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金鼎岛
 
  在心里将施巍奕喷了个爽以后,江北然稍微冷静了一些。

  突然发现这事好像也没这么糟糕。

  首先他已经得到了地藏真晶,本来就已经在想着怎么离开施家了,只是每次他表达出这个意思时,施弘方都会有各种理由“挽留”他。

  而这次由如此正当的理由可以离开施家,说不定就会碰到点什么机会开溜,再不济,帮施家赢下这个碧霄会的话,也算是让施家欠他一份人情,到时候再想开溜也有底气一些。

  至于金鼎岛的怪异之处江北然倒是无所谓,反正系统只要不跳选项,就说明他完全可以镇住场面。

  分析完利弊,江北然拱手道:“既然圣贤如此抬举晚辈,那晚辈定当尽力而为。”

  一直在旁听的施嘉慕明显愣住,瞪着眼睛问道:“大叔,你真肯去啊?”

  这一个月与江北然相处下来,施嘉慕早已发现这位大叔就如同僧人一般无欲无求,或者说也不是无欲无求,而是他从来都不会主动的去争取什么,一旦遇到竞争就会立即撒手。

  所以在听到大伯说要让江北然去金鼎岛时她还想着看戏呢,看看最擅长说服人的大伯遇上最会拒绝人的大叔,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然而她花生米还没拿出来呢,大戏竟然就已经结束了。

  与施嘉慕的表现不同,施巍奕就像是料到江北然会答应一般笑道:“很好,不枉我如此欣赏你这年轻后生,在需要该做决定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做错,很好,非常好。”

  听着施巍奕这番话,江北然并不觉得自己被表扬了,而是觉得他明显话里有话。

  “在需要做决定的时候”说明这老头一直在关注着自己,“从来不会做错”说明要是自己这次拒绝了,这老头估计已经想好主意怎么折腾他。

  ‘所以我就说最讨厌了整天笑嘻嘻的人了,全是老阴比。’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听到小北然也要去,施凤兰立即举起手喊道。

  “好好好,一起去,一起去。”施巍奕笑着点点头。

  ‘郊游啊喂?’

  听到施巍奕决定的如此随意,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这金鼎岛听起来像是一场“友谊赛”,但江北然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肯定是要出人命的。

  各种顶级材料,玄级,甚至地级的法宝,还进去整整一千个人,这不得把狗脑子都打出来?

  江北然之所以这么爽快的答应去,除了系统没跳选项外,还有一点就是知道了进去的只能是玄王。

  而玄王这种水平的修炼者,就算他睡着了,对面也很难伤他一根毫毛。

  所以完全可以放心进去探索。

  不过他放心是他放心,这老头怎么也一副很放心的样子。

  ‘料准了我能护住这些小丫头?’

  从施巍奕告诉他这个决定时,江北然就已经猜到施家多少有点想借这碧霄会再测测他实力的意思。

  但区区玄王而已,用阵法对付足矣,就凭这些烂冬瓜也想摸他的底?

  幼稚。

  “好哎!”听到大伯同意自己去,施凤兰高兴的冲着江北然喊道:“小北然,我们终于可以一起冒险啦!”

  江北然也没去扫她的兴,点点头看向施巍奕道:“圣贤可否将这碧霄会的具体事宜告知晚辈,晚辈也好早做准备。”

  “具体事宜,你问小慕儿就好,她应该研究许久了。”

  施嘉慕这会儿还处在江北然竟然答应一起去的震惊中,听到大伯喊自己名字才反应过来道:“嗯,大伯放心,就交给我吧。”

  “好,那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们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吧,要是缺了什么,就去问你三伯要。”

  “好嘞~多谢大伯,那我们走啦。”

  施嘉慕说完便拽住江北然的手臂往外面走。

  将门关上,施嘉慕再次惊讶的看着江北然问道:“大叔,你真要去啊?”

  “嗯。”

  “这不像你啊……难道……你是担心我?”

  “不是。”

  翻了个白眼,施嘉慕哼道:“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就不能说是的来哄哄我?你这样子是娶不到妻子的。”

  一旁的施凤兰听完立即笑道:“嘿嘿,小北然可从不担心新娘子的问题。”

  “为什么啊?”施嘉慕好奇道,“就他这样的还能有人喜欢?”

  “那可是有好多呢。”施凤兰窃笑道。

  “我才不信!”施嘉慕说完重新看向江北然,“大叔,那你这次到底为什么想去这碧霄会啊?”

  “不重要,你现在该做的是把这碧霄会的情况详细跟我说一遍。”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施嘉慕挺起胸膛哼道。

  “哦,那我问别人去好了。”江北然说着朝博雅阁外走去。

  “哎!你这大叔!怎么总是这么开不起玩笑。”施嘉慕一边喊一边追了上去。

  一路聊回万花谷,江北然差不多明白了这碧霄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首先那个金鼎岛是在三十二年前被发现的,由于无人可破那护岛阵法,从而引来诸多强者和高品阵法师。

  修为高强者强攻,高品阵法师研究。

  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失败了,这也让这金鼎岛成为了和玄机岛一样的神秘存在。

  而人总是会对神秘的东西产生兴趣,所以对金鼎岛的攻略从来没有停止过,直到那年暮秋,强者们突然发现这岛突然开了个口子。

  这让研究者们大为欣喜,纷纷往入口冲去。

  然而那些修为较低的阵法师都轻松进入了岛内,可玄皇以上的修炼者却统统被拦了下来。

  于是那些强者立即跑回去将族里或者宗门内的小辈叫来,让他们入岛探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还可领现金!

  来的弟子有很多,但最终只进去了一千个,因为当第一千个弟子进去时,岛屿的入口就消失了。

  接着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月,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岛就和那玄机岛一样,会将进去的人全都吞噬殆尽时,那个入口突然又打开了。

  幸存的弟子全部欢呼着冲了出来,并且身上都携带着大量天材地宝。

  后来根据这些人描述,这金鼎岛内看似与其他岛屿毫无二致,但走着走着就撞上了异族人,并发生了激战。

  对于异族人江北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在晟国就已经见过一回,还在林榆雁的口中得知过有通往其他世界的幽界入口。

  连在晟国都能遇到异族人,那江北然相信六国见到异族人估计更是家常便饭,毕竟这里的洞天福地肯定远比晟国要多,接触到异界的机会自然也是成倍增长。

  和异族人大战异常后,那些入岛的各宗弟子立即联合起来,并搭建了一座营寨联合防守。

  一开始,那些宗门弟子以为异族人会大举进攻他们,然而等到了半夜也没等来任何袭击,再加上这岛上不像是常年有人居住的样子,由此他们做出一个推算。

  那些异族人似乎也是刚来到这岛上。

  知道了这里不是异族人的地盘,宗门弟子们也是放心了许多,开始步步为营的向外探索,并逐渐发现这座岛上有着许多他们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宝材。

  有利益就会有冲突,在大量宝物的诱惑下,总门弟子短暂的联盟瞬间破裂,四散开来去寻找宝物。

  之后快进到又遇到异族,又结盟,又撕逼,又解散等过程,就没什么新鲜的了。

  就这样在岛上待了一个月,初期发现宝物的惊喜感早已消散。

  现在每天就是无尽的危机感,待在自己临时搭建的据点里根本不敢往外走。

  因为这时候已经不分什么同族和异族,只有猎人和猎物。

  另外更绝望的就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逃出这个岛,毕竟这大阵连他们的宗主或者族长都破不开,更何况他们这些小辈。

  种种绝境下,很多人开始崩溃,所以当出去的通道再次打开时,他们才会显的这么欣喜若狂。

  这便是修炼者与金鼎岛的第一次接触,有了经验之后,一系列计划便开始布置了。

  既然这么多人知道了这个岛,那它当然就成了“公共财产”,除非有哪个宗门能强到让其他宗门都闭嘴,那他可以吃独食。

  但要是真有这样的宗门,中原,甚至玄龙大陆早就一统了。

  既然没人能吃独食,那就得想个公平的分蛋糕方法,于是乎碧霄会应运而生。

  六国的豪强宗门约定好暮秋之日在金鼎岛外齐聚一堂,并分配进入岛屿的名额。

  至于怎么分配,那自然是拳头大的说话。

  这里面有一点让江北然有些震惊,以施家的体量,竟然也只能拿到十五个名额,可见六国之中强大的宗门和家族远比江北然想象中的要多。

  搞明白了碧霄会的来由,江北然又询问起了碧霄会的规则,得到的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回答。

  一致对外,但遇到危险时,可以随机应变。

  这话的意思可以说相当赤裸裸了,“官方”态度是你们要团结,但如果真的有人要下黑手,那也别惯着,弄死他丫的!

  但问题是岛内发生的一切外界是无法知道的,也就是说杀人的也能说自己是自卫,夺宝的也能说自己才是被抢的。

  说实话,这个回答江北然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要夺宝的关系,各宗派去金鼎岛的弟子肯定都实力不俗,不然抢不过别人进去有何用?

  而实力不俗的玄王,就算在六国那也是精英弟子了,这样的弟子一年消耗十个?就算是这些大宗门也会肉痛吧。

  但仔细想想那些高层摆出这样的规则也是无奈之举。

  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进到岛内,就彻底和外面隔绝了,任你是玄尊也好,玄圣也罢,不仅无法加以干涉,连看都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种情况下他们在外面定下不许杀人的规定又有何用呢?

  同时遇到宝物肯定还是会抢红了眼。

  后来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各大宗门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设立排名,由各大玄艺工会首席来评比,谁带出来的宝物价值最高,谁就能夺魁。

  而夺魁的人能够得到一件自己想要的法宝。

  另外前十名和前百名也有各种各样的奖励。

  这样乍一看好像会促使比赛变的更血腥,让更多人为了夺宝而不择手段,其实深意是让那些弟子在遇到宝物时先掂量掂量自己,如果不一定能抢到的话,不如赶紧去其他地方找。

  因为根据之前进去过的弟子所说,金鼎岛的面积远比外面看上去要大,那藏宝的地方自然也有许多,没必要死盯着一个,就算错过了你非常想要的,你可以想想出去以后还有机会换到的,千万别玩命。

  虽说这机制看着挺扯犊子,但之后的好些年,进岛弟子的伤亡率的确下降了许多,所以这比赛排名制也就慢慢延续了下来。

  “所以现在每年还是会死人对吗?”施凤兰看着施嘉慕问道。

  “当然。”施嘉慕点点头,“去年好像还死了两百多个呢。”

  “啊!?”施凤兰惊呼一声,拉着江北然的手臂喊道:“小北然,我们还是不去了吧,好危险啊。”

  “刚才圣贤说的时候你就该意识到的。”

  “圣贤只是说竞争嘛……夺宝不就好了,干嘛还要杀人呢?”

  江北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施凤兰解释,只好看向施嘉慕问道:“你不怕?”

  “怕就不当修炼者了。”施嘉慕昂起头回答道。

  “那你杀过人吗?”

  “当然……”施嘉慕拖了个长音,然后突然降低了音调回答道:“没有。”

  “所以你进岛之后打算抱着不杀生的原则,只寻宝?”

  “嗯,是这么个想法,当然,要是有谁敢打我的坏主意,我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施嘉慕猛地站起来喊道。

  “么么儿!”施凤兰喊了一声,将站起来的施嘉慕拉到了座位上,“你也不许去!太危险了!”

  “我都答应我爹了,哪能说不去就不去,而且这是为家族争光的事情,我辈义不容辞!”施嘉慕说完双眼瞥向了江北然,“再说了,这回大叔不也一起去嘛,还怕什么?”

  一听这话,施凤兰眨巴了两下眼睛,破涕为笑道。

  “对哦,我们有小北然呢,该是别人怕我们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