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找到线索
 
  ‘真特么大啊……’

  看着祁国地图上的黄平郡,江北然稍微估算了一下大小,得出了堪比晟国三个大郡相加的结果,就突出一个大的离谱,想在其中找人可以说完全是大海捞针。

  为难时,一旁的小七突然开口道:“王大哥,对于黄平郡我也算是有所了解,其中有胭脂铺和水粉行的城镇并不多。”

  “哦?”江北然看了小七一眼,将黄平郡地图摆到他面前道:“你知道哪几个地方有吗?”

  弯下腰,小七指向地图上一座叫写着【凤双】两字的城市道:“就我所知,整个黄平郡最出名的胭脂铺有谢馥春、合香楼和孔凤春,刚刚林小姐说的铅粉当属合香楼的最为出名,而这合香楼就在这座凤双城。”

  “嗯,果然有些本事。”

  见小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目标从一个郡缩小到一座城,虽然不一定是对的,但江北然还是对这种活地图一般的存在给与了赞扬。

  听到夸奖的小七连连摆手道:“多谢王大哥夸奖,我也只是推测一下,做不得真。”

  将目光锁定在凤双城上,江北然用手指敲击了两下问林榆雁道:“你姑姑以前突然失踪时去过哪些地方你知道吗?”

  “嗯……姑姑的行踪有些飘忽不定,我也只能指出其中一部分。”

  说完林榆雁在祁国的地图上边指边说道。

  “有徐彰镇旁边的宝繁瀑、榆宁县的阳安洞、邱潭县的兴安窟……”

  林榆雁每说一个,江北然便在地图上做一个记号,等到林榆雁全部说完,地图上已经多出了十二个标记出来的地方。

  “就这些了,剩下的我实在想不起来。”林榆雁抬起头道。

  抬起毛笔,江北然看向小七道:“怎么样,有什么头绪吗?”

  没有任何犹豫,小七直接开口回答道:“林小姐所说的十二处地方,其中七处有着一个共同点。”

  小七说完在便在地图上指出了那个七个地方。

  林榆雁看完后不禁惊讶道:“这七个地方都是姑姑独自去的,剩下五处都是她带着我去玩的。”

  “它们的共同之处是什么?”感觉答案已经快要浮出水面的江北然问道。

  小七:“这七个地方都有过秘境的坊间传说。”

  “原来如此……”江北然点点头。

  这么一说,很多东西就都理清楚了,这林诗蕴受不了枯燥的修行,所以选择到处去尝试寻找福地洞天,希望能触发个机缘什么的直接一飞冲天。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看向小七道:“亏你连这些都知道。”

  “嘿嘿。”小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怕王大哥笑话,我曾经也做过这种踏入秘境一飞冲天的白日梦,所以没少了解这方面的事。”

  微微一笑,江北然继续看向地图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已经有了两个线索,你的姑姑这次独自离开,大概率又是去寻找秘境了,而这个秘境的位置很可能就在凤双城周边,即使不在,应该也在黄平郡这个范围内。”

  重新看向小七,江北然问道:“这黄平郡中关于秘境的传闻你知道多少?”

  “有不少,其中有一处就落在凤双城旁边,传闻那有一处五里沟,曾经在黑夜时绽放出七彩光芒,引得无数飞鸟环绕,持续了两个时辰才消失,故而传闻此处定有奇特之处。”

  江北然提起笔:“五里沟,在哪个位置?”

  小七手指往凤双城西北处的空地一点,说道:“就是这。”

  在小七所指的地方画上一个圈,写上五里沟三个字后江北然说道:“好,那你们就先去此处探查。”

  接着又在黄平郡其他有秘境传闻的地方都标注好,江北然将地图交给林榆雁道:“抓紧出发吧,我们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

  拿好地图,林榆雁有些不舍的看了师兄一眼,但想到正事要紧,还是点头道:“是,师兄。”

  拍了一下小七的肩膀,江北然看着他说道:“以你的能力,应该做些大事,等这件事成了之后我会好好给你安排些事情。”

  “多谢王大哥!”小七激动的纳头就拜。

  “去吧。”江北然说完大手一挥,便将他们俩送出了他在山洞中布下的该隐阵。

  重新坐回石凳上,江北然往火堆里扔了个干柴。

  听着“噼啪”爆裂的声音,江北然想着事情有可能出现的几个走向。

  其中最好的当然是林诗蕴找到了一处秘境,因为进入其中才消失了这么长时间。

  但这一点江北然觉得几乎没有可能性,要是真这么简单,那系统也不会让他非要帮林榆雁这个忙了。

  “大概率还是遇到麻烦了啊……”

  在江北然叹气时,被送出洞外的两人正朝着密林外走去。

  感受着身边绝世美人身上散发出的阵阵煞气,即使这股怨气没有冲自己来,小七仍感觉自己背后全都是冷汗,身体还一阵热一阵冷的。

  ‘不行,这样下去怕是还没到黄平郡我就先倒下了。’

  眼珠子一转,小七朝着林榆雁拱手道:“大嫂,您看我们要怎么去黄平郡为好?”

  听到“大嫂”两个字,正思念着师兄的林榆雁浑身一颤,扭过头看着小七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咕嘟……”

  吞了口口水,小七顶住压力再次喊道:“大嫂呀,大嫂和大哥光是坐在一起就让人觉得是天作之合,可以说是郎才女貌的典范了,您成为我大嫂定然是水到渠成之事。”

  “哦?”林榆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小七:“你当真这么觉得?”

  感受着一股莫名的煞气不断想自己袭来,小七猛地一咬舌尖,点头道:“二位天造地设,是人都会这么觉得,又何止我一个这么认为。”

  “嘻嘻!”林榆雁娇羞的笑了一声,双手捧住脸颊。

  ‘原来在外人看来我和师兄如此般配吗,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呢。’

  感受着那股煞气逐渐褪去,松了口气的小七这才疯狂喘起气来。

  ‘大家族的人果然都这么与众不同。’

  混迹于各种场所小七见识过许多修行者,但从未在他们身上感受到过如此诡异又可怕的气息。

  等到小七把气息喘匀,就见林榆雁转过身来说道:“走吧,得赶紧去完成师兄的任务。”

  “是。”小七答应一声,又问:“嫂子准备怎么去凤双城?我去给您安排车架。”

  “你安排的太慢了,跟我走吧,我认识这里的飞车行。”

  听到飞车行三个字,小七就知道自己没什么表现机会了,这种靠灵石驱动的飞车,绝不是他这种普通人可以消费得起的。

  坐上飞车,两人转眼间便来到了凤双城。

  来到一间酒楼前,小七朝着林榆雁拱手道:“嫂子,您先进去歇歇脚,我去找些熟人打探打探消息。”

  “这里也有你的熟人?”林榆雁问道。

  “嗨,我们这些讨生活的,就讲究个报团取暖,哪里的人都要认识一点,不然可吃不开。”

  “也行,那我就在这等你。”

  “哎,来,嫂子里边请,小心脚下。”

  看着无比殷勤的小七,酒楼内的小二一下被整的有点不会了,想着掌柜也没说过今天来新人啊。

  进了大堂,小七看向那还在愣神的小二道:“带我们去秋字号包间。”

  小二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来行礼道:“两位客官,先容小人说一声,我们这秋字号……”

  不等小二说完,小七直接摸出一块碎银丢向他道:“知道你们这规矩,赶紧带路。”

  见对方出手如此阔绰,小二自然也不再废话,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哎,两位这边请。”

  来到三楼的秋字号包间中,不等小二拿下肩上的抹布,就见小七已经抽出腰间的锦帕将房间内的桌子和椅子都擦了一遍,然后看向林榆雁道:“嫂子,您坐。”

  林榆雁微微点头,坐到了桌前。

  目瞪口呆了一会儿,小二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恭敬的说道:“两位,我听你们的口音是打溪安郡那边来的吧?”

  小七立即摇头道:“我是溪安郡的不错,不过我嫂子是长阳郡人,有什么合适的菜谱,尽管报上来。”

  林家扎根于长阳郡,这对于祁国人来说几乎就是常识,而且小七也早就听出了林榆雁的口音。

  “哦~原来是长阳郡来的贵客,那咱们清蒸桂鱼两尾,爬鱼春一斤,红烧海参一斤,这叫吉庆有余,这位大小姐您看如何?”

  听着小二用声调高昂又旋律优美的堂鸣叫菜,林榆雁回想起自己也是许久没来过这样的高级酒楼了,实在是在晟国那边,即使有钱,你也找不到这样的酒家。

  “好,就如此上吧。”林榆雁点点头。

  “好嘞。”小二答应一声,刚要给二人泡茶,就见那大小姐的随从已经给泡好了。

  ‘这不是抢活干嘛……’

  见没自己什么事,小二朝着林榆雁哈了下腰,便倒退着出了包厢。

  泡好了茶,小七又从怀中摸出一个坛子打开道:“嫂子,这里面有些蜜饯,都是五味堂买的,您尝尝,要是不合口味我我再去别处给您买些来。”

  “五味堂?”林榆雁眼睛一亮,“那的蜜饯不好买吧?你倒是有些手段。”

  “嘿嘿。”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就是认识的朋友多,走后门弄来一些。”

  林榆雁点点头巾,笑着拿起一块鲜桃蜜饯放进了嘴里。

  嚼了两口,林榆雁满意的点点头道:“难怪师兄会看中你,的确有些本事,现在在何处做事?”

  “回嫂子的话,在个小帮派里瞎混,赚些糊口的钱。”

  “嗯,好好替师兄做事,好处定少不了你的。”

  “多谢嫂子,多谢嫂子,我一定为王大哥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小七连连行礼道。

  又拿起一块桂圆蜜饯放入口中,林榆雁又问:“刚才那小二似乎说这秋字号包间有规矩?”

  “哎。”小七一点头,“就是在这秋字号包厢里最低也得花费一两银子。”

  林榆雁听完看了看包厢里的装修,点头道:“倒也是值这个价。”

  说完从乾坤戒中摸出一个锦囊递给小七道:“拿去吧,这一路上就靠你打点了。”

  小七连忙摆手道:“嫂子,要不得,要不得,能为嫂子做些事那是我的荣幸,您……”

  “无需多说,让你拿着就拿着,哪有让你做事,又让你倒贴的道理。”

  话说到这步,小七也就不再推辞,拿起锦囊道:“哎,多谢嫂子。”

  “嗯,你去办事吧,我就在此地等你。”

  “好勒,您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小七说完便倒退着出了包厢。

  等包厢门关上,林榆雁嘴角不禁慢慢上扬,那一声声的嫂嫂着实让她有些“飘”。

  ‘反正是迟早的事嘛,早些听到也一样。’

  甜蜜了一会儿,林榆雁从乾坤戒中拿出腰牌道:“师兄,我们到凤双城了。”

  林榆雁是在小七之前就回到了山洞中,取来的林家腰牌早已给了师兄,所以这会儿已经能远距离传话。

  不一会儿,腰牌中便传出了江北然的声音。

  “好,事情进展的顺利吗?”

  听着令牌中传出师兄的声音,林榆雁突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要知道这腰牌从来只有林家人才能持有,而且她的兄嫂之间也常常会用腰牌传达情意。

  如今听到师兄的声音从腰牌中传出,一下就让她有了已经和师兄共结连理的感觉。

  ‘师兄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

  拿起腰牌在脸上蹭了蹭,林榆雁这才答复道:“我们刚到凤双城,小七去打探消息了。”

  “好,事情有新进展时记得及时联系。”

  “是。”

  看着玉牌上传音的光芒逐渐散去,林榆雁又拿起它在脸上蹭了蹭,嘴角也是越扬越高。

  另一边,拿着锦囊出了酒楼,小七迅速找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巷,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没人后小七才小心翼翼将锦囊打开。

  一瞬间,小七感觉自己的眼睛被闪瞎了。

  锦囊中全是工艺精湛的金珠子和银叶子,就这品质,小七确定随便找一家银号都能兑换出数千两银子来,这些钱别说给他娘赎身,就算是把春花楼买下来都是绰绰有余。

  ‘这……这就是大人物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