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二十章 恶趣味的……游戏?
 
  在发现霍文康在符咒一道上如此有天赋后,江北然毅然决定再好好培养他一下,不然这样的好苗子岂不是可惜了。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本《上清符咒》,江北然看向霍文康问道。

  “咒法之中,该如何理解天、地、人三者之间的关系。”

  这个问题显然无法难倒霍文康,只见他先拱了拱手,然后自信的回答道:“人踏地为轴,以大地为体,再以人天门为轴,以人体无极为引。”

  “很好,看来你对符咒的理解的确已经十分深入,这本上清符咒赠你,这里面有着更为高深的制符之术。”

  “多谢恩公!”霍文康朝着江北然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才从江北然手中将《上清符咒》接了过来。

  等霍文康将《上清符咒》小心翼翼的塞入怀中,江北然开口道:“念聚、意凝、符引、咒起、印决,如今这五重境界你应该皆达到了大圆满,而这五个大圆满的基础上,你需要学的便是引雷之术。”

  “引雷?”

  霍文康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有些不明白恩公口中的“引雷”为何意。

  看着霍文康疑惑的神情,江北然解释道:“此雷非彼雷,人体内有先天五级,分别为肾水、肝木、心火、脾土、肺金,在前面无说的五重境界都大圆满之后,便可以心火和肾水引雷,再加之以肝木质变,便可在使用符咒时使其更具威力。”

  霍文康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以恩公此番注解,既然心火和肾水可引雷,那肝木是否也可引风,引来风雨加强符咒之力?”

  ‘卧槽!?’

  听到霍文康这个举一反三,江北然有点懵了。

  这是他结合了五行和符咒之后才能得出的言论,也就是说霍文康若是没有深厚的五行学识,是绝不可能说出这番言论的。

  ‘这小子……该不会是全才吧?’

  惊愕之后,江北然先稳定了一下心神,然后才用惊讶的目光看了霍文康一眼。

  “哦?你还知五行,懂阵法?”

  霍文康立即抱拳道:“父亲请来阵法师教过我一些基础,不敢言懂。”

  “不必谦虚,你刚才那番言论可不是只有五行基础可以说出来的,让我猜猜,你是在一息间就将念聚、意凝、符引、咒起、印决这五重咒法境界对应上了人体五行的对吗?”

  “是,正如恩公所说。”

  “哈哈哈。”江北然听完大笑了一阵,看向霍鸿飞道:“令郎可真是聪明绝顶,看来霍家注定要在他这一代崛起了啊。”

  霍鸿飞听完连忙拱手道:“犬子何德何能,可得主上如此夸奖。”

  摇摇头,江北然说道:“我从不轻易夸人,只是令郎实在是聪慧过人,甚至可以说是我见过的人中最为聪慧的,难得,实在难得啊。”

  听到主上将自己儿子夸到如此天上有,地下无的地步,霍鸿飞也是瞬间就明白了意思。

  于是他将霍文康往前一推,然后朝着江北然拱手道:“若主上不弃,就请让犬子拜您为师吧。”

  霍文康一听,也立即趁势跪下来朝着江北然行礼道:“求恩公收我为徒!”

  【选项一:收霍文康为徒。完成奖励:苍龙秘卷(地级中品)】

  【选项二:“我从不收徒。”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好家伙……果然也是个坑师父的主角命啊。’

  江北然本想着霍鸿飞是那个“赘婿”命格的话,那他儿子就有可能不是主角命格了。

  但如今看来,这父子同为主角。

  这种情况通常出现在,爹先开挂,震惊整个大陆后突然遇上某件大事消声灭迹了,这时候儿子踏上修炼一途,期间遇到危险时隐世已久的父亲偷偷出手救下儿子,然而悄然离去。

  清楚了这一点后,江北然开始脑补原本应该属于这对主角父子的剧情。

  如果没有他出手的话,霍文康肯定是没法认祖归宗的,但也肯定会因为别的契机踏上修行之路。

  凭他的聪明才智,肯定很快就会在晟国斩头露角,然后又因为某种契机和躲在晟国苦苦寻找他的霍志尚相遇,最终认祖归宗,并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正在受着何等苦难。

  为了帮父亲报仇,霍文康肯定会奋发要强,最终登顶晟国,举全国之力和父亲联手将梁国推翻,完成复仇……

  ‘咦……?不对。’

  正在脑补小剧场的江北然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

  晟国虽小,但他可是已经遇到三个主角了。

  而主角肯定是要在出生地先登顶的,那这仨不是就杠上了?

  这让江北然不禁望向天空在心中问出一句。

  ‘您养蛊呢这是!?’

  叶凡,厉伏城,霍文康。

  这三个主角命单拎出来任何一个,江北然都能脑补出一段崛起的剧情。

  因为他们全是主角式的标准开局。

  一个是被退婚的陨落天才,一个是从小就被父亲讨厌,跟着娘一起被教内人嘲笑的惨二代,一个是娘亲惨死,家族落难,流亡他国不知道自己身世的伪草根。

  这三个主角命凑一个出生地里,江北然除了养蛊两个字外实在想不到任何形容。

  这就让他又更坚定之前的猜想了。

  上次在金鼎岛上帮小七寻得他的身世时,江北然就觉得自己是因为有可能会影响主角们的发展,所以才被天道当做“BUG”一直在修复。

  而到目前来说,他也的确是改变了数个主角命格的人生走向。

  ‘淦……我这也不是存心的啊。’

  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江北然也知道想让天道放过自己已是不可能,索性肛到底吧。

  反正他也早就对天道不心存幻想。

  ‘不过也不知道是天道的恶趣味,还是谁的恶趣味,竟然让三个主角命同时出现在晟国,是想干啥呢?看他们哪个命格更硬?哪个可以脱颖而出,哪个可以……等等?’

  ‘卧槽!?’

  江北然突然觉得自己悟了。

  也许整个玄龙大陆就是一个养蛊的“罐子”。

  然后天道或者某种更高的存在将各种“主角种子”撒到了这个大陆上,等待着他们决出最强的那一个。

  至于等待着那个最强“主角”的命运是什么……

  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而我……是来搅乱这场游戏的?’

  这一下,江北然终于有了一丝丝明悟,开始明白天道为什么总是针对他了。

  ‘我这是影响您老玩游戏的兴致了是吧?’

  ‘不过想明白一点又如何呢,凭他现在的能力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继续这样和天道对抗下去吧。’

  ‘反正是游戏就会有结局,至于赢家是谁……就看谁更会玩了。’

  长舒一口气,江北然选下了二,对这霍文康说道:“我从不收徒。”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淬火+1】

  ‘嗯?’

  听到江北然的回应,霍家三人同时楞了一下。

  因为从江北然刚才的话语里,霍鸿飞都觉得主上实在明示想收他儿子为徒了,想不到他竟然猜错了。

  霍文康也是很懵,他如此尽力表现自己,就是想要让恩公收他为徒。

  而恩公刚才明显也很满意他。

  按道理不应该是再考验他几个问题后,就顺理成章的收他为徒的吗?

  咋到了这关键一步时……恩公就不按章程来了呢?

  看着霍文康仍跪在地上,江北然继续道:“起来吧,我说过了,我从不收徒。”

  “是……”有些失望的霍文康站了起来。

  拍了拍霍文康的肩膀,江北然看向霍鸿飞道:“我之所以这样夸奖他,是想要让你别过度的保护他,该让他出去历练就让他出去历练,一直护在手心里可是成不了强者的。”

  霍鸿飞听完顿时便明白了主上的良苦用心。

  因为对于惠文康来说,霍文康这个儿子完全称得上是失而复得,虽然表面上他对霍文康非常严厉,但心里肯定疼爱到了极点,绝对看不得他受到半点伤害。

  若是这样一直过度保护下去,霍文康确实很难成才,毕竟这片大陆上哪个强者不是历练出来的,光是在家修炼可不够。

  想明白了这一点,霍鸿飞立即朝着江北然拱手道:“多谢主上提点,属下必定牢记心中。”

  “嗯,另外你的家宴就不吃了,这几日实在有太多事要忙,我来就是看看你们现在过的怎么样,既然一切安好,我就不久留了。”

  江北然原本答应吃这顿饭就是因为系统跳出提示才来的。

  现在想来,估计就是要自己见见霍文康。

  霍鸿飞当然不会有任何强留江北然的意思,直接拱手回答道:“是,那属下这就送您出去。”

  江北然也没拒绝,就在父子二人相送下来到了门口。

  再要离开时,江北然突然想起自己还没看过霍文康的修为,便顺势用精神力检视了他一遍。

  ‘嘿……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天才!’

  两年前还是个普通人的霍文康,现在竟然已经是玄灵了!

  这速度和小七完全一致,而小七是进过秘境的,但霍文康大概率没有,不然他们肯定会告诉自己。

  ‘真就全能天才?’

  但既然不能收为徒,江北然就不打算干涉霍文康,扭头看向霍鸿飞,江北然说道:“皇蛊的事抓紧去办,我等你的好消息。”

  “是!”霍鸿飞低头行礼道。

  “嗯,走了。”江北然说完挥挥手,带着夏铃铛走入了人群中。

  穿街走巷了一阵,江北然来到了一座小院前,抬手敲了一下。

  “咚。”

  而就在江北然打算敲第二下时,院门就已经被拉开了。

  “王大哥!”开门的厉伏城激动道。

  昨天厉伏城就已经接到了王大哥的纸鸢,告诉他进入会来,所以他一大清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嗯,进去说。”江北然点点头,带着夏铃铛进了院子。

  “王大哥。”院落中,端着茶壶的唐听双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朝着唐听双点点头,江北然随便找了个石凳坐下看向厉伏城问道:“最近过的怎么样?”

  厉伏城听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都是在瞎忙活,也没干成啥大事。”

  “王大哥,您喝茶。”一旁的唐听双给江北然倒了杯茶说道。

  接着她又看了看站在王大哥身后的女孩,礼貌的也给她倒上一杯道:“请用茶。”

  夏铃铛见状连忙摆手道:“谢……谢谢,俺不喝。”

  “好,那我放在旁边,你要喝的时候再喝。”

  “谢谢。”

  喝了口茶,江北然又问道:“最近有去过你师父那吗?”

  “有去过。”厉伏城点点头,“自从王大哥您上次跟我说我应该主动多去拜访后,我只要一得空就会去拜访师父。”

  “上一次去是何时?”

  “三天前。”

  “嗯……给你师父写封信,就说明日去拜访时会带上我。”

  厉伏城听完先是一愣,但还是立马点头道:“是,我这就去写。”

  在听柳子衿说到荀家背后那个宗门是乾天宗时江北然就知道这件事很好解决了。

  这荀家不过就是乾天宗的下属家族而已,说难听点就是帮忙打杂的,而厉伏城是谁?乾天宗宗主的弟子!只要让厉伏城随便带句话,这事儿不就轻松解决了。

  完全就是降维打击!

  江北然原本来梁国就是想看看厉伏城,顺便交待一下他这件事。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他就想在见厉伏城之前先跟殷江红打个招呼,但却没想到这招呼打着打着,他就坐上晟国头把交椅了。

  有了这一插曲,江北然的计划也就随之而变,准备亲自去见见那位闫宗主。

  一来探探那位的口风,看看他现在他对晟国是个什么态度,二来看看能不能和他谈谈合作。

  不一会儿,将信送出去的厉伏城回到江北然面前道:“王大哥,信寄出去了。”

  “嗯。”江北然点头,顺势又检视了一下厉伏城的修为。

  ‘嗯……修为倒的确只是稳步前进,才玄王三阶,这两个月看来的确没什么奇遇。’

  ‘这不主角啊。’

  在心里叹口气,江北然问道。

  “最近阵法修炼的如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