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晨曦文学 > 东日西雨后 > 潜伏
 
  说起来晋王对严翎也是宠爱有加,但她似乎对这晋王不感冒,三番五次拒绝他。严翎出身将门,与其他大家闺秀比起来确实与众不同,除了琴棋书画必修之外,她还身怀武艺,也时不时会在她院中执剑舞弄一番。这天我给王妃送去一盏灯,名叫“紫金琉璃盏”,这是晋王为了讨好王妃专门从西域商人处订制的。我捧着这琉璃盏刚入院子,只见一道剑光直冲我而来,以我的功夫避开这剑芒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但我现在不是墨清,随着一声尖叫,我跌落在地,并以最笨拙的方式护着琉璃盏,所幸它完好无损。

  正巧赵宗胤踏入院内,看我差点把琉璃盏摔坏,生气道:“哪里的丫头,这么毛毛躁躁,摔坏了你拿命来赔吗?”

  我连忙把琉璃盏放在旁边并磕头求饶。哪知琉璃盏被剑挑起摔了个粉碎,院内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盯着手持宝剑的晋王妃严翎。

  严翎轻蔑地看着李宗胤:“我把它摔碎了,我的命你拿去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回屋里去了。

  只留李宗胤和一干下人们呆站在原地,此时的气氛谁先开口谁先死,于是我继续跪在地上死死地低着头。

  李宗胤叹口气只能随着严翎进屋,而我没有命令也只能在原地跪着,毕竟没有我发生的这档子事,王妃也隔应不了王爷。

  这严翎果然个性洒脱不同于一般女子,怪不得晋王祁王能如此倾心于他,现天下皆知晋王迎娶严翎,而祁王黯然神伤。像严翎这样能有如此洒脱的个性,真让人羡慕。从小到大,我好像一直在羡慕别人。以前在街上看到骑在爹爹头颈的孩子,我会羡慕一番;看到别人家娘亲牵着和我一般大的女娃买头饰时,我会羡慕一番;连看到松鹤楼养的阿黄在啃肉骨头时,我都能羡慕它一番。我天天羡慕别人,活的也太没自尊了,“好,从今以后我包子再也不羡慕别人,我要做好我自己做好一名死士,”我心里暗暗发着誓。

  不知不觉我在晋王府已六月有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