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何方高人?
 
  看到林诗蕴面露绝望之色,蒙面人隐藏在面具后的嘴角微微勾起,伸手朝她抓去。

  然而就在大局已定时,林诗蕴突然猛地睁开双眼,同时周围那些被烧成灰烬的花瓣也随之死灰复燃,重焕生机,化作一片片利刃朝着那七个蒙面人飞去。

  七个蒙面人明显没想到林诗蕴的反击会来的如此突然,仓促间招架的招架,后退的后退。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好几个人都被“花瓣”割的遍体鳞伤,只是他们第一时间都护住了要害,这才躲过一劫。

  另外花瓣割裂的不止是他们的身体,还有其中三人的面具。

  “是你!”林诗蕴看着那个带头的蒙面人喝道。

  那带头者接住落下的一半面具,看向一个带着牛头面具的人说道:“不是让你先禁锢住她了吗?”

  那牛面人立即回应道:“我已经用十绝功封住她经脉和灵池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突破的。”

  领头人听完后摇了摇头,看着林诗蕴叹息道:“看来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游山玩水的大小姐了。”

  然而这时候林诗蕴明显没有跟他叙旧的意思,再次操控着花瓣朝七人袭去。

  但这一回七个人都有了准备,一人再次催动火焰焚毁花瓣,另一人用掌风将灰烬全部扇走,一人仍旧负责压制林双文。

  剩余的四人则从四个方向一起朝林诗蕴发起进攻。

  林诗蕴见刚才的突袭没有造成太大效果,双手立即化作两条荆棘树藤朝着冲来的四人甩去。

  四人中带着蛊雕面具的一人直接拔出双刀将荆棘藤切开,刚要继续前进,却发现那节被他切下来的荆棘藤竟瞬间分裂成数千根荆棘藤将他给捆了起来,而且在捆住他的瞬间,那些藤上的荆棘便刺入他的身体开始抽取血液。

  “哈!”

  雕面人爆喝一声,想用玄气震开这些荆棘藤,可他这一震虽然是震断不少荆棘藤,但这些荆棘藤的恢复速度要远比他破坏的速度更快,不一会儿又分裂出更多荆棘将他死死缠住。

  “救我!”

  这一下那雕面人是真的慌了,若是再不处理掉这些荆棘藤,他恐怕马上就会被吸成人干。

  领头人见状立即飞到了雕面人旁边,伸出手扯断了捆在他身上的荆棘藤,并在荆棘藤要分裂的瞬间用一团黑火压制住了它。

  “多谢师兄。”有些惊魂未定的雕面人称谢道。

  握着手中的一截荆棘藤,领头人突然面露讶然之色说道:“竟是木灵气?难怪你能突破十绝功的禁锢,但你何时成了木灵气体质?”

  “与你无关!”

  林诗蕴说完再次凝聚出了漫天的花瓣。

  “计划有变,伤着她也没关系,只要留着她的命就好,迅速将她拿下!”

  “是!”

  另外几人说完全力爆出玄气,再次朝着林诗蕴攻了过去。

  在六个人全力进攻之下,虽然林诗蕴的木灵气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但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要不是木灵气一直在帮她修复身体,她早就撑不住了。

  “真顽强!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领头人说完凝聚出一团黑火朝着林诗蕴丢了过去,混战中的林诗蕴躲闪不及,被迎面砸中。

  这黑火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难以扑灭,很快便在林诗蕴身上蔓延开来。

  “啊!”

  林诗蕴痛叫一声,在这黑火的影响下,木灵气的恢复能力大大降低,瞬间就被另外五人连续击中多处要害。

  “姑妈!”

  地面上的林双文懊悔不已,平日里爹爹一直督促她要多锻炼玄识,但她总觉得这是旁门左道,作为修炼者,就应该堂堂正正的用玄气来分个胜负。

  然而这种天真的想法在今天付出了巨大代价,在玄识强大者面前她弱的就想一个小婴儿,连一点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姑妈被人围攻。

  “轰!”

  在黑火的影响下,林诗蕴终于再也支持不下去,被人一掌打回了地面。

  领头人这时也从空中落了下来,看着坑里的林诗蕴摇头道:“何必呢,乖乖束手就擒多好,就不必受这种难了,若是烧坏了你那俏脸,我也是很心疼的啊。”

  “呸!萧毅然!你不得好死!”

  被啐了一口的萧毅然哈哈大笑,叹道:“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不知道,反正你死的一定不会太轻松。”

  萧毅然说完猛地朝着林诗蕴挥出了一掌。

  原本就已经虚弱无比的林诗蕴本就是强打精神才没昏过去,这会儿被这暗藏玄劲的掌风一拍,顿时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带走!”

  萧毅然大手一挥,但等了半天却没等来任何反应。

  “我说你们聋……”

  萧毅然回过头刚想责骂两句,就突然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并且在空中不停的旋转。

  ‘怎么回事?’

  在一阵惊愕中,萧毅然终于感觉自己不再旋转,但往下看去时,却发现自己带来的那些师弟全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同时还有一具无头尸体站在那摇摇欲坠。

  ‘那是……我的身体?’

  而这,便是他此生最后的一次思考。

  ……

  一盏茶过后,林诗蕴突然惊醒过来,猛地从地上挑起,刚想再做殊死一搏,却发现萧毅然那伙人都不见了,身边只躺着已经晕过去的小侄女。

  ‘怎……怎么回事!?’

  林诗蕴朝着四处望去,发现她还在刚才挖出昭天晶的地方,要不是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她甚至都觉得刚才那一切都是幻觉。

  惊愕过后,林诗蕴连忙蹲到地上朝着小侄女喊道:“双文!双文!”

  同时将手按在林双文身上为她过渡玄气。

  “嗯……”

  片刻后,林双文醒了过来,并和刚才的林诗蕴一样立即跳起来摆好了架势。

  “别怕,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听到姑妈的安慰,仍感到惊魂未定的林双文一下扑进林诗蕴怀里放声痛哭!

  “姑妈!对不起!都怪我平时没好好练功,才一点忙都没帮上,对不起!”

  “好了,好了,没事了。”林诗蕴安抚着林双文说道。

  哭过之后,林双文才抬起头喊道:‘姑妈你太厉害了!竟然把他们全都给收拾了!我太佩服你了!原来您才是爹爹说的那种扮猪吃虎之人,太能藏了!’

  听着侄女的吹捧,林诗蕴连忙摇头道:“不是我打退的他们。”

  到这会儿,林诗蕴才终于能静下心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记得自己被那萧毅然一掌拍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就已经躺在这里,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双文,你是怎么晕过去的?”林诗蕴看着林双文问道。

  “我……”林双文回忆一番后回答道:“我就记得那时姑妈你被打落到了地面上,我喊了一声,然后……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得知了自家侄女晕的比自己还早,林诗蕴就知道从她这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如何,此地肯定不宜久留,林诗蕴扶着林双文站起来朝着前方拱手道:“不知是何方高义之士出手相救,祁国林家林诗蕴没齿难忘,来日若有机会,必当全力相报!”

  等了片刻,见还是没人出来,林诗蕴朝着前方再次行了一礼,便带着林双文匆匆离开了。

  另一处,已经一条龙把萧毅然等七人送走的江北然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唉,孽缘啊。”

  江北然刚才落到地面后还没搜索多久,就听到不远处又出现了耳熟的台词,只是这回说“台词”的声音他太熟了。

  和林诗蕴在地下生活了一年半,江北然哪里还听不出她的声音来。

  再想她身为林家人,修为又正好是玄王,来参加这碧霄会也实属正常。

  想到自己还有两件重要的事嘱托过林诗蕴去办,江北然便循着声音过来看了看。

  在看到林诗蕴靠着木灵气一人独战斗六位玄王还不怎么落下风时,江北然不禁感慨这段时间她进步倒是迅速。

  可惜最后还是棋差一招,被那领头的一招黑火击败,让原本还以为自己不用出手的江北然慢慢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去。

  救下林诗蕴之后,江北然为她做了简单的治疗就离开了,并没有要跟她相见的意思。

  他现在带的拖油瓶已经够多了,可不想再多出一个来。

  用精神力察觉到林诗蕴已经安全离开后,江北然便继续闲庭信步般朝前走去,搜索着这座岛的秘密。

  ……

  “回来了,回来了!苑主回来了!”

  一处营地前,见到林诗蕴两人回来的少女连蹦带跳,扯开嗓子喊道。

  在听到少女呼喊的瞬间,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洞穴,来到林诗蕴面前小声说道:“哎哟,我的姑奶奶,您去哪了啊?不是说好进来后一起行动吗?若是您出了点什么意外,我不得提头去见王大哥谢罪啊。”

  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小七,林诗蕴摇头道:“至于吗,我只是出去了一会儿而已,再说了,我出事,干嘛要你提头去见你王大哥。”

  林诗蕴嘴上虽这么说,但明显表情还是很受用的。

  “当然!王大哥这么重视您,要是您出了点什么事,我哪担待的起。”

  小七说完打量了一阵林诗蕴,发现她好像的确没遇上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

  林诗蕴这会儿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也嘱咐了自家小侄女别把这事说出去,所以听完小七的话后摇头道:“好了好了,越扯越远,快些进去吧,我这次出去可是找了好宝贝回来。”

  回到营地中,林诗蕴将昭天晶从令牌中取出放在了地上,引得其他人连声赞叹。

  “哇!这么大一块昭天晶!苑主太厉害了。”

  “苑主一出手,比我这几天加起来的收获还要有价值啊,苑主不愧是苑主。”

  “呼……这么大一块昭天晶,能做多少首饰出来啊,说不定我们也能分到几件呢。”

  在一众人围着昭天晶夸赞时,林诗蕴则是仍在奇怪到底是何方高人出手救了她。

  虽然她现在极度恶心那个萧毅然,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在玄王中绝对是最顶尖的那一批,再加上他那些手下,若只是一个人路过,根本不可能打赢他们。

  若是一群人路过,林诗蕴又很难想象到在这金鼎岛上还有这么多侠义之士,不仅救了她,还不留姓名,甚至连地上的宝物都完全没动。

  ‘到底是谁呢……’

  林诗蕴实在是毫无头绪,她虽然也有几个朋友,但都没参加这次碧霄会,或者说就算参加了并且救下了她,也绝不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

  实在想不通的林诗蕴不禁望向小七,想着他脑子活络,若是告诉他的话,也许能分析出些什么来。

  ‘算了,就还是晚些再说吧,也许那位恩人晚几日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

  夜里,仍旧一无所获的江北然回到了山洞中,还没走进去呢,就看到卫光朝着他跑了过来。

  “江大哥!江大哥!”

  听着卫光焦急的喊声,江北然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

  “我今日出去寻宝时闻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这种味道我从来没有闻到过,只是我寻过去后发现哪里是一处火山,里面满是翻滚的熔岩,我实在进不去,就只好记好地方回来了。”

  “好,我记下了。”

  “还有一件事。”卫光继续说道。

  “说。”

  “那个……就是……”

  “别扭扭捏捏的,有话直说。”

  “是!”卫光立马站直身体,回答道:“今天子石哥带回来了两株烟缕草,我……我想要一株送给我娘,那样我娘的旧伤应该就能完全好了。”

  “这事你应该去跟施小姐说。”

  “这……”卫光回头望了眼洞穴,小声嘟囔道:“我感觉这里应该是您说了算。”

  “就算这里是我说了算,出去还是得让施小姐为你求得这草。”

  “那江大哥您能不能帮我说说情,我……”

  “你自己去说不就好了。”

  “可我跟施小姐又不熟悉,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是不是……”

  “那你觉得你跟我就很熟悉了?”江北然微笑着问道。

  “啊?”

  在卫光发愣时,江北然已经跨步走进了山洞中。

  看着江北然的背影,卫光不禁挠了挠头……有些搞不清这位有些亦正亦邪的好大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