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塑料姐妹花
 
  “我得到了茼牛之血。”方秋瑶抽出一张道具卡,接着说道。

  “我要和子衿姐歃血为盟,共享我们的道具和资源卡。”

  “可以。”江北然点点头。

  因为有新玩家加入,江北然再次成为了主持人,替柳子衿她们几个新手讲解规则。

  “太好了。”方秋瑶说着将歃血为盟的事件卡交给了江北然。

  收下卡,江北然一打响指,方秋瑶的人物和柳子衿的人物之间就连起了一道红色的玄气。

  “哇哦~”五朵金花惊叹一声,纷纷低下头研究起了两个人物雕塑,奇怪它们之间怎么会建立起玄气链接。

  “这个赌盘就是个小型阵法,只要用符宝来雕刻人物就能产生这种效果了。”

  “哦~”五姐妹同时点点头。

  对于她们来说,师兄做出什么来都不会让她们惊讶,毕竟师兄本来就什么都会。

  “到我了!”等方秋瑶和柳子衿歃血为盟之后,虞归沝接过骰子扔了下去。

  “六。”

  拿起自己的人物,虞归沝在赌盘上走了六格。

  “奇遇……”虞归沝轻轻念出了格子上的字。

  “你可以从这里抽一张卡,然后将它交给我。”江北然指着乱石谷的奇遇卡池说道。

  “好的。”虞归沝点点头,从乱石谷奇遇卡池里抽了一张交给江北然。

  “你遇到了一位正要飞升的剑仙,那剑仙看你有缘,便将自己的佩剑赠与了你,获得龙泉剑一把。”

  江北然说完从装备卡池中抽出了【龙泉剑】,并放在虞归沝人物的头顶抖了一下。

  下一秒,虞归沝人物手中便多出了一把造型极为帅气的龙泉剑。

  “哇!”虞归沝惊喜的叫了一声,盯着那把龙泉剑看了半天。

  “这是剑的属性,你自己慢慢看吧,你可以先不公布它的效果,到使用时再说。”

  “多谢师兄。”虞归沝接过【龙泉剑】后像是防贼一般自己挡起来悄悄看,连虞归淼想偷看一眼都不给。

  很快,在五位新玩家都逐渐熟悉规则后,“赌局”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我要用移形换影和淼淼换个位置。”

  “嘿嘿,秋瑶,你是跑不掉的哦,我使用画地为牢将你困在原地,此状态下无法使用任何移动类招式。”

  随着施凤兰抽出【画地为牢】的招式卡。一个金色的圈圈在方秋瑶的脚下形成,将它禁锢在了原地。

  虽然已经玩了将近半个时辰,但看着正拍桌狂笑的施凤兰,方秋瑶还是很难相信眼前这位是平日里那个用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们不敢直视的堂主。

  “行动结束了吗?”江北然看着有些愣住的方秋瑶问道。

  方秋瑶这才反应过来,摆手道:“不不,我还要继续行动。

  说完便掏出一张环境卡:“我要使用雾气弥漫,是不是我用了之后别人就不能攻击我了?”

  “没错。”

  江北然点点头,同时打了个响指,就看见方秋瑶的人物被一股浓雾包围。

  这可把施凤兰气的不轻,她本来都打算用指北针冲上去给已经很虚弱的方秋瑶致命一击了,只要击败她,那就能得到她一半的道具和资源,而且施凤兰还会吸星大法,可以直接将已经八级的方秋瑶吸干,足以让她自己一口气升到十一级。

  “唔……”不甘心的接过骰子,施凤兰看着自己的手卡纠结了起来。

  突然间,她灵机一动,抽出其中一张说道:“我要发布悬赏令,谁能将那迷雾驱散,就能得一百两金子!一百两哦!”

  正检查着自己手卡的虞归淼突然耳朵一竖,她刚才购买灵气山庄几乎把钱都用完了,这一百两金子对她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于是她悄悄抽出一张卡说道:“我接下悬赏,用这张芭蕉扇卡将雾气吹散。”

  “淼淼!你怎么能害我!”方秋瑶急的大叫。

  “嘿嘿~”虞归淼吐了吐小舌头,“谁叫秋瑶姐刚才打掉我四点血的。”

  “我那是没办法,规则说的,遇到了就必须战斗。”

  “是吗~我看秋瑶姐你可是没有任何要手下留情的意思,连七彩露都喝了!要不是我有金蚕甲,这会儿恐怕已经跟姐姐一起去画圈圈了。”

  作为第一个出局者,虞归沝忍不住掐着虞归淼的脖子道:“还不都怪你!把我的龙泉剑抢走了!”

  ‘唉,这塑料的姐妹情啊。’

  看着在“赌桌”上斗嘴掐架的几人,江北然想着明天要不要把《模拟江湖》改名为《友情粉碎器》。

  当方秋瑶被说的无言以对时,虞归淼成功接下了悬赏,并发动了芭蕉扇。

  而就在方秋瑶面露绝望之色时,江北然突然开口道。

  “我使用风口袋。”

  将一张卡抽出,江北然将它展示给所有人道:“在任何玩家使用风类招式或者装备道具时,我可以用风口袋将此次的效果吸收,并储存在袋子中。”

  江北然说完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风口袋】卡,就看到芭蕉扇出来的那阵风全都被吸到了袋子里。

  “好哎!师兄太棒了!”方秋瑶激动的大叫道。

  施凤兰则是急的大叫道:“小北然!你干嘛要坏我好事!”

  将存储了芭蕉扇技能的【风口袋】卡收回,江北然微笑道:“原本我是打算用风口袋吸点好招式,但我刚才算了一下,一百两金子几乎是你的全部身价,能让你付出这么大代价也非要将方秋瑶击杀于此,应该是她身上有你很想要的东西吧,那我当然不能这么轻松让你得逞咯。”

  被看穿的施凤兰气的小嘴都歪了,“哼”的一声扭过头去。

  一场围绕着方秋瑶的尔虞我诈之后,所有人几乎都放开了心态,让整个“赌局”变的越发精彩激烈起来。

  最后一直在平衡所有人实力,并暗中收集了大量资源的江北然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淼淼!你最后跟我联手多好。”

  “我才不呢!谁让你之前打断了我的机缘,我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

  “是你先拐走我小天牛的。”

  “好了,别争了。”这时施凤兰站出来主持大局道:“我们就不该内哄,都让小北然捡便宜了,你看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怎么针对过他,就是因为他给了你们些小恩小惠,才一直在安稳发育。”

  方秋瑶几人一听,立马就悟了。

  “再来,再来,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师兄了。”

  “这是哪里的赌法啊?也太好玩了些。”

  “这次我会玩了!大赢家绝对是我!”

  眼看着方秋瑶她们兴奋起来,于曼文突然起身道:“还没赌够?晚课还上不上了?”

  瞬间,五朵金花同时耷拉下了脑袋,点头道:“是……”

  依依不舍的从座位上站起,虽然她们很不想放弃这样能和师兄在一起的机会,但也不想因为这个影响了她们修炼,毕竟她们的最终目的是击败吴师兄,然后堂堂正正的和师兄一起下山行侠仗义!

  看着依依不舍的五人,江北然开口道:“若是有兴趣的话,明日还可来赌。”

  “真的!?一定来,我们一定来!”方秋瑶激动道。

  “嗯,我在这等你们。”江北然点点头。

  “多谢师兄!”

  行了一礼,五个人便高兴的跟着于曼文离开了。

  等到小朵将大门关上,施凤兰舒服的躺在椅子上长吁了一口气:“人多一起赌果然更好玩!”

  “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经常叫上她们一起。”

  “真的啊!”施凤兰一下坐了起来,“那就太好了,我感觉华山论剑也特别适合很多人一起玩。”

  “选你喜欢的就好,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明日再来。”

  “这么快就走呀。”施凤兰有些不舍道。

  “嗯,还有些事要处理。”江北然说完便离开了汀栏水榭。

  路上江北然还琢磨着系统这波选项到底什么意思。

  系统现在的意思明显是让他多去亲近一下五朵金花,所以他也配合着,不然很容易变成系统在同一件事上跳出多次选项,那就是不可挽回的结局了。

  ‘找个机会试探试探她们吧……’

  思考间,江北然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顺手掀开旁边的水缸,江北然发现里面的字帖竟然不多,拿起看了眼,从墨迹和纸张来看,应该是放了好一阵了,也就是说林榆雁最近都没送过字帖来。

  ‘还真是稀奇。’

  推开门,江北然走进了小屋中,虽然三个月没回来,但是房间内还是被顾清欢打扫的十分干净。

  坐到木桌前,江北然认真思考起了这次突如其来的主线任务,准备先理出个头绪来。

  虽然有三年的时间,但江北然觉得对于这个主线任务来说,三年只会不够用,而不是给太多。

  ‘清欢他们现在的修为肯定还不足以插手这种级别的珍宝争夺,基本指望不上。’

  ‘殷江红……他现在最多也就是个表面合作者,共同利益的事情他肯干,想让他吃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未来也许会有用,但现在肯定指望不上。’

  “历伏城,如果能靠他借助到他那位玄尊级的师父,那应该还是起到不小作用的,但人家的师父毕竟是人家的师父,我想要借到他的势恐怕不容易啊。”

  ……

  思来想去,江北然觉得这次的主线任务还是他亲自出手最为靠谱,毕竟要是做不好就会是天级奖励砸脸,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

  “咚咚咚。”

  正当江北然思考时,屋门突然被敲响,江北然用精神力一探,发现站在门外的是墨夏。

  起身将门打开,江北然看着面前瞪大了眼睛的墨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的?”

  在去布置自我结界前,江北然当然也是通知了墨夏的,告诉他自己会出去闭关一段时间。

  “回禀师兄,我……我只是每日都会来看看。”墨夏抱着樱珑棋盘回答道。

  ‘这小棋痴……’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转过身道:“进来吧。”

  “是!”墨夏高兴的点了下头,跟着江北然走进了屋里。

  等墨夏摆好棋盘,江北然拿过棋笥说道:“三个月了,希望我能看到你的长进。”

  “咕嘟……”

  一下就感觉到压力山大的墨夏吞了口口水道:“我一定不会让师兄失望的!”

  “好,落子吧。”

  江北然刚才虽然是在思考重要的大事,但想着下一盘围棋也许能激活他的思绪,毕竟围棋的布局是为最精细的。

  “哒”“哒”“哒”

  ……

  半个时辰后,墨夏一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衣摆,额头上黄豆大小般的汗珠不停往下淌。

  ‘太强了……’

  墨夏本以为自己研究了三个月自己之前和师兄对弈的棋谱,再与师兄交手时一定能与之缠斗一番。

  可没想到在他信心满满的第一局中,师兄就以他从未见过的凌厉攻势打的他根本不知该守还是该攻。

  若要守,棋盘上他四面楚歌,首尾难顾。

  若要攻,他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支撑点发起攻势。

  ‘怎么会这样……’

  抬起眼,墨夏看这眼前神色如常的师兄,却感觉此刻的自己无比渺小,即使用尽全力抬头仰望,也完全望不到师兄的边际。

  “的确有进步。”

  就在墨夏的信心几乎完全崩溃时,江北然突然开口道。

  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墨夏开口道:“可是我……”

  “你已经不需要指导棋了吧?”

  “指……导……棋。”墨夏喃喃自语道。

  对啊,自己何时产生了师兄曾全力与他对弈的错觉……那酣畅淋漓的厮杀,布局,互相攻伐……一切都是师兄布置出来的。

  一瞬间,墨夏的眼泪夺眶而出。

  其中有着不甘,但更多的还是高兴!

  虽然发现自己和师兄之间依然隔着十万八千里,靠近什么的更是个笑话,但师兄已经愿意认真与他对弈了,这绝对是值得他高兴以及感觉到荣耀的一件事情。

  “多谢师兄指教!”墨夏深深的低下头行礼道。

  “再来一局?”江北然微笑道。

  “是!”墨夏说完便开始清理棋盘。

  一夜过去,身心俱疲的墨夏告辞离开,虽然师兄认真与他下棋这件事值得高兴,但连续被虐了一晚上,还是让他有点怀疑人生。

  屋内,江北然伸了个懒腰,痛痛快快的在棋盘上厮杀了一夜后,他的思维活跃到了极点,同时心中也有了不少这次主线任务的应对之法。

  “游戏……开始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