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被打乱的阵法
 
  ‘还真是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啊……’

  在破解了一下午后,江北然终于分析出了一些苗头。

  以这五块神秘圆盘的位置和这片山谷的地形来分析,此阵隐藏之深,让江北然都不得不叹服。

  正所谓,九地之下可以伏藏,常以直符加时干,地者静而利藏。

  如果江北然分析没错,那么在这岛上就算是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也极有可能是阵法的一部分。

  从乾坤戒中抽出一张巨大的宣纸摊在地上,江北然开始了挥毫泼墨。

  半柱香后,画成,画的正是这金鼎岛内的山川地形图。

  只是画上并没有开阔大气的山岳景色,也没有雄伟的山脉绵延万里。

  有的只是简约的型条和一些只有江北然自己能看懂的标记。

  只听“刺啦”一声,江北然突然将将宣纸的一角撕下。

  ‘果然如此……’江北然看着画纸微微一笑。

  接着便是一声又一声的撕纸声不断传出。

  将一大张宣纸撕成了整整九九八十一块,江北然将他们打乱铺到了地上。

  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玩拼图,而是江北然发现隐藏在这山岳中的阵法根本没有按照常规方法来布置。

  原因很简单,既然江北然找到了这片山脉中的五行节点,那就代表着这个大阵并没有脱离基本规则,而在没有脱离基本规则的情况下,江北然却完全看不出它的阵法脉络。

  那这就很不玄学了。

  所以江北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这个布阵者将布在这座岛上的阵法完全打乱了,也就是他没有按照基本规则的顺序来布阵,却依然能让大阵发挥效果。

  这又是江北然闻所未闻的一种布阵手法,但事实证明他似乎并没有猜错。

  在将地图撕碎重新排列后,江北然已经得到了一丝明悟。

  将五块代表着五行节点位置的纸片按照遁甲之势排好,江北然开始口中念念有词。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者隐也,隐即遁也,符者直符也……”

  念词的同时,江北然一边伸手将一块块零碎的地图碎片以五行节点为基础往上拼。

  等到五行节点周围的一圈都被拼上后,江北然又拿起了一张较大的纸片。

  “夫甲为天干之首,坐禄于地支寅宫。”

  江北然念完后将这张纸按在了东方。

  接着江北然又拿起了一张较小的纸片。

  “庚者阳金之精,西方太白之象。”

  语毕,将纸按在了西方。

  ……

  最后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江北然终于完全重构了这张山川地形图。

  “爽!”

  看着重新构成的地图,江北然只感觉一阵透心凉,心飞扬,甭提多舒服了。

  研究了这座金鼎岛这么久,今天终于有所收获,这让他怎能不爽?

  ‘八阳释艮阵。’

  江北然终于认出了这座将此处山岳护在其中的大阵,只是这八阳释艮阵虽然的确是顶级防御大阵,可也不至于能硬到连玄圣都破不开。

  ‘看来应该不止是八阳释艮阵这么简单……’

  又仔细研究了一遍地图,江北然摩挲着下巴想到:“若是我破了这八阳释艮阵……不知外面还是金鼎岛吗?”

  就在江北然有些跃跃欲试时,系统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选项一:破解八阳释艮阵。完成奖励:无妄霸卷(天级下品)】

  【选项二:离岛后将此发现告诉施鸿云。完成奖励:随机特殊属性点+1】

  ‘乖乖!’

  看到直接跳了个天级下品的选项出来,江北然顿时有点懵。

  同时也明白了一点。

  山谷外大概率已经不是金鼎岛,而是什么极其危险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破了这阵法后极有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危险。

  只是比起后来者,江北然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这第二个选项,江北然同样也有些诧异。

  既然出现了特殊属性点,那就是系统把这件事认定为他主动想搞事了。

  但江北然觉得自己很冤枉,他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而已,这有错吗!?

  默默的选择了二,江北然想着出去之后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施鸿云,或者说是怎么将这件事情告诉施鸿云才能为自己争取来最大的利益。

  片刻后,江北然晃了晃脑袋,这会儿还不是想这事的时候,既然已经发现了这片山川的秘密,那么寻找其余神秘圆盘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继续将施凤兰叫过来代班,江北然离开营地找到了小七和居子民。

  “王大哥(前辈)”

  见到江北然到来,正在休息的二人立即起身行礼道。

  “跟我来。”江北然说完朝着洞外走去。

  两人也没有多问,立即快步跟上。

  一路来到一片荒地,江北然看向居子民问道:“有发现吗?”

  居子民四处寻望一阵,很快便指着一个乱石堆说道:“在那。”

  小七听到后没有直接看过去,而是先看了眼王大哥。

  因为他刚才连第五块神秘碎片带来的冲击都接受不了,第六块的冲击明显更加不行。

  “看吧。”江北然淡然的说道。

  仅仅两个字,却让小七安全感倍增,转身朝着居子民所指的方向看去。

  而就在江北然准备再用精神力护住小七时,却发现他这次完全没有惨叫的意思,只是人一下怔住,仿佛灵魂飞出了体外一般。

  江北然眼睛一眯,感觉到这次的神秘圆盘似乎并不简单。

  没有去打断小七,江北然就站在一边默默观察着,只见小七的表情在不断变化,有时悲,有时喜,仿佛在经历别人的一生。

  一盏茶过后,小七才猛地回过神来,大口的喘起气来。

  “呼……呼……王大哥,我!我……”

  本有话急着要说的小七突然愣住,因为他又想不起来了。

  “我……想说什么来着?”

  小七闭上眼努力回忆,却是什么也记不起来,唯有那段他上过这岛的记忆的变的越发清晰。

  “不急,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听到王大哥又说出这句话,小七顿时好过许多,不再强逼自己去回忆。

  片刻后,江北然看着逐渐放松下来的小七问道:“缓过来了吗?”

  “多谢王大哥关心,好多了。”

  “走,下一处。”

  ……

  既然找到的到这第一处没错,那就说明江北然的确已经读懂了这片山脉,所以接下来每到一处都没有再扑空。

  到傍晚时,小七已经看完了第九块神秘碎片。

  从刚才的第六块开始,小七再看到神秘碎片时就不再有任何头痛欲裂之感,有的只是不断变化的表情。

  看着小七不停的又悲又喜,江北然总有一种他在看电影的感觉。

  和之前一样,小七回过神后又忘记了刚才看到的一切,但这一次,小七却是坚定的抬起头看向江北然说道。

  “王大哥,有个地方我想带你去看看。”

  有些意外的看了小七一眼,江北然问道:“认识这个地方了?”

  “嗯。”小七点点头。

  “好,带路吧。”

  研究了这么久,如今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要说不期待是不可能的,江北然很想快点看看这藏到如此之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另外就是江北然感觉这次的事情有些过于冥冥之中。

  目前来看,想要破解金鼎岛的秘密需要聚齐三种元素,一是玄皇境以下的修为,这样才能登岛。

  二是拥有居子民这样的特殊天赋,因为即使江北然完全分析出了这座岛所有可能藏有圆盘的节点,到达目的地时若是没有居子民这双眼睛告诉他们圆盘在哪,他们依旧无法看见。

  这种隐藏之术的原理和泯然几乎一模一样,它不是隐匿,而是将自己的存在感降至为零,一旦被人发现,就会彻底脱去伪装。

  三就是最关键的小七。

  这座岛绝对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没有他的话,江北然相信自己就算破解了这座岛,看到了所有神秘圆盘都没用。

  因为在小七没出现之前,这块圆盘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的地方。

  如此多的巧合撞在一起,江北然有道理相信这绝对是冥冥中安排好的,而且是安排的明明白白。

  这让江北然不禁抬头望天,想要问一句。

  ‘您安排的?’

  “王大哥,到了。”

  在江北然思考着这次的事情究竟还有多少巧合时,小七停在一处山壁前转身朝江北然拱手道。

  江北然抬头看了看,觉着这就是一座普通的山,感觉不到任何异样之处。

  “请往这走。”小七说着直接踏步向前,然后在居子民诧异的目光中走进了山体里。

  没错,是直接走了进去,这座高山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又是阵法吗?’

  疑惑间,江北然也跨入了山体之中。

  可就在居子民也打算跟进去时,却一头撞在了山壁上,再试一次,还是一样,山壁没有任何要让他进去的意思。

  见居子民一直没进来,江北然正准备返回去看看,却发现回去的路已经消失了。

  这让江北然不禁眉头一皱。

  这地方应该不会只针对居子民一个人,那就是说很大概率是只有小七和他能进来。

  小七能进来完全没问题,这座岛本就和他牵扯很大。

  而他也能进来才奇怪,从居子民被隔离在外这点来看,这里应该就是主角才能进的“绝对领域”了。

  ‘这是又被卷到小七的主线剧情里了吗……’

  “王大哥,子民他为何没有进来?”这时小七疑惑的问道。

  “我原本亦不该进来,走吧。”

  王大哥的话让小七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指向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座岛只和他一人有关,尤其是这个密室,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

  原来他应该是自己面对这一切,而王大哥明显是因为担心他才跟着一起进来了。

  ‘王大哥……’

  看着王大哥的背影,小七内心感动到无以复加。

  ‘我的预感果然从来都不会错,这就是世间最好的绝世好大哥!’

  在心里感慨一句,小七连忙追上了王大哥的脚步。

  走在面前这条幽暗的小路上,江北然左顾右盼,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东西,也就只好沿着路一直往下走。

  还好,路并不长,江北然很快便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门前。

  “打开吧。”江北然开口道。

  既然这个密室是小七的找到的,那江北然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多触碰比较好,尽量做一个旁观者。

  “是。”

  应了一声,小七上前将手按在了青铜门上。

  接着只听一阵沉闷的金属碰撞声后,青铜门上的门环突然爆发出一阵金光。

  随着金光越来越盛,小七缓缓飘起,伸出双手拉住了两个发光门环。

  用力的往下一拉,只听一阵滚动声后,青铜门缓缓开启。

  没有风,也没有扑面而来的霉味,青铜门缓缓打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座破败的宫殿,但隐隐还是能看出曾经这里也曾辉煌过。

  打开门的小七缓缓落回地面,对王大哥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王大哥,您……”

  不等小七说完,江北然便先开口道:“你走前面。”

  “是。”

  小七点点头,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宫殿的正厅有三四层楼这么高,里面的器物和装饰都被一种黑色的藤蔓爬满,显的毫无生机。

  看着小七也是小心翼翼的在往前走,江北然便开口问道。

  “你曾经来这时做了什么?”

  小七摇摇头,回答道:“从第一次看到那个神秘圆盘起,我记忆就出现了这座宫殿,只是记忆中的宫殿要比现在的辉煌许多,后来再看多更多神秘圆盘后,这段记忆才逐渐清晰起来,直到我想起了进来的路在哪。”

  发现小七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到这座宫殿时,江北然便四下观察了起来,刚要开口,就听到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癫狂笑声从地下传来。

  “哈哈哈哈哈!来了!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啊!哈哈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