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东日西雨后 > 灵儿和祁王
 
  李宗胤一笑:“本太子会在你的墓志铭上给个名分的。”此时他的眼神充满杀气使我不寒而栗。我不禁左臂一疼,原来他乘我不备拔出了我左臂上的箭。

  李宗胤边帮我敷药边说:“好好养伤,你死了怎么帮我找到李齐胤。”

  我见自己已经安全便老实告诉他:“太子殿下太看得起我了,祁王他可能连我是谁都已经不记得了,又怎会冒险返回救我?就算还顾念我,他此刻也早已认定我已经死了。”

  李宗胤斜眼看着我,冷漠异常,他听我一片之词又怎会轻信,再加上䅑园的欺骗,他更加不会信我。

  我叹口气:“此次出来我也并非去找祁王殿下,而是另有其人。”

  李宗胤突然来了兴致:“哦?我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心系于他…”

  我看了李宗胤一眼:“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为他卖命也是应该的。”

  李宗胤:“你可知李齐胤最会收买人心,特别是女人。”

  李宗胤这骂起人来也厉害,看起来像夸。

  我对着李宗胤笑了一下,我又岂会不知:“祁王殿下的恩我已经还完了,我不会去找他的。太子殿下,现在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一天如若需要我……我也会拼死救你的。”说这话时虽然我是笑着的,但眼神中尽是真诚。

  李宗胤愣了一下,不再看我。

  我们并没有休息而是漫无目的地赶路……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得想办法脱身。

  我故作伤势发作,靠着一棵树开口道:“太子殿下,我实在走不动了,能休息一会儿吗?”正在此时我不经意的看到树上的暗号,这个标记只有墨祺领导的秘密组织才能知晓,墨祺为什么要在这留暗号?

  李宗胤见我靠在树上呆住了,以为我累了,正想扛起我……却又警觉的往后看去,我也一惊,已经来不及了。墨祺一掌便击在李宗胤后脑勺。李宗胤晕了过去。

  我本想自行击晕李宗胤然后再自己逃走,可现在墨祺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

  墨祺扛起李宗胤往前走,看我并未跟上:“清儿,快跟上。”

  我稍稍犹豫:“祺哥,我不能跟你走。”

  墨祺:“怎么,你不跟我去见殿下?”

  我愣在那里:“我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能否让殿下放了我。”

  墨祺:“你可知一日死士一辈子都是,你擅自离开,是要被处以极刑的。”

  我:“求你告诉主人,就说墨清死了。”

  墨祺扛着李宗胤看了看我:“清儿,你觉得殿下会相信吗?”

  我:“但是我已经暴露了,已经对殿下毫无用处。”

  墨祺:“如果我帮你隐瞒我也会以同罪处分,你想离开还是自己去请示吧。”说完他就扛着太子往前走了。

  也好,如果能得祁王恩准,我以后可以不用隐藏身份。

  我们来到一处瀑布,四处已经无路可走。

  墨祺扛着李宗胤一跃便跳入瀑布内,我也紧随其后。原来瀑布后面别有洞天。

  走进洞内,曲曲弯弯不知绕了多少路,居然来到了山顶。一处茅舍崔烟缈缈。茅舍内走出一老人,把我们引进屋内。

  这老人家好生眼熟,不知在哪见过,许是以前在祁王那时见过。此刻我就想着要尽快找到祁王好向他辞行。

  屋里就点大地方,不见任何祁王影子。

  我:“老前辈,可否告知祁王殿下在哪里,我有要事找他。”

  老人家:“殿下陪着一个姑娘在屋后的松柏旁。”说完他给我指了指方向。

  我走向屋后,眼前视线顿时开阔,远处高山巍峨,层层峦峦,我又往下看去,深不见底,原来这是一处高地悬崖。

  只见李齐胤抱着芙蓉靠在松树旁,你侬我侬的也没注意我的到来。我想着离开,但又急于辞行;想着开口,却又不忍打断这良辰美景。一时呆立在那,竟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见芙蓉虚弱的口气:“殿下,灵儿只能陪您到这儿了。”

  李齐胤抱紧芙蓉:“你不会有事的,只要我抱着你,你就不会有事。”

  芙蓉:“殿下,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吗。”

  李齐胤笑了一下:“记得,那时我还小,看你长的好看就说要抢你回去做妾侍。哪知你拿起茶杯就泼了我一脸。”

  芙蓉:“只可惜,再一次见你我已是戴罪之身,如果不是你救我,也许我已经流落烟花之地了。”

  祁王:“但那时候你也不愿来我府中。”

  芙蓉没有说话,而是咳嗽几声。

  李齐胤紧张的口气:“没事没事,薛前辈是神医,定有办法救你。”

  芙蓉依旧没有声音。

  过了一会儿,芙蓉说道:“突然好想吃腊八粥,你说过以后亲手为我煮的……”

  李齐胤没有回答,我却已经不争气的落下泪来,我与芙蓉有何区别。都是为了那碗腊八粥……我不禁想到以前为了能多见他几次,每次硬生生的要多吃掉一碗腊八粥,想着他笑着说:如果喜欢吃他还带过来。为了他这句话,我能高兴到晚上睡不着觉,却未曾想,他那时与这芙蓉更加亲近。但我于芙蓉又有何区别,我们只是在为一碗腊八粥争宠而已,于他却多了俩个卖命的棋子。

  过了良久只看见祁王抱着芙蓉转过身,他从我身边经过时好似没有看到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