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三十章礼物
 
  “呜~”

  清晨,柳子衿伸着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陆师兄应该帮淼淼把柳镇的事情解决了吧,今天该轮到我了!’

  一边思考着该怎么麻烦陆师兄,柳子衿一边坐到了梳妆镜前。

  熟练的将头发打理成凌云髻,柳子衿刚要去穿衣服,就看到一只黄色的纸鸢朝着她飞了过来。

  “嗯?”

  柳子衿疑惑的低吟一声,有些奇怪这纸鸢从何而来。

  伸手接住纸鸢,柳子衿刚在心里惊叹一声这纸鸢折的好生精巧,就看到它自行展了开来。

  ‘信?’

  将信纸拿起,柳子衿阅读了起来。

  ‘啊……这……’

  柳子衿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然后一屁股坐回了梳妆台前。

  ‘这下恐怕师兄再也不会找我们办事了……’

  信纸上虽然只有短短一行【陆师兄那边你们不用去了】,但柳子衿却读出了其中浓浓的失望之情,就好像是师兄站在他面前用无比失望的眼神看着她一般。

  ‘师兄……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柳子衿越想越觉得难受,但这难受中却还包含着一丝兴奋。

  意识到自己身体开始变奇怪的柳子衿停止了脑补,并推开门跑了出去。

  半晌,五朵金花聚集在了方秋瑶的小屋中。

  “这下完了。”

  “肯定完了。”

  “我们都完了。”

  传阅完信纸的虞家三姐妹同时叹气道。

  叹完气,三人立即分析起师兄为什么会寄这封信给她们。

  “二姐!肯定是你前天拜托陆师兄帮你去罗天郡找邪教的事情太假了!明明那个邪教才百来个人而已,头领也只是个大玄师,哪里需要陆师兄出手帮忙。”

  “我这不是不知道那邪教在哪,拜托师兄帮忙一起找吗,怎么就假了?你那件事才有问题吧!竟然让陆师兄去帮你找什么天笺石,那种石头随便找个拍卖行都能买到好吧。”

  “谁说的!我就没买到!而且……”

  “好啦,好啦~”这时柳子衿插到三人中间压了压手,“现在争论这个也没有意义,一起想想该怎么解决才是。”

  “呜……”

  听到柳子衿的话,三姐妹的脸一下都垮了下来。

  “陆师兄对师兄这么重要……我们却把这事给办砸了,师兄……师兄怎么可能原谅我们嘛。”

  方秋瑶也是叹了口气,“总之先去找师兄道歉吧……”

  “啊~”

  虞家三姐妹一起拖了个长音。

  “师兄平时训人就够吓人的了……这次我们犯这么大的错,他肯定会更凶的。”

  “是啊,师兄发起火来……好吧,虽然我没见过师兄发火的样子,但一定超可怕!”

  “对啊对啊!”

  这时柳子衿开口道:“道歉的事……我一个人去吧。”

  “啊?”

  另外四人同时惊叫一声。

  “不行!怎么每次犯了错都让子衿姐你去背锅。”

  “对啊!我们,我们一起去吧!师兄再凶也不可能吃了我们吧。”

  “是!我们一起去认错就是了,刚才我们是开玩笑的。”

  ……

  看着突然又争着要一起去的三姐妹,柳子衿摇头道:“是我没有替你们想好主意,才让陆师兄发现了我们不是真心求助,这次就让我先去吧,等师兄气消了一些我们在一起去。”

  “子衿姐~”虞家三姐妹眼泪汪汪望着柳子衿。

  摸了摸三人的头发,柳子衿又看了眼方秋瑶道:“那我先去找师兄,你们在这等我消息。”

  “辛苦你了,子衿姐。”

  “没事。”

  微笑着摇摇头,柳子衿转身朝着蓝心堂的方向走去。

  看着子衿姐“悲壮”的背影,虞家三姐妹不禁同时感慨道:“子衿姐……真的好好啊。”

  ……

  另一边,江北然确定墨夏过的还挺安逸之后也就放心的回到了归心宗,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汀兰水榭,而是先来到了山下安梁村外的凉亭。

  “师兄!”林榆雁惊喜的跳出亭子朝着江北然跑了过来。

  她刚才还一直在思考着要怎么才能自然而然的跟着师兄一起出去,就看到一只纸鸢朝着她飞了过来,打开一看,竟是师兄约她见面!

  ‘秘密约会!’

  林榆雁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师兄竟然主动找她约会,而且还是在熟悉的“老地方”。

  ‘这……这就是老夫老妻间的情调吗?’

  将信方方正正叠好藏进一个小盒子,林榆雁精心打扮了一番后立马就感到了凉亭,原本她还想着布置布置这里的,却没想到师兄来的这么快。

  ‘是急着见我吗,嘻嘻。’

  见到林榆雁,江北然拿出一块刻着白鹭的玉丢了过去。

  林榆雁见着立即伸手接住。

  “这块鸿玉应该可以压制住你体内的煞气,送你了。”

  “多谢师兄!”

  林榆雁满脸幸福的将玉捧在手心,作用什么的不重要,这是师兄第一次主动送她礼物,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林榆雁将它视若生命。

  正当林榆雁思考着要不要用脸好好蹭几下鸿玉时,江北然又扔了一个锦囊给她。

  见林榆雁接住,江北然继续道:“帮我办件事,要办的事情锦囊里都写好了。”

  “是!我一定完成!”林榆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就这样,等你完成了我自会来找你。”

  江北然说完便转身离去。

  等到师兄的背影彻底消失,林榆雁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锦囊。

  拿出里面的一张字条,林榆雁越读表情越惊喜,气息也越来越重,最后忍不住用手擦了擦嘴角。

  “师兄放心,我一定会当个好妻子的!”

  自言自语完,林榆雁蹦跳着朝着宗门而去,路上想到锦囊所写的内容时,忍不住一掌拍向旁边的指路牌。

  只听“啪叽”一声,指路牌直接裂开。

  “哎呀。”惊呼一声,林榆雁看着已经化作木屑的指路牌,想着修是不可能修好了。

  ‘回去找人来再做一个吧~’

  想完林榆雁继续哼着小曲朝宗门跑去。

  将该安排好的事情都安排好,江北然仰天叹了口气,认命般的来到了汀兰水榭。

  走到汀兰水榭外,江北然发现施凤兰已经背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等他了。

  “小北然!”

  看到江北然走来的施凤兰立即挥起手来,但刚挥到一半,就赶紧捂住了嘴,因为她看到了小北然逐渐眯起来的眼神。

  “要低调……要低调……”

  小声念着这三个字,施凤兰蹑手蹑脚的回了院子中。

  等小朵关上门,江北然走进中堂对施凤兰说道:“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以后我会跟你保持一百尺的安全距离。”

  “别别别。”施凤兰一顿摇头,“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收拾完东西了吗?”

  “收拾完了!”施凤兰用力的一点头,“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如果你没事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准备出发了。”

  对于江北然来说,长痛不如短痛,反正迟早都是要去的,还不如早些去,这样也能少受些心理折磨。

  “小北然……”施凤兰突然俏脸一红,“想不到你这么想去我家呀。”

  并没有理会施凤兰的话,江北然坐到桌前开口道:“去你家之前我还有不少事情要问,坐吧。”

  被无视问题的施凤兰撅起嘴“哦”了一声,搬出椅子坐在了江北然对面。

  “你们施家是哪一国的大家族。”

  看到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江北然就确定果然是时机到了,以前明明擦边球都不许打,现在都直接只求了,系统也丝毫没有跳选项的意思。

  “潼国。”施凤兰回答道。

  ‘潼国吗……’

  江北然对中原六国的了解基本都来自于和林榆雁交谈那一次,又因为林榆雁只熟悉祁国,所以江北然对其他五国基本没什么概念,只知道这潼国也是盘踞在中原的六国之一。



  “你对潼国了解多少?”江北然又问道。

  “潼国啊……没什么好玩的地方,挺无聊的。”

  ‘……’

  “我问的是你家在潼国的地位,以及潼国的政治,强宗以及势力分布等等。”

  “这个……这个……”施凤兰东张西望了一阵,可以看得出她有在动脑子。

  “唉,罢了。”江北然摇摇头。

  看着江北然满脸失望的样子,施凤兰委屈道:“我本来就没怎么出去过嘛……哪里知道这些。”

  “无妨,我过去再探听便是。”

  一般情况下按照江北然的性子,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前肯定是会先好好打听一番,但这次情况不太一样。

  首先如果不是林榆雁这种大家族成员,很多势力分布和政治格局是问不出来的,就这点来说,江北然手下的工具人都不合格,最多也就打听些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而江北然需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要不我回去找个人帮你问问?”施凤兰问道。

  “再说吧,先去了再说。”

  江北然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

  高兴的跟上江北然,施凤兰朝着小朵挥挥手道:“小朵,好好看家哦。”

  “知道了,堂主。”小朵行礼道。

  刚想召出祥云,江北然突然看向施凤兰问道:“你平时都怎么回去?”

  “坐这个。”

  施凤兰说着拿出一个仿佛房子一般的模型说道。

  “这是……飞府?”江北然忍不住抽动两下嘴角说道。

  要说什么交通工具最奢侈,那飞府肯定排第一,何为飞府?字面意思就能解释。

  能飞的府邸。

  差不多就是房车的概念,这种飞府自带阵法以及结界,其中还包含了乾坤术的技艺。

  乘坐这种飞府,不仅极难被发现,而且就算被发现了也没关系,里面的防御阵法足以抵挡玄圣一击,然后就会直接触发传送法阵,将府内的人传送到安全之处。

  可以说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物。

  当然,如此好用的法宝,与之相对的价格也很离谱,或者说它没有价格,这世间能造飞府的能人一共也没多少,每一个都是家族里的宝贝疙瘩,所以一般都是内部供应,很少流露到外面。

  ‘馋了……’

  对于施凤兰的这个飞府,江北然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馋了一把,实在是保命效果太好了,要是能有这么个交通工具,他在六国就等于有了个安全屋,再也不用因为系统提示消耗完了而感觉到焦躁。

  “对啊,就是飞府,小北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坐?”施凤兰热情相邀道。

  “好,那就坐你的飞府。”江北然欣然应允。

  虽然坐着祥云去潼国的话,路上估计能触发一堆选项,但难得有这种坐飞府的体验,江北然还是不想错过。

  ‘说不定还能看出些门道来,有机会自己搞一个。’

  自学了自我结界和三重阵法之后,江北然自认“动手能力”还是挺强的,只要给他一个模板,等他将来各方面的技艺都成长起来后自己造一个也不是没可能。

  “好,那我们走吧!”

  听到施凤兰高兴的喊了一声后,江北然只觉得眼前一黑,再能看清事物时,他已经身处一座华丽的府邸中。

  “欢迎光临我的飞府,小北然,你可是我邀请进来的第一位客人哦。”施凤兰笑吟吟的说道。

  “那我还真是荣幸。”

  点点头,江北然便四处张望了起来。

  如果只是用肉眼看,这里和那些豪华的府邸没什么区别,但如果用心去感受,就会感觉到这个空间里充满了各种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玄学之复杂,让江北然都叹为观止。

  ‘这……这让我怎么抄?’

  光是阵法这一块,竟然就有许多地方触及了江北然的知识盲区,这可以说是江北然很久没有过的体验了。

  “小北然,你在发什么呆呢?”施凤兰伸出右手在江北然面前晃了晃问道。

  收起精神力,江北然回答道:“你这环境不错。”

  “嘿嘿,那当然!”说完施凤兰一把拽住江北然的臂膀道:“走走走,我再带你去里面看看。”

  就这样跟着施凤兰逛了半个时辰,江北然明白了这个空间大概有几层楼这么高,可以说是相当宽敞。

  “大概还有多久能到你家?”站在一处荷花塘旁,江北然问道。

  “大概……一天?”施凤兰回答道。

  ‘速度倒是不算离谱。’

  江北然本以为飞府在速度上也会运用什么奇妙的玄学之术,但现在看来,也只是比祥云和飞梭这类交通工具稍微快上一筹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