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天宇烟梦阵
 
  “主……主人家,是……是这样吗?”

  “对,就保持住这样,别动。”

  “是……哈……哈……”

  小屋中,夏铃铛正盘腿坐在地上练习着心法,只是曾国的灵气对于她来说似乎有些太过于精纯,反而让她难以吸收,还好有江北然在一旁指点,她才慢慢吸收了一点进去。

  但仅仅是一个周天,她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想着自己那些永远只会嫌灵气不够浓郁的弟子来,江北然对夏铃铛的修炼天赋已经是完全不抱期待了,就想着哪天发生点什么奇遇能让夏铃铛像曲阳泽或者墨夏那样另辟蹊径,走上完全不同的变强之路。

  正当江北然思考着这世间还会有多少独特的变强方法时,一只纸鸢突然飞进房间,来到了他手边,

  伸手接过纸鸢将它打开,迅速读完后江北然开口道:“起来吧,铃铛,走了。”

  听到主人家的命令,夏铃铛立即长吐一口气,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

  坐着飞府来到信上所说的位置,江北然下来后发现这里是一大片森林,根本望不到头的那种。

  用精神力迅速找到霍鸿飞他们的位置,江北然带着夏铃铛走了过去。

  片刻后,江北然便看到了站在一棵大树下的三人,只是曲阳泽的情况看起来似乎又有些不对劲。

  快步来到三人面前,江北然直接用精神力帮曲阳泽压制住了他体内的十三只王蛊。

  顿感轻松许多的曲阳泽立即朝着江北然拱手道:“多谢师父。”

  “发现什么了?”江北然看着三人问道。

  刚才一路走来,他一直在用精神力检视周围,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人或事。

  平复了一下气息,曲阳泽拱手回答道:“回师父的话,徒儿闻着那股特殊的香气寻了六处地方,都一无所获,但一进入这片森林,我身体里那些蛊虫就再次亢奋了起来。”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开始用精神力更加仔细的搜索这片森林,只是仍旧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能具体感知到是哪块区域让蛊虫们兴奋吗。”江北然看着曲阳泽问道。

  “如果完全不压制它们的话,应该可以。”

  “嗯,那就让它们释放一下吧。”

  刚才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附近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其他修炼者,所以不用担心曲阳泽发出的动静会太大。

  “是。”

  曲阳泽答应一声,瞬间放松了对身体的控制。

  “嗡!”

  下一秒,曲阳泽身体各部位都开始发生了变化,但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发出求偶信号。

  这种状态下,曲阳泽的感知能力成倍增长,瞬间就发现了这个森林中特殊气味最浓郁的地方。

  接着不等他开口汇报,它的身体就“嗖”的一下朝着那个方向飞去。

  ‘好快!’

  居子民和霍鸿飞同时吃了一惊。

  就凭曲阳泽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居子民就确定自己肯定追不上。

  而霍鸿飞惊讶的则是曲阳泽在完全没有散发出任何玄气的情况下就爆发出此等速度,这身体能力简直强的可怕。

  ‘这种情况下若是他还能修炼的话,假以时日……必成镇压一方的强者。’

  “走,跟上去看看。”江北然不急不缓的迈出步子说道。

  “是!”两人听完立即跟上。

  转瞬间,曲阳泽便停在了一片沼泽地旁,浑身触须疯狂摆动了一阵后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蛊虫都变的异常急切,就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这里到处张望。

  发现怎么也感应不到它们要找的东西后,蛊虫们开始变的越发急躁,一会儿钻入沼泽,一会儿啃食大树,发现哪都没有后又开始掘地三尺。

  等到江北然他们三人赶到时,曲阳泽已经挖到了很深的地方。

  “有什么发现吗。”江北然蹲在洞口朝下面喊道。

  听到师父的呼喊,曲阳泽暂时控制住暴走的身体喊道:“按蛊虫的反应来看,它们要找的目标就在这了,但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这会儿正着急呢。”

  ‘急了可还行。’

  江北然先用精神力安抚了一下曲阳泽体内那些王蛊,等他身体恢复正常后便开始检视这块地方。

  虽然江北然还不确定这些王蛊是不是早为了那只他至今还没见着过的皇蛊在发情,但概率应该很大,另外那些刚进化的不说,老王的眼光应该还是很高的,能让它也这么激动的存在,肯定差不了。

  那么在十三只王蛊都认定皇蛊就在这的情况下,情报有误这一点基本可以排除了。

  在剩下的可能性里,可能性最高的就是这个地方被某种阵法给掩盖了,所以才导致他们找不到真相。

  从乾坤戒中将八寸十二金二十九层的玄空飞星盘拿出,看着罗盘中央闪转不稳的金针,江北然不禁勾起了嘴角。

  ‘欲盖弥彰,反而落了下乘啊。’

  旋转落了一下罗盘,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块镇煞印按在了沼泽地之上。

  然而神奇的是镇煞印并没有被沼泽吞没,而是泛出阵阵金光,让整个沼泽沸腾了起来。

  霍鸿飞他们三人看完皆是一惊,同时明白了这地方肯定另有乾坤。

  一直等到沼泽上泛起阵阵白烟时,江北然飞身来到镇煞印之上,以金鸡独立之姿诵念道。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

  “水火不相射,雷风不相博!”

  在念完的瞬间,罗盘中的金针瞬间疯狂转动起来,同时沼泽也沸腾的越来越厉害。

  但不管沼泽如何沸腾,江北然都站的非常稳当,同时此刻他已经慢慢开始感应到这里布下的是哪个大阵。

  “镇!”

  随着江北然一声低喝,罗盘上的金针缓缓停了下来。

  ‘坎龙吗……原来是天宇烟梦阵,是个高手。’

  确定了此处的大阵后,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掏出七七四十九枚凤玲羽抛向空中。

  待到四十九枚凤铃羽全部浮于半空中,江北然再次诵念道。

  “更丁坤上是黄泉,乙丙须防巽水先。”

  “甲突向上忧见艮,辛壬水路怕当乾!”

  随着江北然的诵念声,手上罗盘的指针再次转动起来。

  待到指针稳稳停下,江北然它所指的方位后念道。

  “巽鸡,阴木,贼旗。”

  “去!”

  一声低喝后,悬浮在半空中的一枚凤铃羽“砰”的一声燃起了阴火,然后朝着江北然所说的位置飞去。

  “玲!”

  在看到凤铃羽刺中一根树枝时,霍鸿飞就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声在耳边响起,同时感觉到周围的灵气产生了变化。

  但具体是什么变化他又说不上来。

  “主上的布阵之能,莫非已入天人境……”

  这是第一次霍鸿飞见到江北然的神通,在此之前,他都一直是拜服于江北然的能掐会算,以及强大的调动能力。

  可以说覆手之间就让梁国灰飞烟灭。

  如今又见到主上在阵法一道上拥有着如此无上之能,霍鸿飞内心的敬佩之情也是越发汹涌。

  ‘能一统玄龙大陆者,非主上不可也!’

  在霍鸿飞敬佩之情越发高涨时,江北然的诵念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艮虎,阳土,鳳阁。”

  “去!”

  “震山猴,阳木,龙墀。”

  “去!”

  ……

  随着江北然的一声声诵念,凤铃羽精准的击破了一个又一个阵节,很快,半空中的凤铃羽就只剩下了一枚,同时罗盘的指针也也缓缓停在了申位。

  确定方位后,江北然将罗盘收回了乾坤戒,然后又从乾坤戒中抽出了一把刻满了符文的桃木剑。

  在左手持剑的同时,江北然右手开始掐诀。

  大指掐四指根部。

  “子。”

  大指掐二指二、三节之间。

  “辰。”

  大指掐三指三、三节之间。

  “离。”

  ……

  等到快速掐完四十八个辰文,江北然手中桃木剑上的符文已是熠熠生辉,另外刚才散出去的四十八枚凤铃羽上燃烧着的阴火也一一熄灭。

  但随之而来的是仅剩下的那枚凤铃羽燃起了远比刚才要更为旺盛的紫色阴火。

  “坤向庚丁切莫言,巽向忌流乙丙上。”

  “艮向甲癸祸连连,乾向辛壬祸亦然!”

  “破!”

  随着一个“破”字,最后一枚凤铃羽如利箭般射向了沼泽,剧烈燃烧着的阴火直接开辟除了一条通道让凤铃羽成功抵达了沼泽的最深处的阵眼。

  “铃……铃……铃……”

  在凤铃羽击破阵眼的瞬间,周围突然狂风大作,一阵阵急促的铃声不停传入霍鸿飞他们耳中。

  阵阵铃声中,江北然脚下沸腾的沼泽开始高速旋转,就如同旋涡一般。

  “随我来。”

  江北然说完便跳入了漩涡之中。

  沼泽边上的四人听完也没迟疑,纷纷跟着江北然一起跳了下去。

  等到五人全部消失在沼泽底,那原本令人窒息的狂风突然就停了下来,同时沼泽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就好像……

  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

  另一边,追随着江北然跳入沼泽的四人只感觉眼前一黑,再亮起时虽然自己还是身处在森林之中,但却能清晰感觉到灵气浓度已经急剧降低,显然和刚才那片森林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地方了。

  “师父……我们这是到了哪?”

  曲阳泽从地上爬起来后好奇的看向师父问道。

  “有人在这里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空间,我们现在就在他开辟的空间中。”

  从原理上来说,这个空间其实和自我结界是一样的,但开辟这个空间的主人明显不止运用了阵法,因为如果光是阵法的话,绝不足以开辟出这么大一块地方。

  ‘乾坤术吗……’

  江北然猜来猜去,也只有这门玄艺能配合阵法将开辟出来的空间变的更大。

  曲阳泽听完刚想继续再问问,就感觉到体内的蛊虫们再次躁动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曲阳泽报告道:“师父……那股特殊的气味更强烈了,蛊们又兴奋起来了。”

  点点头,江北然对蛊这种生物又有了新的理解。

  竟然连自我结界都无法隔开它们的感知,这份求偶的信念也可以说是十分强烈了。

  “能感知到气味往哪去了吗?”

  “能。”曲阳泽听完点点头,再次长出了触角开始感知周围。

  “好,带路。”

  因为江北然是破开阵法进来的,所以他知道这个阵法的主人肯定已经知道他的到来,但也许是由于忌惮,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现身,而是打算先观察观察。

  就冲这一点,江北然就可以确定这个结界的主人不会太强,也难怪在他进入时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

  不过江北然也没有太过放松,行走间一直在用精神力探查周围。

  ‘嗯?七阶异兽?’

  在江北然的散出去的精神力网越来越大时,一只七阶的赤翼帝江进入了他的侦测范围。

  而且随着第一只赤翼帝江的出现,很快更多异兽进入了江北然的精神立网中,而且每一只都是七阶以上。

  ‘卧槽……不对劲啊。’

  七阶异兽那可是堪比玄宗级强者的存在,一只两只的还好,这都十几只了是要搞什么?

  而且这十几只异兽明显是呈包围之势在朝他这边走,明显是有备而来。

  ‘这不会是哪个大能开辟出来养异兽的空间吧……’

  一时间,江北然感觉事情好像没他想象中这么轻松,于是便停下了脚步。

  霍鸿飞他们见江北然停下脚步,便也跟着一起停了下来。

  正在霍鸿飞疑惑之时,他突然感知到无数道危险的气息正在向他靠近。

  ‘不是修炼者……异兽?’

  一瞬间,霍鸿飞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既然这些气息能让他感觉到危险,那就说明这些异兽肯定都在七阶以上。

  ‘不愧是中原的六国,这种级别的异兽竟然会成群结队出现。’

  等待了片刻,那群异兽群终于是来到了江北然面前,露出了它们狰狞的形象。

  为首的赤翼帝江没有面目,如同大象一般的肥硕身形下长着六只脚,上半身则没有任何面目,只长了两对翅膀,看上去十分诡异。

  双方人马就这么对峙着,直到江北然先开口道。

  “会说话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