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十五章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从接到“灭宗”级任务时,江北然便将最灵的这次天绪卦留到了现在,目的就是想多几分把握。

  因为他的【卜卦点】并不高,所以如果天天算的话,基本十次里面九次都不灵,但如果积累一段时间一直不卜卦,那么就像是气运叠加一样,下一次的卜卦一定能出SSR……不对,一定能卜出点好事来。

  比如雷灵花的位置江北然就是这样卜到的。

  而这一次积累的气运,江北然准备用来挡灾。

  一般来说,卜卦应该是在心里想好要问什么时候然后再卜,但江北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道行太浅,所以每次有具体的疑问时,卜出来的基本全都不准,只有随缘卜卦时,才会灵验这么几次。

  今天也一样,在完成占卜仪式后,江北然将龟壳里的三枚铜板给倒了出来。

  ‘正面……正面……反面,二、二、三。’

  用笔记下这三个数字,江北然将铜板塞回龟壳后继续晃动。

  重复六遍后,江北然得到了一组数字。

  ‘第一组为阳爻,往后算为……七、七、七、九、八、七。’

  阳爻反称卦,由下为上数,奇为阳偶为阴……阳阳阳阳阴阳。

  ‘卦象为……天火大有。’

  算出卦象,江北然拿出挂盘开始推演……

  半个时辰后,在外面蹲着看棋谱看到现在的墨夏跑了回来,敲了两下门,听到一声“进来”后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

  “师兄,我散完步了。”

  “嗯,麻烦你了,来,坐下吧。”江北然指着棋盘对面的位置说道。

  “多谢师兄!”

  兴奋的坐到位置上,墨夏刚拿起白子,却发现师兄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

  “师兄,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落子吧,”

  知道师兄不打算告诉自己,墨夏便也就没继续问,将子落到了星位上。

  等一局棋结束,感觉到师兄有心事的墨夏也没求着再来一盘,默默的收好棋盘后去看棋谱了。

  江北然则是坐在床上继续思考着刚才推演出来的卦象。

  ‘竟然和明天英杰会无关……’

  这一次江北然“蓄力”了这么久的卜卦,却没有算出明天少年英杰会的事情,而是又告诉了他一处天材地宝的生长之地。

  这真的是让江北然感觉自己卜了个寂寞。

  ‘果然随缘卜就是不靠谱……’

  往好处想的话,也许是这次英杰少年不会发生什么威胁到他生命的事,所以这一卦不需要替他算灾,往坏处想卜卦告诉他的则是“别算了,没救的,等死吧。”这样的信息。

  ‘算了,不想了,反正就是明天,睡吧。’

  该做的准备他都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等待。

  翌日清晨,按照规定的集合时间,江北然和墨夏一起来到了迎宾馆一楼,在吴清策的带领下,归心宗所有弟子来到了掩月宗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主广场。

  此刻广场上其他宗派的弟子也陆陆续续的列队走了过来,让江北然脑中突然响起了《运动会进行曲》这个背景音乐,一时间梦回学校操场。

  很快,各宗的宗主也齐齐到来,站在了自家宗门的队伍前,只是眼神似乎有点互相试探的意思。

  ‘是在找昨天到底谁买了那虚灵宝旗吗?’江北然在心中猜测着。

  客人到齐了,主人翁自然也不会迟到太久,只听半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十分洪亮的声音。

  “多谢各位宗主捧场,我掩月宗今日可真是蓬荜生辉啊。”

  话音刚落,关十安便落到了广场中央的高台上。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贺词同时响起,就是有些乱,毕竟没排练过。

  不过江北然觉得这应该是所有宗主达成的共识,一起围在这给关十安祝寿就已经很“小弟”了,要是还排练的整整齐齐,那岂不是就完全成狗腿了?

  听着各种贺词的关十安也没在意这些小细节,朝着周围拱拱手说道:“老夫闭关五年,这五年我掩月宗多受各位宗主照顾,本座在此谢过各位了。”

  “关宗主客气了。”这一回,所有人倒是说得很整齐。

  “受上苍眷顾,老夫在这期颐之年得以突破到玄宗,希望能以此振兴峰州,当然,这其中还需要仰仗各位宗……”

  “哈哈哈哈!关宗主!过寿辰怎么也不通知老朋友啊!”

  关十安话说到一半时,一道狂放的声音席卷了整个广场,一时间,所有人都朝着周围望去。

  ‘可以……果然是突发事件吗。’

  看着高台上关十安蹙起的眉毛,江北然心里突然一松,他知道他一直在等待的,或者说在寻找着的大麻烦似乎终于来了。

  就是江北然想不通这两句话之前为什么非要笑两声,笑点在哪?

  在一众弟子都没明白发生什么时,几位宗主齐齐看向了关十安,表情很是严肃。

  “众位随我去看看吧。”

  关十安说完腾空而起,朝着掩月宗的宗门处飞去。

  陆胤龙回到归心宗的队伍前喊道:“所有弟子跟上,别掉队了,等会儿可能会有危险发生,记得随时跟在我身旁。”

  众弟子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立即答应道:“是!弟子遵命。”

  跟着陆胤龙一路来到掩月宗宗门,远远的江北然就看到在掩月宗的护宗大阵之外站着一群穿着奇装异服之人,头发都五颜六色的,颇有点非主流的风采。

  ‘原来是魔教来袭……啧,这麻烦属实不小啊。’

  心中想着这些时,江北然已经迅速规划出了好几条逃生路线,这都是他之前在掩月宗里“闲逛”时调查好的。

  很快,各宗弟子都来到了关十安的背后,双方人马以护宗大阵为界,一字排开。

  见气氛已经烘托到位,关十安率先开口道:“既然殷教主知道本座没有邀请你,又何必来做这不速之客讨嫌呢?”

  听到殷教主这三个字,江北然确定了来者就如他所想,是灵龙教的教主,殷江红。

  如果说掩月宗是峰州最大的正派大宗,那么灵龙教就是峰州最大的魔教。

  而敢在这种日子里以如此方式出现,也就只有这位魔教头子才敢了。

  见关十安毫不客气,殷江红笑道:“唉,没办法,谁让本尊没你关宗主混的如此风生水起呢?只好带着手下的兄弟们来关宗主您这讨杯水酒喝,关宗主随便在角落给我们安排个位置就行?这样不算过分吧?”

  “呵!满嘴胡话。”关十安不屑的笑了一声,“说吧,你今日来究竟所为何事,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那本座今日便当众灭了你这魔教之首!”

  关十安说完玄宗的气势瞬间爆发开来,震得双方人马都齐齐往后一退。

  除了殷江红。

  “哎哟哟哟,关宗主好大的脾气哦,这就要杀人了?好啊,我这头就放在这里,关宗主若是有本事,便来取走吧。”

  殷江红说完,身上爆发出了一股与关十安同样强大的玄气。

  “你!”关十安双目一瞪,万分惊讶的看着将脑袋伸向自己的殷江红。

  “怎么,不砍吗?”殷江红说着重新站直身体,“看你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啊,你不会真以为这几年来,只有你一人在突破吧?或者说……你不会蠢到以为我会以玄皇之姿来这找死吧?”

  ‘玄宗!’

  所有正派宗主同时心里一惊,虽然他们刚才隐隐猜到殷江红肯定也突破到了玄宗,不然他肯定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直接跑过来,但如今确定了他真的也突破到了玄宗,还是忍不住心中惊讶。

  在一个州中,正邪势力想要达到平衡,自然是双方各自的顶尖战力相同,殷江红和关十安一样,很久以前就都突破到了玄皇九阶,所以才一直保持着正邪两方的微妙平衡。

  刚才在高台上,关十安原本想说的其实就是动员其他宗的人趁着他成为玄宗的这个时期,将峰州内的魔教好好清剿一遍,但没想到对方竟然打上门来了,而且顶尖战力同样也成了玄宗。

  知道殷江红也突破了玄宗,关十安深吸一口气,正色道:“那我便再问一次,殷教主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哈哈哈,关宗主不杀我了啊?这多好,干嘛一见面就要打打杀杀的呢,把你们正派的小弟子都给教坏了多不好。”

  “所以殷教主是来和我闲扯的吗?”

  “哎呀,你的性子还是这么急,成了玄宗也还是毫无改变,我之前不是已经回答过你了,我就是带着手下来讨杯水酒喝,随便给我们找几张桌子就行。”

  “若是我说不呢?”

  “那就是你关宗主太不给我殷某人面子,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进去找酒喝了。”

  “看来你就是来闹事的,还废这么多话干嘛!”

  “哎,这可就是你不讲道理了,你看我来了这么久,有碰过你这护宗大阵一下吗?没有吧,我是真没有什么恶意。”

  看着关十安眼睛里已经快冒出火来,殷江红突然大笑道::“好好好,既然你关宗主不愿意与我们这些邪魔外道同一张桌子喝酒,那……同一个擂台比试,总可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