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零九章 国手
 
  “哒……哒……哒……”

  小屋中,棋子不断落在棋盘上的声音清脆好听。

  但在这好听的声音背后,却是一场激烈到让江北然都为之动容的“厮杀”!

  这一局那位鹤袍鬼执黑,执白的墨夏将子落在了【狂】位,既保全了大块已有的根据地,同时威胁着数枚黑子。

  可以说是相当妙的一手。

  然而就在江北然以为那鹤袍鬼会停下来思考一下时,他却瞬间将手指指向了棋盘上的【夕】位。

  ‘竟然落在这!?’

  江北然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讶。

  他本以为那鹤袍鬼会将子落在【金】位,这样既保全了数枚黑子与下方【葵】位上一子的联络,同时封锁了墨夏刚才落在【狂】位上的那一子。

  毕竟这一子现在看起来虽然暂无大碍,但若是留着,就必然会成为将来的不稳定因素。

  然而黑袍鬼却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将黑子落在了【笑】位托二路。

  构思绝妙的一手!

  既打乱了墨夏进攻的脚步,也成为了一个充满诱惑力的……

  饵食!

  墨夏明显也没想到鹤袍鬼会将子落在这个位置,一时间抓子的手都顿在了那。

  思考良久,他将子落在了【葵】位旁边的【及】位。

  靠!

  这一手靠,说明墨夏有想要吃掉这颗黑子的心,但鹤袍鬼之后的两手顺势整形,等第三手落来时黑子的棋形已经明显优于江北然刚才所想的【金】位。

  如果说江北然刚才想的那个【金】位是九十分的话,那么他现在落的【笑】位就是九十九分。

  之所有不给一百,是因为相信天外有天,人外……还有人。

  ‘虽然从开局就看出来他的棋力强劲,却不曾想竟强到如此地步。’

  这时墨夏也终于明白了这一子的意义,他现在必须在【掌】位上补一手,不然黑子下一手就能将他落在【乾】位上的白子提掉。

  如此一来,下方的那一整块白子都别想活。

  ‘糟糕……中计了。’

  其实前三手时他只要退让一步就可以让黑子视线整形的目的,但因为退让一步会让刚才落在【笑】位上的黑子白白占便宜,所以在心情上肯定是万分的不情愿。

  但现在却是吃了更大的亏。

  ‘不能再退让了!’

  知道自己已经吃亏了的墨夏决定反击!

  他先将白子落在【忘】位上先手一刺,随后第二手再落到【仙】位上尖出反击!

  你敢占我便宜,我就必须反击!

  这便是围棋。

  ‘漂亮。’

  看到墨夏这凌厉的反击,江北然不禁在心中为他喝彩。

  这可以说是如此局面下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然而鹤袍鬼却仿佛是料到了一般又将手指指在了【巧】位上。

  这一手再一次让墨夏和江北然同时陷入了思考。

  不同的是墨夏绞尽脑汁也没弄明白黑袍鬼为何要将子落在这。

  但江北然却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他的棋艺……比我想象中更高。’

  江北然非常确定鹤袍鬼在将子落在【笑】位上托二路时就已经想到了墨夏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反击,以至于他现在落在【巧】位上的一手看似破绽百出,其实暗藏深意。

  墨夏接下来的一手必要冲击黑子的围,然而只要下了这一手,就落入了鹤袍鬼的布局之中。

  鹤袍鬼先落下一子在【弄】位上扳了一下,然后再一手将子落在【百】位上挡住。

  仅仅两手,但招法却让江北然都觉得眼花缭乱。

  这不是在下棋,简直是在变魔术。

  到这里,墨夏已经发现自己的冲击已经显的如此无力,但还是挣扎着将下一手落在了【院】位上。

  继续冲撞!

  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只有这样下,墨夏才能有一线生机。

  ‘输了。’

  看到墨夏下出这一手,江北然就已经确定这局已经没了太大悬念。

  墨夏在这一局中的表现已经十分出彩,却仍然被那鹤袍鬼死死压制,棋力上的差距肉眼可见。

  ‘这鬼生前怕是个国手啊……’

  江北然的预料没有错,仅仅半柱香之后,墨夏就长叹一声,低下头道:“我认输了。”

  “小鬼,抬起头来,你已经下的很好了。”这时那个老者看着墨夏鼓励道。

  这让原本也打算安慰一下墨夏的江北然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从墨夏刚才的话听来,这鹤袍鬼明显就是这老头子带来的帮手,现在倒是充起好人来了。

  墨夏明显也不是第一次输给这个鹤袍鬼,深呼吸了两次后便重新抬起了头。

  鹤袍鬼则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重新做好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明显是想要再开启新的一局了。

  将棋子收好,墨夏朝着鬼前辈拱了拱手道:“前辈,我师兄来找我了,还请您稍微等我一会儿。”

  鹤袍鬼听完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默的看向棋盘。

  仿佛在他的眼里除了下棋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事能够影响到他。

  “多谢前辈。”

  再次朝着鬼前辈拱拱手,墨夏站起身朝着师兄行了一礼道:“师兄,我好了。”

  江北然听完又看了一眼那个鹤袍鬼,然后问墨夏道:“将他交给你的功法练出来我看看。”

  “是!”墨夏答应一声,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师兄,那我们去外面吧,屋子里施展不开。”

  “好。”江北然点点头先走出了小屋。

  跟着江北然走出小屋,墨夏找到片空旷地停了下来。

  “师兄,请问我可以开始了吗?”墨夏看向江北然问道。

  “嗯,开始吧。”江北然点了点头。

  朝着江北然拱了下手,钴蓝的玄气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并瞬间汇聚于墨夏的手上。

  接着只见墨夏轻轻就凝聚在掌心的玄气往前一推,那玄气便化作一张摊开的卷轴横在了他面前。

  “师兄,这便是那位鬼前辈交给我的招式,这种卷轴能够吸收掉朝我袭来的玄气招式,并将招式封存在卷轴中随时取用。”

  ‘攻守兼备啊这是。’

  见到如此神奇的招式,江北然开口问道。

  “上限呢?”

  “我还未与人交手过……所以不是很清楚。”

  “好,我知道了,收起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