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学术需要探讨
 
  牌逢对手,赌遇良才。

  难得遇上一个用脑子打牌的对手,江北然玩的也是挺过瘾。

  不过当时间逐渐接近晌午时,江北然还是放下牌说道:“就到这吧。”

  此时是施嘉慕已经有了三套自己组的卡组,正打的上瘾呢,哪里肯干,便喊道:“这才哪到哪,再来一把呗。”

  江北然却是已经起身道:“你可以跟施堂主玩。”

  说完便将自己的卡组给了施凤兰。

  接过卡组的施凤兰异常兴奋,她旁观了一夜,早已心痒难耐。

  “玩之前先让我进飞府里去。”

  “好嘞~那我们就一起进去。”

  施凤兰话音刚落,三人便瞬间来到了她的飞府之中。

  看了眼施嘉慕,江北然说道:“待在一楼玩,不许来二楼书房。”

  “知道了,知道了。”施嘉慕点头道。

  看着迫不及待坐上牌桌的两人,江北然转身朝着二楼走去,不过就在他要踏上楼梯时,突然扭过头用精神力测试了一下是施嘉慕的修为。

  ‘玄……王?’

  江北然顿时感觉脑瓜子嗡嗡的,虽然之前就已经感觉到这施家的小辈都是吃仙丹长大的,但也不至于这么小就玄王了吧?

  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莫非是童颜?’

  不过江北然兴趣也没大到要去追根问底,反正不管她真是十几岁的小玄王也好,还是二三十岁的童颜玄王也好,都跟他关系不大。

  来到二楼书房,江北然盘腿坐下后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待在阵眼上比较容易思考。’

  有了之前失败的经验,江北然这次不再只是表面的去理解这些阵法搭建,而是要想办法从源头抓起,弄懂它们的原理。

  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这庞大而又精细的飞府中,想要找到这么个源头无异于大海捞针。

  ‘硬找肯定不行……必须得先整理出点思路来。’

  很快,一天的时间便已过去,感觉自己大脑都有些发烫的江北然揉了揉太阳穴,决定先出去休息会儿。

  “咚、咚、咚……”

  江北然刚踩着楼梯来到一楼,就听到施嘉慕喊道。

  “大叔!你可终于下来了。”

  瞥了她一眼,江北然打了个哈欠道:“有事吗?”

  “快来赌牌呀,小姨妈太弱了,就算赢了她也没感觉。”

  “你才弱呢!”施凤兰不服的大喊道。

  “那小姨妈你今天一共赢了几把?”

  “那……那是……”仅仅靠神抽赢了两把的施凤兰猛地一跺脚,看向江北然喊道:“小北然!她欺负我!”

  ‘……’

  ‘她不是你找来的打手吗?’

  没有将这句吐槽说出口,江北然走到施凤兰旁边说道:“带我出去吧,我有事情要办。”

  施凤兰听完也只好“哦”了一声,带着江北然和施嘉慕一起传送到了飞府外面。

  “大叔,赌两把再走嘛。”

  “你们两个留在这玩吧,我还有事要办。”

  江北然说完便推门离去。

  经过一下午的研究,江北然发现“学术”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探讨,他自己一个人想很容易就会钻进牛角尖。

  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找个人去探讨一下阵法方面的问题。

  正好那本“阵法书”也该编撰完了,可以送去给那高兰雯,顺路可以拜访一下玲珑坊里阵法馆的那位大师。

  心里有了决定,江北然便先去找到了施弘方。

  毕竟玲珑坊是施家的重地之一,他这个外人肯定是不能随意走动的,还是得施弘方带着才行。

  “嚯,稀客啊。”

  见到江北然登门拜访时,施弘方大笑着喊道。

  只是在要叫出“北然”两个字时却是有些犹豫。

  他之所以这么长一段时间没去找江北然,并不是仅仅因为他在帮高兰雯编撰书籍,更是因为自从上次和老祖宗谈完之后对江北然的身份越发不确定了。

  目前他觉得最有可能的还是圣人转世。

  所谓圣人转世就是一些强大的修炼者再意识到自己阳寿将尽或者重伤濒死时会施展一种术让自己的灵魂转世投胎。

  成功转世后,他并不会一下就想起自己前世的事情,而是会慢慢的回忆起来。

  因为这个过程十分漫长,所以大多数转世者都会选择低调。

  有些是因为怕仇家发现,有些是明白这世界的险恶,还有些则单纯是想着闷声发大财,好不容易重活一次,自然是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而江北然就非常符合圣人转世的各种特征。

  有着天大的本事却异常低调,明明只是个弱冠之年,修为仅有练气五层的少年,但在面对一位玄尊,甚至玄圣时却依然镇定自若,似乎早就打过交道。

  以前施弘方还没想这么多,但现在越发觉得这些条件组合起来就是江北然无疑。

  一想到江北然有可能是圣人转世,施弘方突然就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任务似乎并不是这么好干。

  若江北然真是圣人转世,那连老祖宗都要给三分薄面,就更说别他了,只有膜拜的份。”

  只是猜测毕竟是猜测,施弘方还不至于被自己的猜测吓到。

  所以思考片刻后,施弘方还是大笑着说道:“今日来找我有何事?”

  “高堂主那本关于阵法的书已经写好了,还麻烦前辈引路,让我好进到玲珑坊中。”

  “好,那我们这就出发。”

  虽然施弘方思考了半个月下次再见到江北然时该怎么与他相处,但当真正见到江北然时,施弘方还是决定不多想,顺其自然就好。

  随着施弘方的吩咐,下人很快便帮他将䑏䟽车准备好。

  两只䑏䟽原本正在抱怨着是谁这时候要出门,害的它们晚饭都没吃完。

  但一见到是江北然走来,两只䑏䟽立即站的笔直,露出两排大白牙用自认最乖巧的微笑朝江北然表达着善意。

  不过江北然并没有看它们,而是和施弘方有说有笑的上了车。

  “呼……”

  两只䑏䟽同时松了口气,虽然它们感受不到江北然的任何修为,但却觉得他比任何一个施家人都要可怕。

  赶着车来到玲珑坊,下车时施弘方那叫一个红光满面,仿佛遇到了什么大喜事一般。

  江北然也在一旁陪着笑,看的赶车人一顿莫名。

  ‘府主平时也没这么爱笑啊,怎么自从这年轻人来了之后如此开朗?’

  在赶车人莫名的表情中,江北然和施弘方一起走进了恒雅斋。

  “拜见府主。”

  两人跨入门槛时,大厅中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少女行礼道。

  “哦,是书慧啊,馆长此刻在否?”

  “在的。”蒋书慧点点头,“您稍等,我这就去通报馆长。”

  “不用了,我们自己上去就好。”施弘方摆摆手,直接带着江北然朝二楼走。

  蒋书慧的目光则是一直在江北然身上,因为这段时间宁宁总是说府主身边跟着一个有好玉的人,想来便是此人。

  “那个……”蒋书慧突然出声喊道。

  施弘方转过头问道:“还有事吗?”

  蒋书慧摇摇头,问道:“我是想问问那位公子想喝些什么,我好去准备。”

  江北然听完随口回答道:“随意来些茶水就好。”

  “好的,请您稍等。”

  ‘嗯……这个正常多了嘛。’

  经历过柳薇宁和高兰雯这两个女人,江北然还以为这恒雅斋中没有正常人了。

  来到二楼,不等施弘方出声,就看到高兰雯自己从小房间中走了出来。

  “江……江大师好。”

  虽然已经等于拜了江北然为师,但高兰雯还是没办法这么快就把角色转变过来,所以说话时表情都有些变形。

  跟江北然打完招呼,高兰雯又朝着施弘方点了点头。

  ‘变了!’

  看到高兰雯朝自己点头致意,施弘方内心既惊又喜,以前高兰雯和他打招呼时都是很正式的喊上一句“见过府主。”显的十分陌生。

  但这一回却是如熟人相见一般的点头致意。

  这其中的关系跨越,那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都已经点头了,离牵手那还远吗?’

  一瞬间,施弘方感觉自己身子都轻飘飘的,即使当年突破玄尊的那一刻,都没有现在激动。

  没有去管旁边已经快要“起飞”的施弘方,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一本《太一袄言书》递给高兰雯道:“读完这本书,我再教你进阶之法。”

  “多谢江大师。”

  接过阵法书,高兰雯先是点头称谢了一句,接着又抬头问道:“只看书……便可以吗?”

  “先给你打个基础,另外根据你读完这本书的速度,我会给你规划好最适合你的教学方案。”

  高兰雯听完一下就明白了。

  这本阵法书是给予她的考验,看看她适不适合学习阵法。

  已经很久没被人考验过的高兰雯显的信心十足,毕竟从小到大不论遇到什么考验她都是以完美的成绩顺利过关,无一例外。

  相信这一次也不会有问题。

  “谢过江大师,那我现在便去……”

  “等一会儿。”江北然打断了高兰雯的话,“教人阵法的经验我并不多,所以还需与一位经常授业的阵法大师交流一二,不知这玲珑坊中可有这样的人物?”

  高兰雯听完突然感觉心头一暖,虽然之前被赶出门时她是有些心寒。

  但如今想来,那都是江大师在专心编撰这本《太一袄言书》,自己突然去打扰才是不对。

  现在又看到江大师在教她这件事上如此上心,心中更是十分感激。

  ‘这位江大师……还真是个外冷内热之人。’

  感觉自己对江大师更为了解的高兰雯莫名有些高兴,然后便回答道:“自然是有的,江大师你打算什么时候见他呢?”

  “现在。”

  “好的,那请您跟我来,我给您引荐。”

  在明白了江北然在教她这件事上是认真的之后,高兰雯这声“您”也叫的异常顺畅。

  就在三人要出去时,蒋书慧端着茶水走了上来。

  高兰雯见到后说道:“茶水就放边上吧,我们要先出去一趟。”

  “是。”蒋书慧点点头,让开了路。

  目送着馆长离去,蒋书慧有些奇怪的“嗯”了一声。

  ‘馆长看这个年轻人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啊……’感慨完,蒋书慧将茶壶放到了一边。

  “事情好像有意思起来了呢……”蒋书慧露出一抹微笑自言自语道。

  在高兰雯的带领下,江北然很快便来到了阵法馆。

  “请几位稍等,我这就去通报馆长。”

  一位妙龄少女朝三人做了个万福后跑向了二楼。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 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个阵法馆江北然上次就在施弘方的陪同下来过,只是那次馆长不在,所以江北然并没有见着,只知道这阵法馆中女学徒和丫鬟特别多,想来应该是和恒雅斋一样的女馆长。

  没过多久,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江北然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斗笠,穿着宽袍大袖的男子缓缓走了下来。

  “原来是施府主和高馆长,两位一起来不知是有何事啊?”宽袍男子用十分沧桑的声音说道。

  而当宽袍男子说话时,江北然则是在打量着他斗笠下的五官。

  ‘瞎的?’

  宽袍男子一双眼紧紧闭着,说话时也是面朝前方,而不是看着高兰雯他们。

  另一边,高兰雯开口道:“陆馆长,这次我们来找你是想为您引荐一位阵法大师。”

  “哦?”宽袍男子抬了抬斗笠,表情十分感兴趣的说道:“是你们身边这个年轻人?”

  “没错。”高兰雯点点头,对江北然说道:“这位便是太乙馆的馆长,陆阳羽。”

  虽然不知道宽袍男子是靠什么看见的,但江北然也没打算去问,直接拱手道:“见过陆馆长。”

  重新将斗笠压低,陆阳羽说道:“既然能让高馆长称你为大师,那你在阵法上的成就应该比我还高,不知来找我有什么事?”

  “陆馆长说笑了,我这次来是有事向您请教一二。”

  “好说,好说。”陆阳羽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既然有事相谈,那几位楼上请吧。”

  施弘方听完点头道:“对,上去再聊,上去再聊。”

  江北然正打算踩上楼梯,就感觉到一种被人打量了一遍的感觉,而此刻在场的就他们四人,施弘方和高兰雯自然不可能这么做,那会这么做的……就只有那位陆馆长了。

  ‘有点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