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疯狂暗示
 
  “哎哟!”

  水镜堂,听涛阁,正在打坐的虞归淼突然痛叫一声,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了眼师父,仿佛在询问为什么要打我。

  “你气息完全乱了,根本没用心练。”

  “我……”

  虞归淼红着脸低下了头,刚才她的确在思考今天该走收集资源路线还是提升装备路线,一时间心思有些飞了。

  “要是再让我发现,今天你就别想去泡药浴了。”

  虞归淼听完浑身一激灵,立即高声回应道:“是!”

  看着虞归淼重新回归打坐状态,于曼文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一开始于曼文之所以答应收下这五个女孩为徒,是因为觉得她们天资不错,而且也挺喜欢她们。

  但自从她们开始认真修炼后,修为的进步速度着实让于曼文吃了一惊,而且五人都有着一股无比执着的韧劲,即使每天累到了极点,第二天还是会准时出现在练功房,一点偷懒的意思都没。

  当然,于曼文也非常清楚她们五个人的动力来自于何方。

  想到五个徒弟昨晚玩模拟江湖时那开心的样子,于曼文心情莫名的有些复杂,既替她们高兴,又觉得有些烦闷,只是她不知道这烦闷从何而来。

  ‘是因为担心她们以后会不好好练功了吧,嗯……应该是这样。’

  酉时,于曼文带着五个徒弟准时走向汀兰水榭。

  看着她们蹦蹦跳跳的样子,于曼文竟实在有些无奈。

  ‘不过如果是那个江北然的话……也许的确值得她们这样吧。’

  掐指算来,她和江北然也快认识了一年,见证了他从一个记名弟子蜕变成现在宗主都要亲自点名他去议事的“大人物”。

  如果是不熟悉他的人,都会为此感到奇怪,也不明白这个小弟子身上有何特殊之处,但对于和他相处过的人来说,只会觉得这个人究竟还藏着多少本事。

  ‘唉,认识了他这么久,不仅没解开他身上的任何一个谜团,反而觉得谜团越来越多了,真是让人感觉头疼啊。’

  一路来到汀兰水榭,五朵金花一走进大门就朝着中堂内望去,发现师兄果然如同约定那样坐在里面。

  正当五人想着自己的小心思时,就听师父轻咳一声道。

  “若是你们中有在想什么少泡一会儿就能早点出来这种事,以后就都不用来泡了。”

  被猜透心思的五人同时一激灵,纷纷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们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是吗?”于曼文侧过头看着五人问道。

  虞家三姐妹听完连忙上前一步,虞归水先伸出手揉起了师父的肩膀。

  “师父,您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哪里还敢不知道珍惜呢。”

  紧接着虞归沝也上前锤起于曼文的大腿道:“师父我们每次都恨不得多泡一会儿呢,哪里还舍得提前出来。”

  虞归淼见没有自己可以下手的地方,只能揉着师父的纤腰说道:“就是就是~”

  “啪!”“啪!”“啪!”

  打掉三双在自己身上乱捏的手,于曼文朝着她们一瞪眼道:“赶紧泡澡去。”

  “是~”

  五个人听完连忙跑进了中堂,先是对施凤兰行了一礼,然后又一起看向了师兄,虽然师兄没有给予她们什么回应,但光是坐在那没走就让五个女孩心里美滋滋的。

  高兴间,五个女孩排着队去了后院,只留下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来到“赌桌”前,于曼文斜了江北然一眼道:“你到底给她们灌了什么迷魂汤?”

  江北然只是耸耸肩,没有做任何回答。

  正在摆着各种道具卡的施凤兰则是抬头说道:“喜欢和小北然玩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曼文你不也挺喜欢的。”

  于曼文听完俏脸突然一红,但神色却依旧淡然道:“我只是陪你们而已。”

  “哪有,我看你之前……”

  “好了,堂主,我们该去补点药材了,不然不够用了。”于曼文说完一把抓住施凤兰,拖着她往后院走。

  “哎呀!我还要摆局呢!等我摆完再去也行嘛。”

  “不行,正事要紧。”

  看着施凤兰被拖走,江北然摇摇头,拿起余下的卡摆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泡完药浴的五人小跑着来到了中堂,从湿漉漉的头发来看,她们应该是擦都没擦就出来了。

  “来来来,快坐,快坐。”很有主人范的施凤兰站起身朝着五人招手道。

  虽然如今施凤兰变化巨大,但柳子衿她们五人依然不敢有任何怠慢,齐齐行礼道:“是。”

  行完礼,五人同时跨前一步朝着江北然旁边的座位走去。

  等都挤到一起时,才尴尬的笑了起来。

  “像什么样子!赶紧坐好。”

  看着几个丢人现眼的徒弟,于曼文没好气道。

  “是~”五人说完走到一旁悄悄的讨论了一会儿,最终是虞归水和柳子衿坐到了江北然左右两旁。

  “呼……”坐到江北然身边的虞归水长出了一口气,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偷偷瞄了眼师兄的侧颜。

  ‘师兄真的好好看哦……’

  虞归水满眼都是星星的在心里感慨道。

  另一边,柳子衿发现师兄完全没有看自己一眼的意思,再对比那些最近刚入门就对自己殷勤无比的师弟,顿时觉得……

  “果然待在师兄身边最舒服了……”

  等到于曼文也坐上赌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又摸出三叠新卡说道:“由于玩家数量的增加,为了使这场赌局变的更有意思,所以我决定将模拟江湖升级到二点零三版本,并改名为模拟修仙,其中将会有更多的奇遇和突发事件等着各位去发现。”

  施凤兰一听立马拍起手来。

  “好哎~好哎~之前的奇遇卡我基本都抽过了,早就想要新的了。”

  柳子衿她们五人虽然还有很多卡没抽到过,但对于赌法还会升级这种事情都表现出了巨大的兴趣。

  “师兄!”方秋瑶突然升起手喊道。

  “说。”江北然点头道。

  “什么叫二点零三?”

  “不重要,你只要知道这个赌法已经升级过了十三次就行,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方秋瑶一顿摇头。

  “好,那我们接着说。”将三叠卡分别塞进旧卡中,江北然继续道:“新版本中增加了组队功能,开局时玩家可以选择找另一名玩家组队,组队期间两人的资源可以共享,举例来说。”江北然说着指了指于曼文。

  “如果我和于护法组队,抽到了需要蜂王蜜的事件卡,在我自己没有的情况下,就可以向于护法求助,如果她有,我就也能使用。”

  听到自己突然被拿来举例,于曼文莫名感觉到一阵紧张,表情也是绷的更紧了。

  幸好其他人都在认真听规则,并没有注意到她。

  “组队玩家遭遇时不用战斗,可以共同获得赌局的胜利,另外还有些细节我都写在这上面了,你们可以阅读一下。”江北然说着将写好的规则分发给了桌上所有人。

  “另外组队并不是强制的,你也可以选择不组队开局,单人开局将获得等级加二,以及所有属性增加一点的优势。”

  “哦~”施凤兰点点头,“那小北然,我们组队吧!”

  五朵金花听完脸上纷纷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毕竟她们肯定是不敢去和堂主争的。

  “不,组队是随机的。”江北然摇头道。

  五朵金花一听,脸上顿时又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好吧~”施凤兰叹了口气,“不过也是,如果我和小北然组队的话,就肯定会赢嘛~那也没意思。”

  “好了,另外还有一些规则我们边玩边讲解。”

  说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五个形象不一的雕塑朝柳子衿她们说道:“这是答应你们的人物雕塑。”

  看着五个惟妙惟肖,且皆为绝色的雕像,五姐妹顿时双眼放光,透露着无比的渴望。

  “来,这是你们的。”江北然拿起三个雕塑交给虞家三姐妹。

  “你们的雕塑分别名为云霄仙子、琼霄仙子和碧霄仙子。”

  接过各自的雕塑,虞家三姐妹立即说道:“多谢师兄!真的好好看。”

  紧接着江北然又拿起一个拿着刀的英武女子递给方秋瑶道:“你的这个叫做六合星君邓婵玉。”

  “多谢师兄!”方秋瑶双手接过邓婵玉,越看越爱不释手。

  最后,江北然将仅剩的那个雕塑递向柳子衿道:“这个是广寒仙子。”

  “多谢师兄。”柳子衿双手捧过面容看似有些清冷的广寒仙子,不禁在心中想道。

  ‘莫非这就是我在师兄心中的样子吗?’

  将雕塑分配完毕,江北然拿出自己新刻的姜子牙放到“赌盘”上道:“那么,开始吧,先抽签决定组队。”

  “好~”

  看着师兄拿到中间的签筒,五朵金花和施凤兰都搓着手在心里祷念道。

  “抽到师兄、抽到师兄、抽到师兄……”

  “抽到小北然、抽到小北然、抽到小北然……”

  但最终六个人都没有抽到和江北然一样的蓝色,失望间,六人齐齐看向于曼文,并流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于曼文虽然没有另外六人这么迫切,但在发现自己和江北然同属一队时,还是感到了一丝欣喜。

  接着其他人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队友,唯独虞归淼抽到了孤独的那根绿色,只能当一个独行侠了。

  但随着游戏开始,领先所有人两级和五点属性的虞归淼很快就尝到了甜头,不仅所有人都得绕着她走,而且一些之前开局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也能做了。

  “哇,原来不组队这么厉害的吗,下把我也要当独行侠!”

  看着虞归淼迅速积累起了好几张手卡,施凤兰羡慕道。

  但这样的羡慕只持续到中期,当抽到越来越多的事件卡时,能够贡献资源的两个人就明显要更强了。

  “给我来一张好宝贝!”

  搓搓手,施凤兰从资源卡的卡尺中猛地抽出了一张。

  “地藏真晶……稀有度……六!?哇,真是新卡吧。”施凤兰吃惊道。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这一次我加入的一些资源卡都是珍奇谱上的天材地宝,如果你们用对了地方,可以激活它的隐藏属性。”

  “隐藏属性!”施凤兰不禁瞪大了眼睛,“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地藏真晶。”

  ‘很好,不愧是富婆。’

  知道自己目的达成的江北然歪嘴一笑,问道:“你知道该怎么用?”

  “当然!这不就是……”

  施凤兰话到一半,突然摇头道:“现在不说,等我用它的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游戏继续进行,很快,方秋瑶抽到了同为稀有度六的惊天焱。

  “这个……该怎么用?”

  虽然方秋瑶知道惊天焱和地藏真晶一样谱上有名,却不知道它到底该怎么使用,毕竟这种珍宝离她们太远了,最多也就记得头几名那几个珍宝的效果,哪能记住所有的。

  这时作为她的队友,柳子衿悄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原来是这样,谢谢子衿姐。”

  ‘哦?’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江北然挑了挑眉。

  虽然这只是一次试探,但柳子衿知道惊天焱如何使用这点绝对能算一个线索,说不定就能捞到点什么。

  又过去半柱香的时间,施凤兰突然拿起那张地藏真晶卡说道:“我要使用地藏真晶作为阵眼在我的福天洞地摆下南无阵!”

  说完笑嘻嘻的看向江北然问道:“我用的对吧?”

  江北然点点头:“嗯,你激活了地震真晶的隐藏属性,你的阵法将无法被破解,永久存在。”

  “哇哈哈!我看你们谁还敢来我的福天洞地抢东西!”施凤兰得意的大笑道。

  “哇,这地藏真晶这么厉害吗?”虞归淼惊讶道。

  根据规则来说,人物身上的负重有限,且手卡最多也只能持有五张,所以多出来的只能放在自己的福天洞地中。

  又因为赌盘在明,所以所有玩家的福天洞地在哪大家都知道。

  那么打劫对方福天洞地,就成了这场赌博中最赚的方法之一,所以每个玩家都会优先在自己福天洞地里摆下阵法来防御。

  但因为有可以破解阵法的招式卡存在,所以即使摆了阵,也不能保证自己福天洞地的安全。

  如此一来,就显得地藏真晶隐藏属性十分强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