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 第698章 番外:人生初见3
 
那一夜的风好大,那一夜的雨也好大,盖过了黎盛亭的呼喊,也盖过了他的哭声。

贵为总统,他比谁都看的清晰。这一次放手,就是一生。

先不说杨晚报仇能不能成功,就算是成功了她也绝不愿再回到他身边。

报仇过程中难免会用不得已手段,她如果再回到他身边,他的政敌们一定会揪着她的一些过失,将那些过失变成利剑,一个接一个向他投射。

而此刻,他难受的却不是这些,不是她不会再回来。

而是,她这一出走,没有了他的庇护,又将面对怎样的风雨。

他抬起泪眼看了看窗外,窗外漆黑一片,风声萧萧,雨滴啪啦。

哭了好久,他慢慢走出书房,去卧室找杨晚。

房门开着,他以为她在等他,却听到管家一句,“夫人离开了,说留了东西给你。”

他难受的吞咽一口口水,心脏也突突跳动起来。

腿似被绑了沙包,脚抬都抬不动,只有扶着墙壁才能站稳。

良久之后,他慢慢镇定,手慢慢离开墙壁,向着卧室走去。

离婚协议书静静在梳妆台上躺着,杨晚已经签了字,就等他了。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想最后挽回一下。

“你要相信我,我有能力保护你,也有能力保护我自己。”

他是有这样的能力,但杨晚不想他这样累了。

家国天下,千头万绪。

再想着照顾她,保护她,对付政敌。

“盛亭,不要再让我为难了。我已经决定了,你这样,只会让我进退维谷,跋前疐后。”

进退维谷,跋前疐后。和他在一起,竟是这般。

黎盛亭痛苦将头扭向窗外,眼前不断模糊,良久之后,他点点头,“我放了你。”

但还会保护你,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黎盛亭挂断电话,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上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一生,这一世,就此别过。

见面少了,招呼少了,但爱不断。

杨晚在公司被人排挤,黎盛亭的人知道,他亲自找人谈话,弄得杨晚高升都好似依靠他的关系;

杨晚生病,黎盛亭放下工作亲自照顾,为此,大庆洲头版头条全是他们离婚还纠缠不清的新闻;

杨晚被政敌挟制,黎盛亭亲自到场,为了谈判,他不惜放弃了一些家国利益。

……

杨晚再也承受不起,她找到黎盛亭,拿着匕首指着自己脖颈,“我们已经离婚,请你不要让人知道我是你的软肋。

这样的话,与你与我,都好!”

好一句“都好。”

黎盛亭艰难点了点头,放她自由。

杨晚在琴岛被人注射病毒,黎盛亭的人其实也知道,他们只再等五分钟,要是还没有人救,他们一定出现。

恰此时,林染出现了。

后来林染遇难,也是黎盛亭的人出手相助。

某知名酒店,某推介会。

林染和杨晚并排坐着,她问杨晚,“妈,殷阳和陆焕煊害你和爸爸就是为了促成你和黎叔邀功,可是你们为什么八年后才见面,而不是你到了大庆洲就给你们制造机会?”

“因为那个时候,你黎叔结婚了。”

说到此,杨晚满脑子都是风雨夜,黎盛亭抱着她躺在床头听雨声,他和她说,“我虽然结婚了,可是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我一见她,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你,我亲不下去。

因为这亲近对你们两人任何谁,都不公平。

我和她说,拿到了她想要的就离开。

她说自己大病不愈,将不久于人世,想在死之前,再为父亲多做一些。”

想到这儿,杨晚突然很想黎盛亭。她好想抱住他,享受他的温暖拥抱,享受他的炽热温情。

但他怎么会在这儿!

她苦笑一声,没再说话。

中间有人叫,杨晚离开。

林染坐在那儿无事,拿着手机玩。

突然有人走近,轻轻扣了一下桌子。

林染抬眸,慢慢起身,“黎叔。”

黎盛亭眼神飘忽,落在杨晚消失的地方。

和林染闲话一会儿,他问林染,“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黎叔对你妈一片心,你看的清清楚楚。

你说,你妈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林染面对黎盛亭,恭敬站着,“我妈虽然没有说,但我知道。

等有一天,她的过往,不再是政敌手里射向你的利剑,你们就能在一起了。

因为那个时候,我和哥哥,可以保护你-们!”

黎盛亭听了,眼里碎芒盈动,他手似不经意的放到鼻翼,冲着林染点了点头。

“染染,在和谁说话,我们要走了。”

远远地,杨晚冲着林染喊。

看女儿时目光温柔,眼风掠过她身旁的男人,杨晚笑容僵了僵,旋即淡淡一笑。

他虽鬓发微霜,面容疲惫。

但泪光里,他还是那个站在门口,看到她走来,慢慢挪动位置让她先过的俊朗男人。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