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东日西雨后 > 我与他跌落悬崖
 
  李齐胤来到我面前:“在围猎场你为何不跟我们一起离开?”

  我心虚:“属下想着在那边为殿下拖延时间。”

  李齐胤顿了顿:“我让墨祺在沿途留下记号,总算你也找到我们了。”

  原来记号是他让墨祺留的。他又怎会笃定我一定不会死?

  李齐胤:“你发什么呆?”

  我想提出辞行,但转念一想:若我现在离他而去,太过不仁不义。刚想完,突然感觉头疼欲裂又其痒难捺,犹如一万只蚂蚁在啃食我的脑子,我躺倒在地抱着头反复打滚,想叫却又叫不出声……

  李齐胤放了一颗药丸在我嘴里,我运功调息,这种感觉才慢慢消失。

  李齐胤:“今日期限已到,你再不服解药,会受万蚁啃食而死。”

  李齐胤你太狠了……我盯着他,眼底却毫无波澜,我们扯平了……

  我:“你每年带给我的腊八粥是解药对吗?”

  李齐胤点点头:“你离开的那一年,解药放在你的茶水中了。”

  我:“那时我已经入晋王府了”

  李齐胤:“自有人给你放置。”

  我:“芙蓉吗?”

  李齐胤没答话,我接着问:“你不怕芙蓉私自服用?”

  李齐胤看着我但还是没有回答我。

  我明白了,芙蓉的腊八粥里没有解药,因为她无需解药……

  所以最后一年的那次解药是他故意不给我的,如果今日我被抓住,正好毒性发作,他不用费力除掉我了。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恳请殿下饶命,属下对殿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李齐胤来到我身边:“你刚刚不就生了二心吗?”

  我惊恐的看着他……

  李齐胤:“在围猎场时你就想着不活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我含泪:“属下已经暴露身份,对殿下毫无用处了,恳请殿下放了我吧。”

  李齐胤淡淡道:“有没有用处我说了算…”

  他不再理睬我,自行进入屋内。

  我想着要不一死了之算了,可是我还没有找到他,我怎么能死,不能再见他一面我死不瞑目。

  想到此处,我也跟着他进入屋内,墨祺已经不在,独留李宗胤在屋内。他被蒙着眼睛,但已经醒了。

  祁王李齐胤只看着太子李宗胤,也没有开口,我也只能默默呆在旁边。

  李宗胤虽然被绑着身体蒙着眼睛,却也不慌张,只是用耳朵听着我们的动静,他应该早已猜到面前人是李齐胤。

  过了片刻李宗胤终于按耐不住先开口了:“芙蓉呢,我要见她。”

  李宗胤会随我离开果然是执念于芙蓉,如果他知道芙蓉已经死了会不会独活?还是转头开始独爱严翎。

  李齐胤:“她走了。”

  李宗胤:“你撒谎,芙蓉身受重伤,能去哪里。”

  李齐胤:“只要没有你的地方,她都喜欢,这是她告诉我的。”

  李宗胤听到此话激动起来,却无奈动弹不得。

  李齐胤厉声道:“不管是翎儿、还是芙蓉都是我的。”

  李宗胤反倒平静起来,他嘲笑道:“笑话,翎儿是我的妻子何时成了你的?还有芙蓉,这些年她可是我的暖床丫头又何曾……”

  李宗胤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剑架于脖子上。

  李齐胤虽然表面平静,但已经运力在剑上了。李宗胤只要稍有差池就命丧此剑了。

  我深怕李宗胤再说些刺激祁王的话,插嘴道:“殿下,属下有事找墨祺,他人呢?”

  这剑拔驽张的两人一时被我的话问懵了。

  李齐胤轻描淡写道:“墨祺他带领我的军队偷袭皇宫去了。?”说这话时,李齐胤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但这话在我和李宗胤听来却是晴天霹雳。

  李齐胤得意:“你想不到吧,芙蓉她是故意暴露的,好让你们以为我会在围猎场有所行动。父皇为了对付我,连护城军队都调配过去了,可真是用心良苦啊。”说到这里他的脸有些莫名的扭曲是即兴奋又悲哀。

  “如果我没有猜错,护城军队已经快到这儿了,而父皇以及你母妃也快到宫寝了吧,他们身边只剩些老落残兵……”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李宗胤咬牙切齿:“你个畜牲,我杀了你。”说完他向这边飞扑过来,他居然自己冲破了穴道挣脱绳索。

  李齐胤迅速出手对掌,使出的掌风把李宗胤的的蒙眼巾打飞,只见太子李宗胤双眼通红怒气冲天。出招的力气也大了许多,祁王被击出屋外,俩人从屋内打到屋外。于情于理我应该帮太子才对,毕竟到了如斯境地我和祁王只剩主仆关系,而太子尽管他救我是另有目的但好歹是救了我,可我受制于祁王并且他那么像他,我实在不忍下手。与其左右为难,不如袖手旁观,我站在边上没帮任何一方。

  此时我突然发现芙蓉的尸体不知所踪,而站在那里的是那位老人家,他和我一样袖手旁观并冷漠的盯着那两位皇子。

  当两人打的如火如荼时,李齐胤所说的官兵已经来了,把我们围在了崖边。

  我应该早想到李宗胤当时愿意救下我不单单是为了芙蓉也为了李齐胤而来,这些军队就是很好的证明。

  李宗胤迅速回到军队方,他对着我们道:“李齐胤,就算你攻下整个皇城又如何,今天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李齐胤:“哦?我是死是活还轮不到你来指挥。”说完居然站起身来退至悬崖边,那完好的双腿与常人无异,哪像一个残废了好几年的人。

  众人惊呆了……

  李宗胤怀疑:“怎么可能?”

  我更是不会能相信,六年前我亲眼看见他的膝盖被震碎,以我现在的认知,就算是华佗再世也不能治好这腿,为何……?

  在大家都还没缓过神来时,李齐胤得意的对着太子说道:“李宗胤,你永远斗不过我……哈哈哈哈哈”说完纵身跃下悬崖。

  我还没见到我想见的人———我不能死他不能死………随着他我也跃下那深不见底的悬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