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圣人转世
 
  其实阵法教学这种东西好写的很,江北然随手就准备了好几本,为的就是遇到厉伏城这类“主角”苗子时给上一本,算是结个缘。

  但他当然不会让别人也觉得这个很好写,所以“上班”才第二天,江北然就美滋滋的翘班了。

  毕竟他现在可是为了顶头上司在办事,请个假还不是小意思?

  “哈哈哈!我终于抽到小龙女了!”

  施凤兰大笑一声,将它排在桌子上喊道。

  “因为我场上有杨过了,所以打出小龙女时可以发动双剑合璧,直接抹杀你的张无忌!”

  “运气不错嘛。”

  江北然本来是算定施凤兰手里没小龙女的,想不到她来了一手神抽。

  ‘唉,神抽狗还是厉害啊。’

  叹息一句,江北然按下手牌说道:“我认输了。”

  “哈哈哈哈!我赢啦!”施凤兰大笑着喊道。

  “嘘……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江北然皱着眉说道。

  “哦哦,不让让别人发现我们在偷偷赌牌。”施凤兰说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压低自己的声音,施凤兰悄声说道:“再来再来,这局我给你看看我新卡组的威力!”

  江北然却是摇摇头,收起自己的手卡说道:“今天的对赌时间已经结束了,我得去做正事了。”

  “哎哎哎!”看着江北然站起身,施凤兰连忙喊道:“别嘛!小北然,再玩一把嘛,就一把!”

  “不行,说好的就是说好的,带我进你的飞府吧。”

  “呜~”

  噘了噘嘴,施凤兰从乾坤戒中拿出飞府带着江北然一起进到了里面。

  自从搭乘过这飞府之后,江北然心中就一直忘不了它的好处,这种安全与便捷集一身的交通工具简直就是江北然梦想中的东西。

  若是能拥有它,便再也不用担心像上次在木灵脉处一样被堵在地底出不来。

  虽然江北然知道凭他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将如此高端的飞府制造出来,但先研究一下还是可以的,毕竟他也不是真的完全无法理解。

  进入飞府,对施凤兰说了一句“不许打扰”后便走去了二楼书房。

  百无聊赖的施凤兰也只好坐到椅子上组起了全新的牌组。

  此时在灵幻塔,施弘方来到一了处海边,看着正在与一群妙龄少女玩水嬉戏的老祖宗行礼道。

  “拜见老祖宗。”

  正用玄气控制着海水射众女的施鸿云甩了甩手,回过头问道:“如何了?”

  “正如老祖宗所料,那江北然的确是不出世的天下奇才。”

  “哦?”施鸿云搂过一个浑身衣衫已经湿透的少女亲了一口,问道:“怎么个天下奇才?”

  “仅仅只是一次见面,高兰雯便对他展现出来的炼玉技艺心悦诚服,甚至放下身段,向他请教。”

  “那个高兰雯?”施鸿云说完突然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那小子做了什么?竟能让她到如此地步?”

  “回老祖宗的话,世孙也不是很懂炼玉一道,只是粗浅的听到了一些,似乎是那江北然将阵法和炼玉之术融合在了一起,在炼玉一道上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才让高兰雯叹服到如此地步。”

  “族圣,烤肉好了。”这时一个少女拿着两块巨大的鳞兽肉走过来喊道。

  “乖乖乖。”施鸿云一把将少女搂进了怀里,却是将她手里的两块烤肉给扔了,在少女身上嗅了嗅道:“烤肉哪有碧儿好吃。”

  “族圣……”被唤作碧儿的少女娇羞的喊了一声,但身体却摆出了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上下其手一番,施鸿云一边揉搓一边看着施弘方道:“既是奇才,就好好招待着,本君一生阅人无数,这小子算是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个,也许顺着他这个线索查下去,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最为特别!?’

  这四个字让施弘方有些吃惊,能让老祖宗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甚至连之一都没有带上,足以见得这江北然是真的吊起老祖宗的胃口了。

  “是,世孙定当招待周到。”

  “嗯,去吧,也不用看的太紧,让他自由发挥吧。”

  “是!”

  这一下,施弘方算是彻底明白了江北然在老祖宗心中的份量,这可比客卿的待遇还要高,甚至隐隐有些……把江北然当做了家族合作者。

  ‘这小子何德何能?’

  能和玄圣合作的自然只有玄圣,能和施家平起平坐的,也无非是那些拥有玄圣的家族。

  但这江北然前几天还不过是他眼中的一个乡下小子而已,现在怎么就……

  施弘方想着想着,也开始觉得江北然神秘了起来。

  一般来说少年心性,有如此天大的本事,有几个能像他一般韬光养晦?

  突然间,四个大字突然在施弘方的脑中闪过。

  圣人转世!

  “嘶……”

  施弘方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事情就连他也只是听闻过而已,但老祖宗既然用如此态度来对那个江北然,那这可能性就很高了。

  不然就江北然这样的奇才,按老祖宗的性子,必定是软硬兼施也要留下他来。

  但现在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顺其自然。

  那江北然想留就留,不想留也随他去。

  虽然这想法有点大不敬,但施弘方能从中读出一点点老祖宗的……

  忌惮。

  没错,老祖宗不想和江北然闹翻脸。

  “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是,世孙告退。”

  待到施弘方离去,施鸿云大手一挥,周围的场景瞬间从海边变成了一处山洞。

  “哎呀~好黑呀~”

  “宗主好坏。”

  “族圣人家看不到你了啦。”

  一时间,山洞中莺莺燕燕声不绝于耳。

  “啪!”

  只听一声响指,一团篝火被点燃,施鸿云笑道:“美人儿们,怕黑就到本君这来吧。”

  “宗主~”

  众女纷纷呼唤着朝施鸿云扑来。

  左拥右抱,脚下还趴着好几个的施鸿云此刻心思却不在那些软肉上,而是思考着江北然这个存在。

  ‘五怪三天绝,这小子……是从哪里出来的呢。’

  ……

  打牌,研究飞府,打牌,研究飞府,打牌……

  这样的日子很快便规律的度过了半个月,一日清晨,江北然正在和施凤兰日常较量牌技,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

  ‘终于找上门了吗。’

  半个月没出门,也没人打扰,江北然还以为施家人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了呢,现在看来,他还是被惦记着的。

  “来了。”

  回应一声,江北然走过去将门打开。

  “玉!大师!我想看玉!求你了大师。”

  不得不说,门口站着的人让江北然着实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来的会是施弘方,却想不到是这只小跟屁虫。

  “江大师。”

  就在江北然意外时,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高兰雯从后面走上来有些羞赧的打了声招呼。

  “宁……宁宁每天朝着要来找你,我,我实在没办法才只能带她来了。”

  ‘emmm……’

  看着高兰雯躲闪的眼神,无处安放的小手,江北然就知道这个人应该不经常说谎。

  “哦,我不会给她看玉的,你们可以回了。”

  江北然说完便顺手把手关上了。

  随着“砰”的一声,高兰雯浑身都震颤了一下。

  ‘我……我被人赶出来了?不对……我连进都没进去。’

  高兰雯发现自从认识江北然之后,自己经历了太多第一次,第一次羞愧,第一次觉得技不如人,第一次请教,第一次……

  太多太多的第一次让高兰雯有些迷失了自己,有一种‘原来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感觉。

  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高傲感在江北然面前就像是害羞的孩子一般躲着根本不敢出来。

  “咚咚咚!我想看看,咚咚咚!我想看看……”

  就在高兰雯陷入沉思时,柳薇宁已经开始有节奏的敲门了。

  “小北然,外面是谁啊?”施凤兰探出头来好奇的问道。

  “两个不速之客。”江北然说完再次打开了门。

  “我想……”

  不等柳薇宁说完,江北然就看着高兰雯说道:“如果你还想学阵法,最好别让你这个徒弟再打扰我。”

  “好,好……我这就带她回去。”

  说完高兰雯一把拽住柳薇宁的手臂拉着她往外拖。

  “我想看看!我想看看!”

  路上柳薇宁仍旧不气不馁的喊着。

  这时施凤兰从门后探出头来,看到柳薇宁和高兰雯两人后双眼立即迸发出了亮晶晶的光芒。

  “小北然!小北然!她们是谁呀?”

  “你不认识的人。”

  “我能不能和她们一起玩模拟修仙呀?”

  虽然玄龙传说很好玩,但小北然明显比她更会玩,所以有时候她也会想玩一把更看运气的模拟修仙,可惜的就是赌友一个都没带来,根本凑不出一局。

  “不行。”

  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施凤兰噘起嘴说道:“你又不陪我玩,我找个人一起赌还不行吗。”

  “赌可以,不能赌这个。”

  施凤兰听完冲出门去,对着江北然做了个鬼脸道:“略略略!不赌你这个就不赌你这个,我找其他人玩别的东西去!”

  “好,再见。”江北然说完便关上了门。

  “哎!”

  见小北然毫不犹豫的就关上了门,施凤兰忍不住鼓起了嘴。

  “哼!”

  扭过头去,施凤兰在心里生气的想到。

  ‘再也不理小北然了!嗯……三天不理小北然!三天!’

  做出这个决定后,施凤兰跨着豪迈的大步朝自己谷外走去。

  ‘等着吧!看我找一个更好玩的玩伴,气死你!’

  想到小北然抱着自己大腿求着自己理他的样子,施凤兰的嘴角就不禁就咧到了耳根。

  ‘出发!’

  抱着这样的信念,施凤兰朝着谷外跑去。

  整理完桌子上的卡牌,江北然突然一拍脑袋。

  ‘哎呀……忘了。’

  虽然施凤兰把飞府留在了他这里,但他自己是没法进去的。

  倒不是施凤兰不肯把“钥匙”给他,而是这飞府设计出来就是只有施凤兰才能带人进去,其他别无任何途径。

  ‘算了,正好总结一下心得。’

  在这飞府里待了半个月,江北然还是学到不少东西的,尤其这次让江北然发现了自己仅有一点的‘五行’真的十分有用。

  正如他自己理解的一样,五行包含了天地间的一切。

  飞府中即使有不少他没学到过的东西,但他却依然明白其原理,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就像是江北然不认识那个工具,却知道那个工具是用来干什么的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江北然已经对飞府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首先重要性排在第一的是乾坤术。

  缩小也好,隐匿也好,紧急传送也好。

  这些最重要的功能都离不开乾坤术。

  第二名是阵法,在飞府之中,阵法属于辅佐乾坤术的存在,算是进一步提升乾坤术的能力,同时增加飞府的防御。

  另外就是江北然终于发现了这个飞府中阵法的厉害之处。

  原本江北然觉得用同一个阵眼来布置数种阵法已经是顶级“微操”,但研究了这个飞府之后江北然发现了更厉害的手法。

  那就是“阵阵相扣”。

  效果完全不同的阵法链接在一起时竟然会相辅相成,甚至展现出全新的作用,这完全超出了江北然的认知。

  没办法,技艺点之中,阵法点一直是最低的,而且是相当的低,与最高的弈棋比起来差了整整一半。

  只是以前江北然没接触过太过高端的阵法,所以这个缺点一直没凸显,如今来到六国,阵法点不足这个漏洞终于被放大了。

  ‘唉……系统,以后少给点魅力,多给点阵法吧,求求了。’

  不过未知的事物也让江北然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阵阵相扣初看虽然极其复杂,但仔细研究过后,发现也是有迹可循的。

  说简单点就是凭他现在的实力,多研究研究,就也能像多重阵法一样自学成才。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张巨大的宣纸,江北然来到后院将它铺开,趴在上面开始了写写画画。

  研究的时间总是特别快,转眼间天就黑了下来。

  看着图纸上密密麻麻的阵符和九宫排局,江北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很好,连个屁都没努力出来,真棒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