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五十章 异族人
 
  “破!”

  瘴气中,殷江红猛地推出一掌,暗红色的玄气如波涛般层层叠叠轰出。

  剧烈的冲击下,浓度极高的瘴气虽然一时间被吹开两边,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原状。

  “这瘴气果然很邪乎。”殷江红长出一口气,收回了掌力。

  “殷教主,这个瘴气恐怕有相当高明的大阵加持。”站在一旁的江北然沉声道。

  “何以见得?”殷江红扭头问了一句。

  “这瘴气凝而不散,连您的一掌之力都无法将其驱赶,这绝不仅仅是浓度够高就能做到的。”

  “确实如此,你认为是何种阵法在作祟?”

  江北然沉思片刻,回答道:“布阵之人十分高明,在没有接触到阵眼之前,朕也无法推断出此地布下的究竟是何种阵法。”

  “如果找到阵眼,你能不能破坏这个大阵?”不等江北然回答,殷江红就摇头道:“算了,不说这些废话,先开始找吧。”

  说完殷江红一把抓住了江北然的肩膀,“如果速度太快,会不会妨碍你寻找阵眼?”

  “不会。”

  “很好,够自信。”殷江红嘴角一翘,风驰电掣般朝着西南方飞去。

  瘴气经过两次扩散,如今差不多已经覆盖了六郡之地,面积不可谓不小,在需要细致寻找的情况下,即使以殷江红玄宗之能,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就搞定。

  ‘这布阵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被殷江红抓着飞出几百里的江北然忍不住皱眉想到。

  首先他至今没有感知到周围任何正在运行中的大阵,之所以认定这里有阵法加持,完全是因为这些瘴气实在太过厉害。

  而能将阵法隐藏到如此地步的,江北然也是第一次碰到。

  又飞跃过一座高峰,殷江红回头对江北然道:“这瘴气连本尊的神识都无法轻易穿透,若是那些玄灵境的……”

  “轰!”

  殷江红话刚说到一半,一道紫色的冲击波突然轰了过来,直接命中了高速飞行中的殷江红。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轰散了两个人,殷江红正要伸手去抓住江北然,就见一道人影紧随冲击波而来,一拳轰向了殷江红。

  这一拳的威力之大,即使强如殷江红都必须全力以对。

  ‘玄宗!?’

  意识到来敌有多强的殷江红猛地瞪大眼睛,同时口中吼道:“北然!待在原地不要动!本尊马上来救你!”

  “砰”的一声,江北然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口中忍不住也喊道:“殷教主!!!”

  这一声“殷教主”吼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恐慌至极。

  江北然是真怕啊!当然,他不是怕这瘴气,而是他跟殷江红这么一分开,若是自己还能活着出去该怎么跟别人解释!?

  然而回应江北然的只有半空中那一阵又一阵的“轰隆”声。

  ‘能跟殷老头打的有来有回!?这瘴气中果然有大能啊。’

  江北然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想着这瘴气之所以这么猛,是因为阵法高明,再加上王蛊的加成,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但现在答案已经揭晓了,这瘴气之所以如此厉害,就是因为制造此瘴气者是一名玄宗级强者!

  ‘坑爹啊!’

  从被自己砸出来的大坑中爬起,江北然开始静静等待殷江红来援,然而一直等到身上那股暗红色的护体玄气彻底散去,殷江红都没有出现。

  ‘完犊子……这是逼着我上才艺?’

  在没有殷江红护体玄气的情况下,以江北然的自身修为,根本不可能在这种级别的瘴气里活过一秒。

  就在江北然分析着暴露哪种“才艺”才能先显的自己没死这件事不这么突愕时,四条选项突然出现在了江北然面前。

  【选项一:继续留在原地等待救援。完成奖励:十绝真谱(地级中品)】

  【选项二:往东北方走。完成奖励:天罡奇录(地级下品)】

  【选项三:往西北方走。完成奖励:紫莲玄轴(玄级上品)】

  【选项四:往东南方走。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好家伙……危机四伏啊。’

  自从掩月宗那次之后江北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选个方向走就会触发选项的情况,足以见得这瘴气的危险程度。

  ‘还是太过小看这瘴气了啊……”

  江北然本以为连玄宗都出战了,这一役肯定万无一失,却没想到这瘴气的危险制度还远在他的预料之上。

  选择了四,江北然穿上【泯然】转身朝着东南方走去。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失去了殷江红那会隔断瘴气的护体玄功,江北然此刻可以清晰感受到身体周围的瘴气。

  深深地吸了一口,江北然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开始分析其中成分。

  ‘不仅仅是蛊……黑角龙、阎罗花、碧落毒露……这瘴气是百十种稀有毒草精炼而成的,难怪毒性这么大,但这些毒物结合起来的效果究竟是什么?’

  江北然强大的体质加上平时没事便吃一颗毒丹做耐毒训练,所以这瘴气虽毒,但仍旧伤不到他分毫,甚至还让他觉得精神一振,有种特别提神的感觉。

  所以他也不知道普通修炼者吸入这瘴气后出现什么反应。

  正待江北然准备再深吸一口气瘴气好好分析时,突然感觉到一道人影从浓厚的瘴气中向他袭来。

  等待一秒,确定没有任何选项跳出,江北然直接就是一记鞭腿抽在了那道身影上。

  被踢中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数十米远,砸进了一块岩石之中,江北然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那道人影,发现是个玄灵境的修炼者。

  ‘泯然在这瘴气中竟然没用吗……’

  这人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也就是说泯然的隐藏效果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拉了拉面罩,江北然缓缓朝着那个被他踢进岩石里的人影走去。

  由于瘴气太浓,江北然几乎走到那人影面前才终于看清他长什么样。

  只见他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异族服装,长相上也跟本地人完全不同。

  他有着暗紫色的皮肤、如猫一般的瞳孔、直挺的鼻子以及尖尖的下巴。

  见到江北然来到身前,那异族人挣扎着想要出来,但卡在岩石里的身躯却是完全动弹不得。

  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六颗牙齿便排着队从他的嘴里掉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江北然看着这长相奇怪的异族人问道。

  “@#¥@%……”

  一大段听不懂的语言从异族人口中喷出,他的情绪看上去很激动,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什么问候家人的礼貌用语。

  “不会说人话?”江北然确定般的问道。

  “%@#¥!#……”

  又是一连串的“礼貌用语”,江北然见没法好好沟通,便直接一拳轰在了异族人的面门上。

  “砰”的一声。

  这一拳直接打的异族人鲜血迸流,咸的、酸的、辣的一并都滚了出来。

  “血倒是一样的红色。”

  看着五官已经完全凹陷进去的异族人,江北然将他的尸体拽出岩石,开始进行研究解剖。

  检查过后,江北然发现这异族人不仅长相和本地人不同,连器官也不太一样。

  尤其是他的肺,个头要远比普通人的大,而且上面接连着大量血管,就好像它才是这些异族人的心脏一般。

  切开肺部,一个白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江北然冲了过来,并死死抱住了他的脸。

  “嘘~小家伙,冷静点。”

  被抱住的瞬间,江北然就知道这肯定是一只蜣螂蛊,这种蛊最喜欢的便是抱住目标的人喷出有麻醉效果的毒液,然后想办法找到一个孔洞拼命的往里钻。

  小心翼翼的伸手抓住蜣螂蛊,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罐特地为蛊调制的饲料,用手指挖了一点放到蜣螂蛊嘴边,小家伙稍微闻了闻,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嘿,小家伙,你咬到我手指了,能不能温柔点?”

  等蜣螂蛊将一罐特质饲料都吃完,江北然差不多也已经摸清了它的实力。

  百炼蛊。

  也就是那种从有着百十种毒虫缸里拼杀出来的猛毒之物。

  将安抚好的蜣螂蛊收入怀中,江北然开始继续解剖面前的尸体。

  “呼……”

  一炷香的时间后,江北然脱掉用肠子制成的手套,放松的舒了口气,这异族人器官的样子虽然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但功能却是大同小异,江北然分析应该是因为生存环境的不同。

  再从他们的器官构造来分析,他们似乎住在某种压强很高的地方,所有器官的形状都是为了适应这种压强。

  ‘压强很高的地方……’

  江峰思考片刻,没想起澜州哪里有这样的特殊之处。

  除了这些,江北然还从其他器官中捕获了四只蛊虫,不过都远没有肺里那只百炼蛊厉害。

  将异族人身体结构的特殊之处一一记下,江北然继续朝着东南方出发。

  ‘看来这次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啊……’

  江北然相信瘴气中这样的异族人绝不止一个,而从这个一言不合就直接攻击他的异族人身上也不难看出,这些人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弄死他们。

  而这些异族人无论是器官构造还是身体内的蛊,都会让他们无比适应在瘴气中作战,晟国的强者们若是遇上同境界的恐怕要吃大亏。

  ‘这些异族人到底哪冒出来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江北然继续行走在瘴气中,同时寻找阵眼的念头也没有停下来过。

  “轰!”

  这时不远处的瘴气中传来阵阵声响,听起来似乎是有人再用玄气对拼,而且实力明显不俗。

  用精神力探去,江北然发现正在战斗的两人都是玄王,实力皆为五阶,算得上是棋逢敌手。

  对于这种势均力敌的对战,江北然并不想去凑热闹,毕竟他现在还属于自身难保的状态,赶紧找办法解决毒瘴才是正事。

  继续往前走,江北然散发出去的精神力探查到越来越多的晟国强者被卷入了战斗中,而他们战斗的对象正是那些异族人。

  又走了一会儿,一路上江北然见到了无数的尸体,有百姓的,也有修炼者的。

  每看到一些玄灵强者的尸体,江北然就感觉心里一阵不安,开始有些担心其他人会不会全军覆没,如果真的全军覆没了,晟国要面临的麻烦可就有些多了。

  “救……救我。”

  就在江北然不断向前走时,脚边突然传来一阵呻吟声。

  低头看去,只见一个被开膛破肚的中年人倒在地上,从他身上的服装来看,应该是星罗宗修炼者。

  蹲下身,江北然先将那些流出来的肠子都塞回中年人肚子中,然后拿出一颗龙涎丹塞进他的嘴里。

  咳嗽一声,江北然用浑厚沙哑的声音说道:“捂住肚子,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多谢前辈,在下……”说话间,这中年男子突然眼神一凛,右手猛地抽出腰间佩刀就朝着江北然砍了下来。

  只听“噹”的一声,中年人手中的刀虽然砍中了江北然脖子,但却是完全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对……对不起,不是我,不是我要砍的,我……”

  发现中年人不对劲之处的江北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猛地将手伸进了他的嘴里。

  片刻后,江北然捏着一条疯狂扭动的赤色蜈蚣抽出了手。

  “好了,现在你没事了。”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安抚起了手中的赤色蜈蚣,顺便询问起了那人的名字,当得知他的确是星罗宗巡风后,江北然继续问道:“你们队伍遇上了什么事?”

  那巡风虽然仍旧有些惊魂未定,但面对江北然的问题,他还是努力回答道。

  “我……我们进入这毒瘴后很快就失去了联络,这毒瘴就仿佛是一座迷宫般,我的师弟前一刻还在我身后,但下一刻就怎么也找不见他了。”

  ‘迷宫……’江北然皱了皱眉,他现在有些明白殷江红为什么没来救援他了,应该不仅仅是脱不开身,更因为他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自己所在的方位。

  ‘这大阵究竟有多少效果?还是那人摆下了连环阵?不管是哪种……都十分棘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