻到任何专属于它们异兽的味道。

  看着夔牛巨大的脑袋凑在自己面前闻了又闻,施凤兰不仅丝毫没有害怕,还回头问江北然道:“我可以摸摸它的鼻子吗?”

  暗冥穷奇一听就不乐意了,冲着施凤兰嚎了好几声。

  江北然听完不禁笑了,因为暗冥穷奇说的是:“那种老牛的鼻子哪有我的鬃毛好摸。”

  听到暗冥穷奇的话,夔牛不满的从鼻子里喷出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是想在这里住下去,最好对我放尊重点。”

  暗冥穷奇听完猛地释放出了体内的兽灵气,瞪着一双转变成猩红色的双眼吼道:“老子想住哪还要看你脸色?你算什么东西?”

  看着霸气外露的暗冥穷奇,江北然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它时它还是挺有领袖威严的,只是被自己给镇住了,再加上后来施凤兰双管齐下,才莫名变成了宠物一般的存在。

  但这会儿受到其他异兽的挑衅,而且还是当着它小弟的面,它瞬间就爆发了。

  ‘竟然是赤灵级!?’

  夔牛本以为这个需要被人类拯救的废物实力肯定十分低下,但在感受到它气息爆发的那一刻,它发现自己错了。

  这只穷奇的实力甚至还在它之上!

  ‘那这个人类!?’

  一瞬间,夔牛对江北然也有了全新的评价,既然连赤灵级的凶兽都承认它是被这个人类所救,那这个人类得是多强大的存在?

  思绪辗转间,夔牛没有理会暗冥穷奇,而是看着江北然说道:“能不能通融,我说了不算,这件事我得先告诉我们的酋长。”

  ‘这牛……还真聪明啊。’

  在江北然感叹时,暗冥穷奇不依不饶的吼道:“喂!老子在跟你说话呢。”

  江北然听完伸出手拦了拦暗冥穷奇道:“算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就给它一个面子。”

  施凤兰听完也很配合的过去摸了摸暗冥穷奇的下巴道:“奇奇,咱们不生气,不生气哈。”

  夔牛没有继续挑衅它本来就是退了一步,再加上江北然和施凤兰的劝说,暗冥穷奇也就没再继续发飙,朝着夔牛又低吼了一声后才走回了江北然的身后。

  这也是江北然刚才感叹这夔牛聪明的原因。

  它肯定是有着某种理由不能和暗冥穷奇起太大冲突,这个理由很大概率是像暗冥穷奇这样强大的存在,肯定是每个异兽群都想要争取的。

  毕竟之前江北然就听暗冥穷奇说过了,在这古墟中的异兽除了面对人类入侵时是团结一致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各自为政,那么吸纳强大战力就显的尤为重要了。

  但这夔牛又不想在属下面前失了面子,低头认错,便将矛盾引到自己这里来。

  因为它看得出暗冥穷奇是会听自己话的,所以只要自己出声制止它,那就算是化解了这场冲突了。

  而且这样一来,它也能在心里说服自己,帮这个人类忙是因为欠了他人情。

  一下就不觉得心里膈应了。

  ‘好一只聪明牛啊。’

  再次感慨后,江北然转过头对夔牛说道:“没问题,我就在此等着。”

  夔牛听完点点头,又打量了一下施凤兰后才转身说道:“我们走。”

  夔牛身后的一只天狗听到后说道:“祭祀大人,我们要不要留下几个看住他们啊?”

  “不必了,都跟我一起回去。”

  夔牛说完就朝着来时的方向跳去。

  一众异兽虽然不解,但祭司大人的话是不能违抗的,于是便跟上祭祀一起回去了。

  ‘这牛……成精了啊。’

  江北然猜测着夔牛之所以不留下任何异兽看守自己,应该是把自己认定成了十分强大的人类修炼者。

  而它并不想招惹自己这样的存在,毕竟打起来的话,亏的是它们部族,实在划不来。

  所以就用这种方法暗示自己赶紧走,它可以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但现在事情都进展到这一步了,江北然肯定也是想再深入了解一下这些异兽的,顺便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油水好捞。

  果不其然,当夔牛再次回来看到江北然还在时,表情还是挺复杂的。

  有些吃不准这个人类究竟想干嘛。

  见夔牛不说话,江北然主动问道:“你们酋长同意了吗?”

  点点头,夔牛回答道:“我们酋长愿意接见你,跟我来吧。”

  “多谢。”

  朝着夔牛拱拱手,江北然跟着它朝前走去。

  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江北然来到了一片怪石嶙峋的丘陵前,入口处有着各种各样的异兽向自己这边张望,明显是都听到消息了。

  “都走开。”

  夔牛瓮声瓮气的喊了一声。

  听到祭祀大人发话,所有异兽瞬间一哄而散,只留下一些胆子较大的还在暗中观察。

  “人类,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很大。”

  在走进丘陵时,夔牛突然回头朝着江北然说道。

  “我只是想要来表达一下善意的问候而已。”江北然微笑道。

  夔牛没有接话,只是暗中又猜测起了江北然的实力。

  作为实力强大的人类,又能够和它们用语言交流,那就肯定知道它们酋长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如此情况下还敢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这份自信实在不容小觑啊……’

  在丘陵中行走了多时,路上江北然见识到了许多在外面都不曾见过的异兽都纷纷探头出来打量他们。

  ‘不知道这些异兽是按什么规则来划分阵营的呢……’

  按种族是不可能了,就在这个营地中,江北然已经见到几十种异兽了,妥妥的“杂牌军”。

  但要不是按照种族来分类的话……见到对方阵营的同族,也开杀?

  ‘不过杀同族……好像也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

  点点头,江北然不再纠结这些,反正这种问题只要有机会问一问,自然就会知道答案了。

  “就在前面了。”

  这时夔牛突然指向前方说道。

  抬头向前看去,只见一座这片丘陵中最高的山丘旁围了一排篱笆,虽然谈不上什么艺术性,但比起其他异兽居住的坑洞来,住在这里的绝对算讲究兽了。

  来到山丘的入口,夔牛转身看了眼暗冥穷奇,又看了眼江北然说道:“就你和它跟着我进去吧,”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对施凤兰道:“在这等我。”

  施凤兰正参观的开心呢,一听自己被拦住,立即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夔牛说道:“牛牛,让我也进去好不好?”

  江北然也及时翻译道:“她也想进去看看你们的酋长。”

  夔牛第一反应自然是拒绝,但却有点架不住施凤兰的眼神攻势,甚至有点想要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

  但异兽的尊严还是让它断掉了这个念头,开口道:“好吧,但你要看好她,不然若是惹了酋长生气,谁也保不住她。”

  “放心,她很乖的。”江北然说完对施凤兰说道:“它同意你进去了。”

  施凤兰听罢高兴的释放出玄气飞到夔牛额头前伸出手摸了摸,“谢谢牛牛。”

  被施凤兰摸到那一瞬间,夔牛触电般的往后猛地一跳,刚要开口怒吼,却看到了施凤兰那也被吓到的小表情,胸腔内的一股火气愣是没发出来。

  从鼻子里喷出一大团青气,夔牛看着江北然说道:“进去以后可别让她再这样乱来了。”

  “好的。”江北然点头答应。

  但心里却是将施凤兰的这招“摸头杀”当做了压箱底的必杀技。

  毕竟这一招先后可是已经“降服”两只七阶异兽了,那真是摸谁谁迷糊,堪比地级功法。

  跟在夔牛身后,两人一兽进了这篱笆小院,然后走进了一个地下通道。

  沿着地下通道往前没走多久,江北然突然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种感觉很难描述,不是灵气,也不是刚踏上这块红土大地时感受到的兽元气。

  是一种全新的气息。

  不,用气息来描述这种感觉不太恰当,它给江北然的感觉更像是能够触及到灵魂,并产生共鸣。

  暗冥穷奇的反应明显就要比江北然大多了,它刚进入山洞时浑身的毛就全炸开了,跟个毛球似的。

  但这并不是遇到巨大危机时的炸毛,而是受到了某种刺激,浑身过电般的感觉让它一下就炸了毛。

  见到暗冥穷奇四处张望,寻找着原因的样子,走在前面的夔牛说道:“这里便是圣所,四圣精魄沉眠之地,你应该敬畏这股力量。”

  听到“圣所”二字,暗冥穷奇一下就老实了,对于传说中的王和四圣,它一直都是十分敬仰的,所以一听到自己终于来到了四圣精魄所在的地方,一下就觉得神圣了起来。

  夔牛明显很满意暗冥穷奇的反应,点点头后就继续带路了。

  来到一处拐角,江北然发现夔牛并没有带着他们往上走,而是朝着地下走去。

  跟着夔牛来到地下,江北然发现这里完全是漆黑一片,只能靠感知来前进。

  不过这种黑暗对于异兽来说却是毫无问题,暗中视物对它们来说是基本操作。

  往前走两步,江北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摆被拉住,不用问,肯定是施凤兰。

  虽然江北然很想吐槽施凤兰一个玄王境强者竟然还怕黑,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就任由她抓着。

  往下走了大概三层,夔牛突然开口道:“酋长,我将他们带来了。”

  夔牛话音刚落,黑暗中就亮起了一双雪青色的眼睛。

  将精神力集中到双眼上,江北然瞬间就看清了眼前这只异兽的形象。

  类虎,浑身长着绀青色的长毛,人面虎足猪口牙,一条尾巴极长,在半空中不停的舞动着。

  ‘梼杌吗……’

  这人面和长尾正是梼杌的特征,所以江北然一眼就将它认了出来。

  ‘听说这玩意儿脑子不太好使啊……不知道能不能沟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