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七十章 不信邪
 
  无论是居子民能看穿泯然这点,还是他不用玄技,只靠肉搏的战斗方法。

  都引起了江北然不小的兴趣。

  毕竟爱才之心,人皆有之嘛。

  至于考验,其实主要是看看系统会不会跳选项,江北然需要知道的是这居子民在知道救他的这个人并不是个大义凛然的豪侠时,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事实证明他回答的很不错,非常符合江北然心目中那种大师兄的形象。

  将两个瓷瓶丢给居子民,江北然开口道:“先去安顿好你的师弟和师妹吧,两个时辰后再来这见我,另外……别将我的事告诉别人。”

  “是!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居子民接过两个瓷瓶后朝着江北然的背影深深行了一礼,然后扛起师弟和师妹离开了这充满了血腥味的地方。

  等找到一处隐蔽之所,居子民私下检查了一遍后才放心的将师弟和师妹放到了地上。

  打开刚才前辈给的一个紫色瓷瓶打开闻了闻,居子民一下便被惊到了。

  “这是……凝香丸!?”

  四品的凝香丸居子民当然见过,但香味如此浓郁,灵气如此充盈的他可就没见过了,甚至他都不敢确定这究竟还是不是凝香丸。

  但既然是那前辈特意给的丹药,那应该就是用来给他们疗伤的。

  拿着药瓶蹲到三师弟身边,居子民从瓶中倒出一颗来说道:“来,正平,把嘴张开。”

  可叶正平早已失血过多昏了过去,根本没法回应居子民的呼唤。

  无奈之下,居子民只好先将凝香丸塞入叶正平的口中,再准备用玄劲将丹药渡进去。

  不曾想他刚把凝香丸放进居子民的口中,就看到凝香丸迅速融化成汁液,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一团粉雾钻入了叶正平喉咙中。

  ‘这……’

  居子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凝香丸,就算是师父那也没见过。

  “唔……”

  片刻后,叶正平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说道:“师……师兄。”

  下意识的朝着四周望了望,发现没有其他人后叶正平才终于放下心来。

  ‘不愧是师兄……那种情况下竟还能带着我们逃出生天。’

  居子民下意识的想回答这不是他做的,但想到前辈说过不要告诉别人他的事情,就只好换了个话题问道:“正平,感觉怎么样?”

  “舒服多了……师兄您给我吃了什么?我感觉我的伤口愈合的好快。”

  居子民听完朝着叶正平背后的伤口看了眼,发现那被长枪贯穿的伤口果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能够快速愈合伤口的丹药居子民见过不少,但他刚刚才领教过那把火焰枪的厉害,刚才他身上被火枪枪刺中的地方都极难愈合,甚至可以说根本愈合不了,无论是他们本门以自愈能力强大而闻名的自意功,还是他身体本身的强大的愈合能力。

  通通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然而仅仅是一颗四品的凝香丸,药效竟然能厉害到如此地步。

  ‘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居子民暂时还没时间想这些,见叶正平开始恢复后他立即又如法炮制般将另一颗凝香丸放进了师妹的口中。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孙映萱猛地坐了起来。

  “好些了吗?”

  听到师兄的声音,再看着他满是伤口的身躯,孙映萱顿时大哭着扑进他怀里喊道:“师兄!!!”

  “好了,没事了,快躺下休息会儿。”

  从居子民的怀中抬起头,孙映萱一个劲的打量着师兄问道:“师兄,您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你快躺着。”

  “是……”孙映萱应了一声,缓缓躺在了地上,“师兄……谢谢你。”

  居子民微微一笑,回答道:“该做的。”

  等到两人都开始闭目疗伤,居子民这才站起身将一颗凝香丸放入了口中。

  亲身体验一次,居子民更加明白到了这凝香丸的神奇之处,肩膀处原本已经焦黑的伤口如今已经长出了新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竟是木灵气……而且还是十分精纯的木灵气。’

  将凝香丸吞下肚后,居子民才终于明白它为何如此与众不同。

  如果放在以前,居子民一定会认为用如此精纯的木灵气来炼制凝香丸简直是暴殄天物,但现在亲身体验了之后,才知道凝香丸竟然也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效果。

  而且用木灵气练出来的丹药一向是有价无市,那位前辈和他只是一面之缘,竟就随手送给了他,就好像送了他几颗糖豆一般。

  ‘如此高人……为何会在这金鼎岛内?’

  这会儿见两个师弟师妹都已安全,居子民终于有时间冷静下来想一会儿刚才发生的事情。

  首先,那位高人击杀那六个玄王巅峰时他没有感受到一丝玄气。

  也就是这位高人仅靠肉体强度,就把那六人全部击杀。

  居子民一直以为自己将身体修炼到这地步已经是十分罕见的了,想不到竟还有远超于他的,这让他不禁有些想自嘲一句井底之蛙,小觑了天下人。

  就凭刚才那一击,居子民就可以确定那位前辈的实力绝对远超玄王境,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岛上。

  ‘莫非这位前辈用某种奇术进到了岛内?’

  若真是如此,居子民觉得岛上一千个玄王都不够他杀的,但他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还救了他一命。

  这就让居子民百思不得其解了,无数的问题如雨后春笋般不停在他脑中冒出。

  ‘这岛连玄圣都无法进入,这位前辈为何可以进来?莫非他的修为要比玄圣还……不不不,不可能,但……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这位前辈来金鼎岛意欲何为?若是要寻宝的话,直接杀光他们一千人慢慢找便是,若不是寻宝的话……这位前辈是来岛上是做什么的?’

  ‘这位前辈为何要救我,刚才的那个考验又是什么意思,这位前辈想要我为他做什么……’

  ……

  一个个根本思考不出答案的问题萦绕在居子民心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他突然发现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尝试着握了两下拳,居子民的表情突然又变的坚定了起来。

  不管那位前辈究竟出于何种目的救了他,但救了他这点是不会变的,自己现在该想的是该如何报答。

  ‘但愿刚才那些用来考验我的问题……真的只是考验而已。’

  两个时辰后,已经将师弟师妹送回营地的居子民重新寻到了刚才的地方,并看到那位高人正站在山坡上向远处眺望。

  “拜见前辈,在下回来了。”居子民朝着江北然的方向拱手道。

  ‘丫的究竟是什么眼神啊……’

  在居子民离开时,江北然又改进了一下泯然,再次加强了它降低存在感的效果,然并卵,这居子民仍然能一眼就看见他。

  ‘就离谱。’

  侧过脸,江北然点了点头道:“从今日起,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居子民听完一愣,但很快便拱手道:“是!”

  居子民能看穿泯然这点实在太麻烦,万一他遇上了计子石他们,闹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所以江北然还是决定将他留在身边,另外还有一点就是……

  江北然要确认一下他这如此妖孽的天赋能不能另作他用。

  “很好,我再给你一个时辰,回去安排一下。”

  “多些前辈!”

  “去吧!”

  “是!在下告辞。”

  等到居子民离开,江北然从乾坤戒中又拿出了一块布料。

  ‘我特么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一个时辰后,安抚好众人的居子民离开了营地,朝着前辈所在的地方找去,然而还没走多远,他就发现前辈正站在不远处等他了。

  于是居子民连忙跑上去行礼道:“拜见前辈,我已经安顿好了。”

  ‘淦……他到底是什么天赋啊?’

  见居子民又一下就看见了他,江北然心态崩了。

  这次他不仅又重新设计了泯然,而且还特意跑到这里来等,因为如果在老地方等的话,居子民知道他会在那,所以存在感消失这一点就会削弱不少。

  但如果在一个出其不意的地方等着,存在感降低这点就能发挥到极致。

  可惜一顿操作猛如虎,事实依旧然并卵,居子民还是老远就看到他了。

  在心中叹了口气,江北然彻底接受了泯然对居子民无效这件事。

  “穿上。”

  江北然说着将一件泯然递给居子民。

  “多些前辈。”

  看着以前这件和前辈身上一样朴素的衣服,居子民也没多问,接过之后便直接换上了。

  “走吧。”

  路上,江北然一边走一边说道。

  “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但从现在开始,我需要你做到少说多做,大多数时候当个哑巴就好,不该说的别说,也不要问你不该问的。”

  “是,在下知道了。”

  对于这位谜团重重的前辈,居子民自然是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但现在直接前辈已经将话都堵上了,他当然也不会自讨没趣。

  “另外,我需要了解一件事,你知不知道你能看到大多数人看不到的人或物。”

  居子民思考片刻,问道:“前辈的意思是……”

  江北然没做回答,直接道:“跟我来。”

  走了一段路后,居子民看到前面突然迎面走来一支六人小队,本能的想要先隐藏起来再说,却被江北然一把抓住,并拉着他迎面朝着那六人走去。

  然后在居子民愕然的表情中,那六人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直接走了过去,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

  “前辈,这是……”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救下你了吗?”江北然问道。

  这句话让居子民瞬间被激活了某处回忆。

  ‘对啊!我见过这位前辈!’

  在他和持枪男子那伙人交战之前,自己曾让他速速离去,免得被波及。

  ‘为什么会忘了呢?’

  同时居子民也明白了江北然这个问题的意思。

  “是因为……我能看到前辈?”

  “没错,你以前不曾注意到你有这种天赋吗?”

  听完这句话,居子民一下想到了过去的种种,并回答道:“在下的确经常能发现别人忽略的事物,师父也经常夸我细心谨慎,原来是这样……”

  ‘这都啥师父啊,这么牛逼的天赋都发现不了,还是赶紧去找个班上吧,简直误人子弟。’

  不过江北然仔细想想也许这也不能怪人家师父,他这个天赋的确很刁钻,依据江北然现在的判断,居子民这个天赋并不是感知力很强,不然肯定早就被重点培养了。

  毕竟感知力在修炼界中也是非常重要的,只要表现出有一点这方面的天赋,都会被重点培养。

  既然居子民自己没发现,那就说明他的天赋并不在这个方向。

  所以江北然不得不从更刁钻的角度去想,那就是居子民的天赋就是能发现存在感极低的事物。

  虽然这种体质江北然闻所未闻,但他目前也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性了。

  在居子民还沉浸于自己竟还有特殊天赋的惊讶中时,江北然带着他来到了一座高山上。

  “可善丹青?”江北然问道。

  居子民立即拱手回答道:“略懂皮毛。”

  从乾坤戒中拿出笔和纸,江北然指着下面说道:“将你看到的一切画出来给我看。”

  江北然可不信居子民这个天赋就是专门用来针对他泯然的,它必然还有着更大的作用。

  曾经江北然就考虑过一个很哲学的问题。

  那就是是不是每个人看见的世界其实都不一样。

  例如有些人对色彩特别敏感,他看到的世界就格外五彩缤纷,那些所谓的抽象画,会不会其实就是那些画家眼中的世界。

  在这个充满玄气的世界中,眼睛能看到的东西就更加不可信了。

  而居子民……也许就拥有一双破解这个世界谜题的眼睛。

  这就是江北然想要将居子民招入麾下的第二个理由。

  他想通过居子民的眼睛来看看,这座金鼎岛究竟是不是真的如表面上一样“平平无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