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龙族:开局成为上杉赘婿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出发
 


  古董咖啡店二楼。

  董香伸手撑住走廊的墙壁,将某人怼在墙角,生气地问:“混蛋,你对雏实做了什么,她还只是个孩子。”

  夏格抹了把脸,唾沫星子乱飞对一个少女来说可真是毁形象。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我只不过把着她的手干掉了真户吴绪而已,手刃自己的仇人不是应该高兴吗,斩首也只是为了确保他死的干干净净,万一让他事后捡回一条命得恶心死我。”

  董香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家伙,一字一顿道:“她才十四岁。”

  夏格满脸无所谓地说:“羚羊生下来就会跑,雏鹰几个月就被父母踢下悬崖,在房间里别管她,哭一阵子就好了。”

  董香不敢置信地高声道:“就好了!?你第一次夺走其他生命的时候也哭哭就好了?”

  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啊。

  夏格疑惑地说道:“怎么可能,第一次成功的时候可给我高兴坏了,兴奋地浑身都在发抖,我记得那是一个A级,过于自信自己能力的防御,结果被我乱刀砍死,当时还不会什么刀术,靠的就是快和猛,第一刀断臂,然后瞄准大动脉,等敌人害怕了,再狠狠地砍颈椎骨,头不飞出去就绝不停手。”

  董香呆呆地看着对方,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和某人之间有一层“可悲的厚障壁”,犹如少年与猹。

  “原来你是天生的坏坯。”

  “不不不,我仅仅是因为明白自己在食物链中还算可以而感到欣喜,其实杀戮本身并不能带来愉悦,它只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巧合的是我可能比较擅长这方面。”

  夏格谦虚地回答,接着绕过少女的手臂离开,上次玛奇玛说明天还有事情,他可没功夫陪去安慰雏实。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夏格洗漱完毕后下楼,波奇塔摇着拉链尾巴跟在身后,永远恶魔化身的小树苗看家,房间里虽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但住了几天感觉不错的某人不介意做点安保,而且抱着盆栽到处跑很麻烦。

  维护人员开车停在古董咖啡店门口,黑色轿车看不出牌子,或者说这辆车根本没有牌子,品牌是为了方便销售产生的东西,而督安的汽车制造产能并不面向市场,因此这辆车略显另类。

  握住把手打开车门,某人还没来得及落座,一柄细长的铁针就刺破后车座直奔眼眶,铁针上泛着墨绿色,隐约能闻到一丝腥甜,顶端极其尖锐,恍惚间甚至可以看到白色的气流被刺开。

  空间换位能力瞬间发动,身后的波奇塔出现在原本位置,因为大小问题,铁针从它头顶上穿过,夏格伸手抓住它的小狗尾巴,将其甩出攻击范围。

  维护人员心惊胆战地通过后车镜观察情况,他不赞同岸边队长的做法,但身为督安正式恶魔猎人的辅助部队,根本无力阻止。

  后备箱传来打开的响动,夏格骨节爆响鞭腿侧踢却又在半空中收回,下一秒,五根刀锋般的指甲轻松切碎汽车铁皮,如果吞下诱饵,那么现在某人估计得用空间换位撤退了。

  一个棕色短发的中年男人翻身出来,他的右嘴角有一道醒目的疤痕,双耳打着耳钉,哪怕动作矫健,眼神却透露着一股有气无力地颓丧感。

  夏格拍拍袖子开口道:“你可真没礼貌啊,前辈,督安不允许同事之间私自动用武力的条例你应该知道吧。”

  岸边收回指甲,从西服内部的口袋里取出扁平的铝制酒壶喝了一口,说道:“你指望那些条例来保护你么,难道那些条例能束缚住恶魔?恶魔接受饲养就真的能当做宠物犬?恶魔猎人一旦天真就离死不远。”

  夏格皱眉,这家伙大早上跑到咖啡店是来说教来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岸边放下酒壶问道:“如果同伴被恶魔杀死你会怎么做。”

  夏格认真思索了一下,回答:“我没有同伴。”

  岸边意味深长地看向不远处的咖啡店,继续问道:“人类和喰种你站在那边呢。”

  “看谁顺眼就站在谁身边。”

  “如果电锯某一天大肆杀戮你会怎么做。”

  “鼓掌,然后揍它一顿,教它没意义的事别浪费精力。”

  岸边眼睛陡然亮了起来,“你的回答是一百分,简直是披着人皮的怪物,我可太喜欢你了,你这样的人才就该得到重用,小心玛奇玛,我们还会再见的。”

  夏格知道眼前的家伙是早川秋和姬野的师傅,曾经带领过第四科,如今在第一科执行秘密任务,自称最强恶魔猎人,契约了多种恶魔,甚至凭借经验猜测到了玛奇玛的目的,在此之前即便知道屑女人是恶魔,也因为她对人类有利而选择容忍。

  但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夏格打了个响指,永远恶魔能力制造的空间将这一小片区域封锁,他比那家伙对时间更了解。

  已经转过半个身子的岸边面露疑惑。

  “还有什么事。”

  夏格从掌心抽出棒球棍,波奇塔默契地呲呲牙。

  “你不会以为动手之后就能一走了之吧,督安的条例实际上不算没用的东西,比如万一我打死你的事情暴露,最起码还有周转的余地。”

  岸边瞳孔一缩,锋利的铁针从身上蔓延开来,情况有点不妙,对方的脑回路不太正常。

  “忘了告诉你,我看玛奇玛比较顺眼,她的发色很漂亮,所以我站在她那边。”

  “不可理喻!”

  ……

  督安总部大楼,有着红色短发的女人披上大衣,起身倒了一杯茶水放到某人面前,轻声说道:“你迟到了二十分钟。”

  夏格随便找了个理由,“波奇塔拉肚子了。”

  正在吃进口狗粮的橘红小狗茫然地抬起头,见没它什么事情后继续炫饭。

  玛奇玛半坐在办公桌上,环臂说道:“督安第一科现役负责人在半个小时前确认失踪,事情很大,阁内省大臣亲自过问,要求尽快回收尸体并尽量调查出死亡原因。”

  对于督安的恶魔猎人来说,失踪就意味着死亡,两者没什么区别,甚至连抚恤内容都是一样的,因为从没有过例外。

  夏格直接摊手,既不肯定也不否认,证据一定事情没有的,但真相玛奇玛一定知道,她是支配恶魔,在位格允许的情况下,能支配主观上地位比自己低的生灵,也就是说除了人类,花鸟鱼虫也在支配范围。

  最初在那座藏匿丧尸恶魔的工厂,玛奇玛就知道某人清楚自己的能力,因此没有在对方住处周围进行监控,而岸边不知道理由,但推测出结果后果断前往住处想要联合电锯为未来的某一天做准备。

  即便他的行踪会在路上暴露,但只要具体内容不被窃听就问题不大,可惜,这位最强恶魔猎人忽略了某人的秉性。

  夏格问道:“你这次叫我来什么事。”

  玛奇玛颔首,默认了这家伙想要翻篇的企图,“今天跟我去京都,上午十一点的票,这次是每年一度的座谈会,有不少大人物都会到场。”

  身为阁内省大臣的直属,能被玛奇玛称为大人物的家伙肯定不容小觑,京都历史悠久,相应的,传承无数载的家族也很多,他们历代和合作的恶魔契约能力,相互之间已经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关系,也由于这份可供传承的稳定,他们的地位一直以来都极其煊赫,当然,古板、守旧、排外之类的问题也不少。

  夏格点点头,转而问道:“那现在做什么,干等着?”

  玛奇玛愣了愣,她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手头上的工作在出发前将将能够做完,她也是很忙的,但让对方这么一直等着好像真的有点不太好。

  “打牌?”她从抽屉里抽出一副扑克,里面还有棒棒糖,发卡等零零散散的小物件,一般是用来赏赐给部下们的,她喜欢人类,就像人类喜欢小猫小狗,可爱、忠诚、易于掌控。

  给流浪者关爱,给孤独者陪伴,给失败者鼓励,佐以慷慨和温柔,再配合她姣好的面容和尊贵的地位,画几张大饼就能轻松支配。

  波奇塔苍蝇搓手,它也想玩。

  夏格将波奇塔抱到桌子上,说道:“不来钱的,陪你小玩一会。”

  “可以。”

  上午十一点三十二分,动车安安静静地躺在轨道上,工作人员一脸苦笑的和乘客解释技术故障很快就能解决,但其实这个理由二十分钟前他已经用过了。

  站台,两人一狗急匆匆地赶来,波奇塔吐着舌头哈气,现在它是炫彩小狗,身上涂满了各种儿童涂鸦。

  玛奇玛紧了紧黑大衣,在双方均未作弊的情况下,她的运气确实不如某人,世界意识就算因为目的有所偏爱,也不会把力量用在这种完全无关紧要的地方。

  两人在维护人员的安排下上车,玛奇玛坐在了靠窗的位置,波奇塔蹲在夏格腿上语气罕见地相当严肃。

  “夏格,不对劲。”

  夏格眨眨眼睛,炫饭机器居然一下子愿意思考了可真是意外。

  “怎么说。”

  “我是一条狗啊,周围的这些乘客居然不惊讶,我出现在动车上根本不合适吧。”

  后座的男人闻言立即起身,同时从腰间掏出手枪,得自于枪之恶魔的手枪和子弹都有特殊效果。

  周围众多乘客同样起身拔枪,零星几名真正的乘客全都吓得捂紧嘴巴,枪击事件就如此突兀的发生在眼前。

  砰砰砰,含有麻痹、穿透、神经毒素等效果的子弹飞射,玛奇玛一脸平静,她和阁内省大臣签订了契约,所有对她造成的伤害都将转化为国民事故和疾病,还有无数被支配的家伙分担伤害,就算枪之恶魔亲自降临,也完全没有必要担忧。

  敌人的目标是拥有BUG能力的波奇塔,因此有可能死亡的只有某人,这次袭击是枪之恶魔推动的,屑女人猜到了但没提醒。

  上车前随手拍的空间标记发动,整节车厢除了两人一狗瞬间移动至东京郊外的平原上,远处蝙蝠恶魔曾经藏身的小屋还未被拆除,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窗外截然不同的景色。

  原地,玛奇玛一屁股坐到铁轨上,脸上的从容神情出现了瞬间的崩坏,却又在眨眼间恢复平静,旁边站台的楼顶,一男一女将这一幕收之眼底。

  “暗杀失败,卧底暴露,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没关系,直接杀掉就好。”

  男子紧盯着夏格,他的爷爷就是当初给丧尸恶魔打工的首领,不过某人估计没印象,当时丧尸太多,随手干掉的家伙很难记住。

  颇有军官复古风格的装束出现在身上,两只手臂变成了森寒的长刀,头顶同样伸出一柄宽阔的刀刃,武器人在变身状态下和魔人一样,头部会具有明显的特征。

  刀男从天而降,两条手臂交叉横在胸前,女人捏了个手势,一条列车长短的巨蛇张开血盆大口紧随其后。

  ……

  东京,一间位于顶层的饭店,房间虽小却相当考究,叉烧香嫩,桌子中间还摆了两盘水饺,三个刚刚结束上午巡逻任务的家伙正在这间饭店吃面。

  “帕瓦,魔人也有味觉吗。”姬野夹了一口水饺随意问道,她资历最深,自然是她请客,况且帕瓦也没有随身带钱的意识,对这家伙来说,不抢就已经是恶魔中的素质标杆了。

  “这是说的什么话,老子当然有味觉。”

  帕瓦豪迈地把碗端起来喝汤,然后用袖子擦嘴开口问道:“对了,老子的拍档去哪里了,这几天都没看见人影,上次给我个果子就撤了,害得我这几天都是一个人巡逻。”

  早川秋第二个吃完,熟练地从姬野的兜里掏出一包香烟,某人从来不买,而且抽的不便宜,导致他这段时间幸福指数跳崖式下降,他跟蹭吃蹭住的那个家伙不同,租公寓买车都需要钱。

  “应该是和玛奇玛小姐去京都了,这个点应该在半路上吧”

  姬野撑着下巴说道:“其实你也想去吧秋。”

  “还行。”

  突然,枪声响起,帕瓦咬着的果子爆开,永远恶魔的能力笼罩这间面馆,原本会被轻松洞穿的木制围栏硬生生地挡下子弹。

  三人面面相觑,接着瞬间身体紧绷起来。

  “果子好臭。”

  “笨蛋,准备反击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