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局
 
  ‘哦?宗主也来了吗,看来峰州真的是总动员了啊。’

  看到陆胤龙也出现在了人群之中,江北然明白这瘴气已经彻底从突发事件升级到了最高级别的灾厄。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已经非常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也没开什么誓师大会,简单讨论了一番后决定分好队伍,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陆续进入瘴气中。

  队伍分配方法是一名玄皇带领十五名玄灵,一名玄王带八名玄灵。

  决定好特殊的联系方式后在各自的区域内展开搜索。

  然而就在在场所有强者准备出发时,江北然眼前突然跳出了两条选项。

  【选项一:看着所有人进入瘴气之中。完成奖励:沧海雷书(地级上品)】

  【选项二:阻止所有人一起进入瘴气,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突然跳出的选项让江北然一激灵,原本他一直在考虑系统为何一定要他亲自进入瘴气以及瘴气内究竟有着什么可怕之物这些问题。

  但看到系统提示的一瞬间,他才意识到这突如其来的瘴气已经让所有人都失去了冷静,包括他自己。

  选择了二,江北然连忙向殷江红传音入密道:“殷教主,让所有人先等等,我们必须重新计划一下这件事。”

  殷江红此刻正在分配进入瘴气的队伍,听到江北然的声音后明显楞了一下。

  找到站在人群中的江北然,殷江红传音道:“这瘴气的不稳定性你也看到了,你确定要在这迫在眉睫的时刻停下来?”

  “殷教主,越是这种时候就越需要冷静,不然只会让事情变的更加糟糕。”

  皱眉思考了片刻,殷江红长出一口气传音道:“你说的有理,去斜对面那个大帐等着本尊。”

  对江北然说完这句话后,殷江红看向正在做准备的各宗宗主和高层喊道:“所有人原地待命,本尊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讨。”

  在场所有人听完都不禁疑惑的向殷江红望去,他们热身刚热身完,突然一盆冷水泼过来是要闹哪样?都这种时候了?还商讨?

  不过面对这位峰州大魔头,大多数人都没有直接把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来。

  而关十安可就没这么多顾忌了,直接吼道:“殷老头,你想干嘛,还嫌死的人不够多吗?”

  “本尊就是不想让更多人去死才这么说!”殷江红瞪着关十安吼道,紧接着他又看向人群中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道:“老爷子,再去大帐里好好商讨一回吧。”

  老者看了眼殷江红,沉思片刻道:“老道也感觉此事不妥,既殷教主如此说,那我们便再商讨一回。”

  “那事不宜迟,进帐吧,”说完殷江红第一时间来到了大帐之中。

  紧接着关十安,鹤发童年的老者,以及一个穿着玄色衣裳的中年人也陆续走了进来。

  进账后,三人中除了关十安外,另外两人都对帐中的江北然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早就料到会这样的殷江红开口道:“他便是晟国新皇江北然,这次是本尊让他一起进账商议的。”

  “哦~”鹤发童颜的老者点点头,“原来你就是现在的皇上吗,既然是殷教主选的,应该不会太差。”

  “晚辈见过万宗主。”江北然朝着那位老者拱手道。

  眼前这位万宗主不是别人,正是澜州第一宗,四方宗的宗主万安青。

  用精神力扫了一下,江北然发现他的修为在玄宗三阶,要比殷江红和关十安都高上一点,也难怪殷江红会尊称他一声老爷子。

  这时另外那个玄色衣裳的中年人看向殷江红道:“师父,虽然徒儿知道您很中意这新皇帝,但他怎么也不适合出现在这吧?”

  ‘噗……’

  听到师父两个字,江北然差点喷了,同时也联想到之前那个白袍青年口中被殷江红不爽的教主莫非就是他?

  “不适合?”殷江红不屑的看了那中年人一眼,“如果你是指修为的话,那你也不适合出现在这。”

  “师父,看来您对徒儿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不过这也不怪您,是徒儿最近没怎么去峰州向您请安。”

  “怎么,你的意思是你的修为已经比本尊高了?”

  “不敢,徒儿修为当然没您高,只是您知道的,徒儿的实力从来都不能以修为来衡量,若是真动起起手来,徒儿怕别人骂我不尊师重道啊。”

  ‘啧啧,这阴阳的,不愧是殷老头的徒弟。’

  听着中年人自信的话语,江北然不禁用精神力扫了一下这他,发现他的修为竟然只有玄皇九阶,而既然他能代表澜州的魔教走进这大帐,说明他就是澜州最能打的魔教头子。

  再结合他刚才的话……

  ‘这人莫非能以玄皇之姿击败玄宗?那也太离谱了。’

  修炼境界中,玄者、玄师、大玄师为一个阶段,这阶段中的修炼者都是主练心法和功法,属于打基础阶段。

  当有了足够牢固的基础后,如果还能有卓绝的天赋,那就能一举突破到玄灵,因为这属于蜕变的阶段,所以大玄师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打赢玄灵。

  两者之间就像是弓箭和手枪,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武器。

  再往后,玄灵、玄王、玄皇又是一个新的阶段,这三个阶级的修炼者都能借助天地之力进行战斗,差距就是借多和借少。

  而想要突破到玄宗,需要的依然还是天赋。

  不得不说,在修炼界,“如果努力有用,那还要天赋干嘛”这句话是绝对的至理名言。

  若是天赋不够,就算你努力到死,也不能完成大阶级的突破,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玄皇级的宗主,他们中大多数都是被死死卡在了玄皇九阶,怎么也无法突破。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玄皇九阶竟然有自信能挑战玄宗……

  ‘不知道是盲目自信呢……还是真的有点东西?’

  听完中年人略带挑衅的话语,殷江红只是不屑笑道:“现在还不到清理门户的时候,等到把这瘴气除了,本尊便让你好好体会一下玄宗与玄皇之间的差距。”

  “那徒儿就先多谢师父指教了,到时候还请您别留手,因为徒儿也不打算留手。”

  “当然,就算你想留住你那双手,本尊也不会让你留着的。”

  听着这对师徒凶残的互怼,江北然越发好奇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不等江北然想着怎么打个圆场,就听到关十安吼道:“这都火烧眉毛了!你们俩还在这互掐!有这时间本座早就进瘴气里去了。”

  本来就不打算继续怼下去的殷江红也没理关十安,直接看向江北然道:“如今人都到了,把你的担心说出来吧。”

  殷江红这话一出,万安青和那澜州魔教头子同时意外的看向江北然。

  毕竟殷江红这句话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他之所以会突然想再商讨一下此事,原因似乎就是这个小皇帝。

  虽然很不想引起这两位澜州大佬的注意,但既然如今已经没法推脱,江北然便大大方方的说道:“四位前辈,如今这瘴气遮天蔽日,引起的灵气波动之强烈相信几位也都已经感受到了,那四位有没有想过梁国强者也会注意到呢?”

  江北然刚才没有想到这点完全是因为注意力完全被瘴气吸引过去了,在被系统提示了一下后才立即就明白过来系统所谓的不要让所有人都进入瘴气是什么意思。

  听到梁国两字,四位首领瞬间做出了不同的表情,最满不在乎的关十安说道:“先不说这梁国能不能察觉到这瘴气,就算他们察觉到了又如何,他们没这么大胆子攻过来。”

  忍住挠头的冲动,江北然回答道:“若是四位首领俱在,那些梁国宵小自然没这胆子,但若是四位首领皆被困于瘴气之中呢?”

  “唉,北然啊。”关十安忍不住叹了口气:“有时间看来本座还是要督促你修炼一下,你觉得这区区瘴气能将我们四人全都困在里面?”

  这回不等江北然说话,殷江红就先开口道:“我们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在瘴气外围进行了测试罢了,里面究竟什么样谁也不曾知道,的确不能排除我们四人全都被困在其中的可能性。”

  听到殷江红开口,关十安顿时有些哑火,毕竟对于蛊毒这种东西,他的认知的确比不上殷江红。

  万安青似乎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认真的看着江北然说道:“所以你认为我们不该全部进去。”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梁国近几年一直对我晟国虎视眈眈,甚至这次的瘴气都有可能与他们有关,所以我们需要提防的绝不只是瘴气,更是瘴气有可能引发的那些后续。”

  “确实。”殷江红点了点头,“关老头,你留在外面吧,反正你进去也没什么用。”

  关十安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你让本座别进去,本座就不进去了?我看还是你待在外面更好点。”

  眼看着两人又要互怼,江北然劝解道:“两位,时间紧张,不如就让朕来做这决定如何?”

  关十安稍微想了想便点头道:“也好,既然这主意是你提出的,那便由你来决断。”

  听完关十安的话,江北然又看向了澜州的那两位巨头。

  万安青先点头道:“你这娃儿的确颇有大局观,能在这关口还想到这么多,就冲这点,老道就听你一回。”

  澜州大魔头也点头道:“不愧是师父选出来的新皇,的确与众不同,我也听你一回。”

  “多谢两位信任。”江北然说完直接道:“朕认为让殷教主与万宗主一起进入瘴气中为最佳,不知四位意下如何?”

  殷江红听完直接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澜州和峰州一边一个,正派与魔教一边一个,殷江红的确也想不到比这更合适的分法。

  关十安虽然有些不满,但也没在这紧要关头再生事端,也点头道:“好,就这么办。”说完又看了眼殷江红道;“殷老头,若是在里面撑不住就赶紧出来换本座,本座保证不笑话你。”

  “呵呵。”殷江红都懒得搭理这句话。

  等到澜州两位巨头也同意了江北然这分配之法,江北然又开口道:“另外还有队伍组成一事朕认为也应该稍微变一变,此次进入瘴气应以效率为主,我认为让玄皇带着玄灵搜索只会让玄皇们放不开手脚,还是让他们单独行动为好。”

  “行,就这样办。”殷江红当即拍板,“还有别的事吗?”

  “暂时想不到了。”

  “那就出发!”

  殷江红说完便掀开帘布离开了大帐,接着关十安和万安青也跟了出去,最后殷江红那位“爱徒”要离开时,突然回头看了江北然一眼道:“老子是澜州满月教教主季青临,我相信我们以后会有合作的机会。”

  “多谢季教主抬举。”江北然拱手道。

  “你小子藏得东西,估计比我还多,有意思,有意思啊……”季青临说完便大笑着离开了帐篷。

  ‘嘶……他难道看出什么来了?’

  江北然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这也是他为啥不想认识太多这种大佬的原因,太容易被天道安排了。

  “晦气。”低声呢喃一句,江北然也离开了大帐。

  半个时辰后,重新分配好的队伍前往了各自分配的地点,江北然则是被殷江红抓着飞到了瘴气的东南角。

  “记住,不论碰到什么事都别乱跑,只要待在本尊身边,本尊定能保你无事。”

  殷江红说完抬起右手,就看到一团暗红色的云雾状玄气出现在他手中。

  “甲!”

  殷江红诵念一声,随即用右掌拍在了江北然胸口。

  下一刻,江北然只感觉到一股热流涌来,然后全身就都被这暗红色的玄气给包裹住了。

  “走。”殷江红说完带着江北然走进了瘴气之中。

  ‘好高的浓度!’

  一进入瘴气,江北然就发现里面的能见度极低,高浓度的瘴气严重影响了视线。

  至于殷江红给他套的这层玄气似乎是有着阻隔之用,江北然完全感受不到这蛊毒的成分,所以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